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七

「喵,要去看電影嗎?」審神喵突然開口問道:「不過,只限附身。」

「為甚麼問他們?」藥研藤四郎不大滿意瞄瞄身邊兩刀,心忖問自己當然沒問題,可是,旁邊的沖田組是怎樣的一回事?!

「嘛,有個小鬼吃醋,真不可愛呢。」加州清光挑釁地笑了笑,尾音故意上,挑動藥研藤四郎的情緒:「果然只是小鬼。」

「你這小子沒資格亂說!」藥研藤四郎額上青筋冒起,意圖搶回主導權:「我可以請大將不批准你附身的事。」

「貓好像沒這樣聽藥研的話喵。」審神喵的辯解惹得加州清光大笑,大和守安定看不過眼,敲了一下加州清光的頭殼並開口調停:「清光太過份呢,主人對我們一番好意,不應該對近侍大人無禮,否則是對主人失敬喔。」

「安定實在太正經耶,這樣可不會讓人覺得可愛喔。」加州清光恰好地在大和守安定的怒氣升起前「自救」:「不過嘛,看在大變態……呀,主人的份上,我會好好和近、侍、大、人相處呢,希望近侍大人願意吧。」

「你這小子……」藥研藤四郎想打人,但對方已在賣乖,和他計較反而顯得自己無理,到時肯定會被人視為小鬼,惟有深呼吸幾次平復情緒,再擺出近侍的姿態「告誡」:「雖說附身難以為現世人類發現,但到時仍要小心,以免影響大將。」

如果是平日,審神喵一定會回短刀一句「平日附身又不見你注意」之類的話,但今天貓咪似乎比較安靜,只是急於提醒簡單的注意事項:「因為電影播映的時間是貓下班後,所以你們接近傍晚才連上布偶上的神識也可以,就算提早也沒用喵,貓會在布偶身上加上咒術,到商場才會解開。畢竟工作上多少會接觸到現世的人類的個人情報,為了保障現世人類……喵,貓信你們不會亂用呢,只是被上面發現會很麻煩,所以不好意思呢,到了商場後才看吧。」

「是!」沖田組兩刀爽快地答應,加州清光悄悄問一句到商場後可否逛逛,可是審神喵說時間或有時趕,所以不一定能去看化妝品和指甲油。加州清光雖感到可惜,但可以去看電影一事已叫他滿足,所以也沒有強求,甚至主動說會代她請燭台切光忠改動晚飯時間。

「你們可以先吃呢,貓不會晚太多喔。」審神喵搖搖頭:「而且,最好不要讓大家知道我們是看電影呢。否則……喵,你們不會希望之後的名額有其他人和你們搶吧喵?」

「哇!不要!」加州清光秒回,大和守安定也拼命搖頭。

「既然不是太晚,等大將回來一起吃飯是基本禮儀,我會和燭台切交安排,理由我會代大將想,有需要請大將配合就是。」

「喂……不是說我會做嗎?」

「這是近侍的工作,不用初始刀大人費心,而且只有我有權限可以告訴大將用了甚麼理由,以免前言不對後語。」短刀顯然是吃醋,不過爭這工作肯定加州清光機動贏不過他,而且,對審神喵來說由誰去說也沒關係,甚至沒說也沒問題,反而不會妨礙其他刀劍的晚飯時間,大不了明天傳一個訊息給燭台切光忠告知便是,因此懶得理會他們的「爭執」。

「記住喔,明天傍晚。」送兩刀離開時,審神喵再次提醒沖田組注意時間,關上門後,維持面對門的姿勢輕聲對後面的短刀說:「咒只會落在他們的布偶上,藥研要看貓不會制止……」

藥研藤四郎呆住,他不只一次打聽貓咪在現世的「工作」均被拒絕、迴避,這次卻主動留一線空間給他了解。

「大將……不,貓,真的可以?」

「貓只是忘記下咒到藥研的布偶上,沒有其他意思。是時候休息呢,否則明天精神不足而要加班的話,大家都沒機會看電影。」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