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八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刀思索片刻後低聲問:「前面大將說被水心子先生殺害的話,我可以理解為大將聽到水心子先生的話而想有兩者的關連,但……被連累……」


「知道源的事的藥研不用問貓吧?」審神喵眨眨眼,嘆一口氣:「忘記源最初時向貓承認一丁點,真的是一丁點的事嗎?他說被上面懷疑過喜歡水心子,所以要做一些沒開口跟貓說的任務,某程度算是被連累。」


「是……」


「對了,喵。」貓咪深吸一口氣後問:「有藥嗎?西藥貓相信會比較難弄到手,而且怕用藥不當更麻煩……藥研多少懂一點藥理,漢藥、西洋草藥學多少會有可以治療或者舒緩……可惡喵,貓以前有適合用的能量藥,但因為已經過期,所以早兩年丟掉……現在買會來不及呀喵!」


藥研藤四郎先輕拍審神喵待她慢慢冷靜,提醒沒有適合的藥不是她的過失,而草藥、食療的事,他會儘快確認和為源清麿準備。


「晚點我們去散步時,買點玫瑰花茶給他們吧。和曲奇或者糖果一起送去當請他們吃下午茶……呀,還是先找籠手切看看有沒有辦法改變一下大家……」審神喵抱頭慘叫,藥研藤四郎一手拉她到懷裡用力抱住:「大將,請先冷靜。」


「……喵。」花了幾分鐘時間安撫,貓咪終於有能力「喵」一聲。


「要先做哪一件事就要看大將認為哪一件事較緊急,或者能最快有效果。」藥研藤四郎為貓咪作分析,也告知會分擔部分「工作」:「藥、食療的事,我會很快處理。大將想買玫瑰花茶和曲奇,我可以請加州那小子或者亂去訂,然後找個名義由他們送過去,減輕源先生的戒心,也免於大將再多一個理由被大家懷疑偏私。」


「藥研想法比貓周全多喵。」


「我是妳的近侍,自然會盡力顧慮周全。」藥研藤四郎沒好氣地應了句,理解這隻貓咪似乎非常焦急,惟有盡力幫忙。況且,他自己亦對源清麿的狀況感擔憂。


「那好像只剩找籠手切喵?」貓咪過了一會才發覺工作都被丟走,眼睛轉了轉後反問。


「看起來是那樣。」


「好吧,貓現在過去。」


「欸?但真的有適合的藉口嗎?」


「就是想看新東西,今天下午起會開始可以連續看幾天重播,剛巧貓還有兩天假期……會看膩很正常呢喵。」


「嘿,確是。」藥研藤四郎點頭:「那我現在我找亂和那小子商量佯裝下午茶、點心的事,麻煩大將去找籠手切君吧。」


「收到……等等,為甚麼變成貓聽令喵?」


「因為大將今天是我的好貓咪,這樣滿意吧?」


「喵,滿意,那好貓咪出發喔。」


「祝順利。」


「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