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八‧九

「我……這是哪兒?……房間?我何時……」


「是我抱你回來。」水心子正秀聽到聲音後往臥室走,溫柔地笑道:「清麿,睡得好嗎?」


「睡……我在外面睡着了?」源清麿愣住,眼神有幾分恐懼,對他來說,在「外面」,而且有「外人」的地方沒有防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睡得挺熟呢,大家都覺得很安慰。」水心子正秀走過去,坐到源清麿身邊伸手拉到枕上自己的肩膀:「我也是。」


「安慰……嗎?」奇怪的形容令源清麿一時間腦袋轉不過來,很自然地重複對方的話。水心子正秀點點頭,簡單解釋說大家都認為源清麿在外面時表現得越來越繃緊,令他們非常擔心,所以看到他願意在大家面前放鬆入睡,會感到異常安心和安慰。


「抱歉麻煩了水心子,也打擾他們的點心時間,影響水心子和新新刀的名聲……」嘴巴被指尖輕輕按住,源清麿茫然地抬頭望向水心子正秀,只見對方定睛看着自己,在開口詢問前已被捧住臉,然後感受到丈夫溫暖又柔軟的雙唇。


「是給清麿的早安吻。」水心子正秀的話打亂了源清麿道歉的習慣,而且理由奇怪得會令他忍不住吐槽:「已經是晚上又怎可能是早安吻啊?」


「只要清麿剛睡醒都算。」聽到水心子正秀難得說可愛的歪理,源清麿當然輕易接受他的解釋,不過也讓他發現另一個問題:「晚上,啊……請問水心子是不是還沒吃飯?我似乎睡了太久,抱歉呢。」


水心子正秀看了眼手錶笑起來:「晚飯時間才剛開始,沒妨礙甚麼自然不用道歉。請清麿放心,今天我送清麿回來前歌仙大人已經答應幫忙為我們準備簡單的晚飯再送過來。」


「沒……沒問題,我已經醒來,可以過去吃飯,不用打擾大家。」源清麿要站起來又被水心子正秀拉回去:「歌仙大人說清麿臉色不算很好,所以要調整你那份晚飯。若果清麿不希望歌仙大人到時被大家誤會對我們特別禮待,就請清麿今晚乖乖留在房間吃飯。」


「如水心子所願。」源清麿的語氣比平日乖巧內斂,發現水心子正秀沒生氣後,表情不自覺由緊繃變放鬆:「水心子沒生氣?」


「是有點不高興,但會嘗試給時間水心子慢慢改變。」水心子正秀抓抓頭輕笑:「清麿一定不知道你睡着後,大家有多嘮叨……呀……說多關心你比較適合。詳情請清麿不要多問,他們只是提醒我怎樣照顧清麿較會令清麿安心。啊……對了,要去看看大家送了甚麼給我們,尤其是清麿嗎?」


「咦?」不是沒聽出對方故意轉移話題,但「強行」拿出來的話題令他大吃一驚:「禮物……為甚麼?」


「我相信清麿一看就懂。」水心子正秀遞上手示意和他一起到客廳去,走出去看很快看到茶几上的不同大小的鐵罐和餐盒。


「是今天喝的玫瑰花茶,然後是主人送的東西……那些?」源清麿打開看,是簡單的空薰組合,水心子正秀笑着說歌仙兼定以非常着緊的語氣希望他們可以用心體會香氣中的雅,並當作個人的身心修行,令本丸變得更風雅:「啊,歌仙大人還說想要其他練香、香木可以和他說,他的願望是令本丸每個人都過得越來越風雅,會盡力讓所有有興趣的刀劍男士入門、修習各種技藝,盡全力予以各種指導。」


這個又確符合歌仙兼定的個性,源清麿對要收下那份禮物,還有旁邊幾個香盒裡的練香的罪疚感頓時減輕不少。


「玫瑰花茶原來是我們的主人的要求,餐盒裡的點心是他們另外分裝給我們。」水心子正秀打開餐盒展示內容物:「無論歌仙大人或是亂君也說學習飲食配搭是很重要的事,也是禮儀、教養和品味的表現,當有天要接待客人,或者在外面點餐時,可以讓他人認定我們的主人指導有方的標準之一。」


「嘻,說到這個份上嗎?」看到水心子正秀非常認真地解釋,源清麿忍不住笑出聲:「沒事呢,大家已經送過來,退回去會太失禮,不必擔心我會那樣做喔。」


「難道清麿不相信?」


「不。」源清麿搖搖頭:「歌仙大人的教養、禮儀無可挑剔,實在值得學習呢,至於亂君……還有清光君,他們的品味和見解亦在我們之上,所以有資格說出那些話。」


「那我希望邀請清麿每天花一點時間去練習,請問清麿意下如何?」水心子正秀朝源清麿遞上手:「我會和清麿一起努力。」


「如水心子……嗯!好的。」


在源清麿放鬆情緒後入睡的時間裡,在場的刀劍男士們給予不少建議,飲食、香氣、音樂治療等等不一而足,最重要是當中的共通點。


「讓源先生接觸美好事物,或者分散心思,會減少胡思亂想的機會呢。」

「嘛,怕外面太多人不便出門,留在本丸裡,甚至只留在房間裡也有很多事可以做。」

「要學習香道、茶道,或者書法、和歌可以隨時找我。通過風雅的事物,人會懂得從更多角度體會、理解事物,或者以更多方式抒解心情。」


「感謝各位的建言,我定會一一轉告清麿。」


相信日後可以做的事,要學習的事只會越來越多,得到的關心亦然,希望能慢慢修補佈滿傷痕的心。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