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八‧六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在午飯不久已完成一切準備工作。


「好。」到了下午三時左右,亂藤四郎簡單打扮後向天保組的房間進發,看到關上了近半天的障子門已經打開,知道至少不用擔心未開始已被拒之門外:「吶呢,我買了好喝的花茶和可愛的曲奇呢,要一起吃嘛?你們今天只吃飯團大概不會夠呢。」


「清麿剛睡下,請恕我代為拒絕。」水心子正秀從障子屏風後轉出,亂藤四郎見對方匆忙地拉回外套的拉鏈和領口,隱約猜到源清麿要休息的其中一個原因。不過,現在要放棄也太早,極短的高偵察可以清楚告知他源清麿未睡着,甚至已偷偷坐起來聽他的說話,所以亂藤四郎以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再次邀請:「吶呢,是非常香噴噴的玫瑰花茶呢,而且曲奇是最近超級受歡迎,說是最佳的拍照點心的小動物曲奇喔。吶,一起吃好嘛,很久沒和源先生一面吃點心一面聊天呢。」


「我已說得很清楚,清麿剛睡下……」


「還沒睡着呢。」源清麿的聲音從房間深處傳來:「亂君不會指的是最近很多人拍照放上網那家立體動物曲奇吧?」


「是那家呢!」就算隔着一小段距離和一道障子屏風,亂藤四郎同樣一面用可愛的動作拍手一面回答:「今天很想吃,所以和浦島很努力排隊買呢。源先生要吃嘛?」



「記得水心子早幾天盯着別人拍的照片看了很久呢……可是嘛,你們排隊很久相信很辛苦,若我們去吃,怕你們會不夠耶。」


「不會,不會呢,我買了幾盒,最重要是,還有買旁邊那家很有名的朱古力呢。」


「清麿,你要休息!」水心子正秀的語氣明顯很焦躁,來訪者的目的再也明白不過,他是有意引自己的妻子離開房間。


「身體還可以呢,水心子今天很溫柔,所以體力還不錯。」源清麿故意意有所指地說,害水心子正秀立刻尷尬得臉紅耳熱。隱約猜想到短刀堅持要自己過去的原因,源清麿柔聲搶先反問是否有其他人在場。亂藤四郎知不可能瞞得過去,所以很乾脆承認除他的伴侶外,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都在:「是雙雙對對的聚會,而且是保證不會有BL愛好者主人在場的時間呢。」


水心子正秀多番勸阻無效,源清麿簡單圍上絲巾,加了一件外套就主動拉着水心子正秀跟在亂藤四郎後面往小茶室走去,果然,他們是被大家邀請的一方:「抱歉耽誤大家的下午茶時間。」


「嘛,朋友要為這種小事道歉嗎?要道歉也應是我們硬要拉你們來。」加州清光很簡單就卸去源清麿的客氣說話,並請他們快點坐下享受茶點。水心子正秀起初很擔心這個聚會是要說服源清麿去演出,但隨着話題一直在閒聊日常,或者互相為自己伴侶的「遲頓」抱怨徘徊,心情慢慢放鬆,惟對妻子一直對自己只有讚美的話覺得和大家的「主題」格格不入。


「真不愧被化成大花臉也會稱讚的人呢。」加州清光以開玩笑的方式點出他們之間的分別:「真的沒有任何投訴嗎?」


「清光,你的問題太失禮!」大和守安定立刻出聲阻止,順便用力拍了加州清光的頭殼一下。加州清光即時回頭駁嘴:「問一下沒關係嘛,反而安定這樣當眾打我較失禮!」


「還敢亂說?」兩刀的鬥嘴逗得大家大笑,不過平日直率的浦島虎徹也忍不住插嘴:「可是,真的會有完全沒有不滿意的地方嗎?雖然我喜歡亂打扮可愛,但有時也會覺得太花時間,而且有很多化妝品的顏色明明沒分別,但亂仍然說分別很大,所以要買呢。」


