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三‧五

由於女鬼造型太逼真(按:源清麿第二天被大家拉去打扮給女鬼小姐看,女鬼小姐親自評了一個「優」),源清麿就跟昨晚看到他的新造型,又比較熟稔的刀劍男士們自己想換造型的事。

「噯,移情別戀……好像用得不對,女鬼小姐既已稱讚源大人的造型,為何突然要改?」

「吶呢,明明很好看呢!昨晚的驚嚇度滿分耶,看到那個笨蛋厚哥哥慘叫,實在太痛快~~」

「昨晚嚇壞不少人呢。」瞄了一眼在「偷聽」他們聊天的打刀,源清麿回了一個非常合理的理由:「連刀劍男士們都嚇得大叫,我怕明天會不小心嚇壞主人。」

「主人是女鬼小姐的同好,相信不大……」笑面青江不敢肯定他的說法,沒刀不怕因為亂出主意而讓主人出問題時的責任,以及近侍刀的打擊。

「……主人的膽子的確不算大呢……」亂藤四郎同意,然後主動向另一邊的打刀保證:「請長谷部先生放心,我們不會讓源先生有嚇倒主人的打扮呢,請放心交給我們喔~」

「咦?」雖然事情發展似是順應自己的意願,但源清麿卻覺得過度順利得像有內情,尤其當亂藤四郎朝他伸出手,邀請他一聚之後:「請問,是不是有要事?若是沒有立即回去,水心子會很擔心呢。」

「嗯嗯,知道喔。」亂藤四郎點頭:「源先生剛剛說要改變造型不是嗎?」

「……是。」

「決定了嗎?」

「還沒。」

「請問有沒有惹人遐想的衣服?」笑面青江的話馬上被亂藤四郎反駁,大脇差笑了笑,媚眼如絲地望向源清麿:「還沒決定,不如看看有甚麼衣服可用直接套上不是更直接嗎?」

「欸?」亂藤四郎瞪大眼:「可是,源先生的衣服……呃……」

「我沒有笑面大人所說的那類衣服呢。」源清麿搖搖頭:「最特別嘛,大概是拍照那天的婚紗,但那套我不希望在節日裡用呢,因為對我們來說有特別意義。」

「如果源大人不介意女裝,我相信我有合適的衣服可以借出。」笑面青江的笑容比平日嫵媚:「以源大人的資質,保證可以讓大部分男士為你傾倒,拜倒石榴裙下,沒有誇大呢。」

「不會是太暴露的衣服嘛?就算源先生願意,水心子先生一定不准呢!」亂藤四郎對笑面青江的建議非常懷疑。

「一點總會有……但能夠過我那位御神刀大人那關的衣服,相信不會過於有不淨之念呢,你們不相信我,亦會相信我的御神刀大人吧?」

想想石切丸不可能接受性感的衣服,而且大脇差一副不跟我過去也會拉人過去的氣勢,源清麿說和水心子正秀交待一聲再過去。

「吶呢,那我們一起找水心子先生~~」

「呵,一起過去也好。」

在亂藤四郎再三保證不會讓源清麿有任何可怕的造型下,水心子正秀答應讓他們和他妻子一起「秘密地」準備衣服,但一再提醒他們要注意他的身體、精神狀況,不要讓他太累或者談任何私人問題。

「知道呢知道呢~~~」亂藤四郎拍拍快把話說第五次的水心子正秀:「請放心呢,我們保證會歸還一個完完整整,高高興興的源先生給你呢。」

「糾纏不休呢……小心太黏會惹人討厭喔。」在笑面青江為自己的話下定義前,水心子正秀雙手舉高地放開源清麿,逗得源清麿輕笑:「吶,沒關係呢。如果水心子願意糾纏一輩子,對我來說是非常幸福的事。」

「偶……偶爾……」水心子正秀咳了一聲,趁機整理一下思緒:「要讓清麿和其他同伴交流,會較健康。」

「嘻,水心子真的是非常體貼,就算很擔心也沒有制止,而且樂意信任同伴,越來越有刀劍男士應有的風範呢。」源清麿開心地望向另外兩刀:「水心子真的很厲害,對嗎?」

「嗯嗯。」一短刀一脇差點頭,佩服源清麿的無孔不入的讚美才能。

一脇差帶着一短刀一打刀回到自己的房間,很順腳把在房間裡的石切丸踹出門(某短刀&某打刀:抱歉呢),像是展示珍藏般,寶貝地拿出一套衣服,說一定適合源清麿喬裝用。

「竟然呢……笑面先生很有品味……」

「這衣服確是很適合喬裝,不用直接改動衣服已可以用配件、內搭方式做出千變萬化的變化。

「就算像源先生和笑面先生體形上有分別也可以穿呢……」亂藤四郎毫不客氣在床上展開衣服,前後翻轉細心欣賞,看到背後用橡筋做的縮摺,滿意地點頭:「要現在試嗎?源先生。」

「感覺要回房間看看有甚麼配件,還有襯底的用品……」源清麿在看到眼前長裙的一刻,心裡已有初步構思:「用毛巾可以有辦法墊出臀部的形狀,但沒有撐裙效果會不夠好,要出去買……」

「我去買就可以呢!」亂藤四郎舉手:「請問源先生還有甚麼需要?」

「好像會麻煩到亂君……」

「不會,不會呢。」亂藤四郎搖搖頭,臉上的笑容不知何時變得異常閃亮:「源先生的構思和我相似呢!源先生出門買大概不方便吧?今天肯定很多人,而且,水心子先生一定會跟上,到時候會失去神秘感呢。扮裝活動,保持神秘感很重要耶,否則會失去意義。」

「儘管折騰沒關係,我是說,若源大人不介意我曾穿過,送給你也可以。穿過好幾次,我的御神刀大人似乎有點膩呢,但他認為隨便丟掉太浪費和不尊重它,所以一直留着。請~~放~~心,我有洗乾淨呢,每次使用後。」

用「使用」兩字去形容衣服,用法源清麿心裡有數,但長裙的布質、手工是上乘之選,絕非那些情趣衣服可比,就算在正式場合穿着也沒問題,所以很快謝過對方的好意,說會好好珍惜和使用它。

源清麿在笑面青江(&石切丸)的房間選衣服的事不知不覺間傳開,除了裙撐仍需要亂藤四郎幫忙買外,其他的配襯用的飾物、配件等等轉眼全部到齊,在蜂須賀虎徹和加州清光的善意/熱情幫忙下,大家可以確定明天源清麿可以以近乎完美的姿態「現身」。

值得期待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