「是分別很大呢,是浦島的偵察不及我耶。」


「是,是,亂說的都對。」大家的吵吵鬧鬧沒有一絲令人擔心、不安的感覺,反而讓天保組覺得這種小吵小鬧有種甜蜜感。源清麿甩甩頭希望讓自己的頭腦清醒,不要過度沉迷別人相處的氣氛,以溫柔的聲線回答剛才的問題:「我的一切都是屬於水心子,自然無論如何都會順從他呢,又怎可能會有一絲不滿?」


「怎可……」浦島虎徹的話未說完已被大和守安定打斷:「源先生太聽話,小心被水心子先生欺負也不知道。」


「我怎可能欺負清麿?」

「沒關係呢。」


「嘛呀,重點偏了呢。」加州清光對兩刀的回應方式作批評:「源的話是意料之內,但水心子應該先勸一下源較好吧?」


「呀……是!清麿,我說過很多次不用聽我話!」


「似乎我令大家誤會水心子呢……抱歉喔,水心子。」


「不是道歉……」因為有其他人在,氣氛又算是輕鬆愉快,所以水心子正秀很快記得自己要維持刀設,或者至少要留有餘地,深深吸一口氣再道:「我比較喜歡清麿可以像以前那樣,有自己的想法,偶爾和我開玩笑,而不是很乖巧地順從。」


「……有點困難呢。」源清麿苦笑,情緒突然湧上:「水心子願意接受這個我,還為我放棄自己的原則,向主人提出幾近不可能的要求……心裡只有感恩,一定要努力報答,不可能像大家那樣以那種口吻和水心子說話呢。」


「怎麼突然……」

「浦島,請你出去走走,迴避一下較好呢。」看到源清麿毫無預警地落淚,亂藤四郎立刻請浦島虎徹離場。


「怎麼我會突然……」源清麿的腦袋很清醒,所以清楚感受到自己的思緒、情緒的變化,而嚇了一跳的水心子正秀立刻說要送源清麿回去休息。


「不用。」加州清光搖頭:「讓他在這兒哭一次,就只有我們幾個嘛。如果每次也要躲起來,怕會埋藏得更深,越來越難明白自己可以倚靠其他人。」


「不……水心子,我要回去……」


「清麿,清光君說得對。」水心子正秀抱緊源清麿,要他伏在自己肩膀上哭:「他們是朋友,不需要躲開……沒關係……」


源清麿起初只是無聲抽泣,然後慢慢哭出聲,最後更是痛哭失聲,自貶的話,擔心的想法說了不少,直至哭累趴在水心子正秀肩膀歇息才停止。


「總算會……」感覺得門外有其他人的氣息,除源清麿外其他刀劍齊齊往門外看去,嚇得拿着東西過來的浦島虎徹跳起,差點連龜吉都摔到地上。


「我……我我我只是替主人,啊……近侍大人,哇呀,對不起呀!他們是叫我說歌仙大人呀!!總之,我是幫忙拿很特別的茶和薰香來啦!不要讓主人他們知道我說錯了!!」


大家本心忖要說謊也不用扯上歌仙兼定,但看到奇怪的茶和指定要用空薰的方法的薰香後,明白的確要找他才有辦法。


「哦……是那種會讓人放鬆,減少焦慮的好茶呢。」如審神喵的「謊話」,歌仙兼定來的小茶室時表現得很自然:「主人有送過一份給我,就請允許我為你們泡茶和準備薰香。」


細小如寶石般的結晶放進茶壺裡,熱水倒進後一室優雅的香氣,一直伏在水心子正秀的源清麿禁不住抬頭,表情比片刻前放鬆得多,眉宇間的哀傷亦散去不少:「很香……但這香味,難道是乳香?」


「正是。」歌仙兼定點頭,把茶罐放到天保組那側:「主人交待過我來幫忙,教你們泡乳香茶和使用薰香。這種茶不能多喝,但確是能放鬆身心。」


「是……啊……謝謝。」


「不必客氣呢,我去拿一點羊羮過來,之後再教你們。」


「這實在太客氣。」


「喝茶和點香要配上相配的食物,否則有失風雅。」由於歌仙兼定堅持,所以大家都一致點頭,看到大家願意受教,歌仙兼定的笑容多了幾分滿意:「那一會兒就請你們好好學習。」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