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五‧五

大除夕那天是星期六,大家說要給審神喵驚喜,所以今天有隻貓咪要做一隻乖乖留在房間,不可以往窗外偷看的好貓咪。

為防止有貓亂跑,兩個可愛的小刀靈輪流在外面幫忙、給意見之餘,也會回房間「監視」「媽媽」,以免她亂跑和偷看。審神喵有點想吐槽不用這樣做,因為難得可以放任自己當床上的懶貓,她會乖乖地趴在床上看BL本本,可是現在變成被「孩子們」監視,BL本本的事大概只能算了。

「喵……你們可以去幫忙呢。」審神喵不希望剛買回來的本本沒機會看。不,要看不是不行,妍可是很喜歡BL本本,可是,再怎樣說也不可能在她面前看R18的本……腐女的基本守則她多少會守,不能讓小孩子看到色色的部分是很重要的守則,現世的話,有機會是犯法耶。

「我們要看着媽媽,不可以讓媽媽亂跑!」小藥認真地說:「大家拜託我們的任務。」

「媽媽答應你們不亂跑……媽媽只想看新買的本……」話沒說完,小藥已很機靈地離開,妍則用期待的眼神望向她:「喵,不行,這次不行喵。這次的本本要妍長大才能看。」

「……是。」妍失望地離開房間,無法看的本子可不希望看到,那種明明在自己面前又不可以看的感覺是非常痛苦耶。

總之,乖巧的貓咪在自己的房間待到下午,直到亂藤四郎去接她。會由可愛的亂藤四郎接她是有原因很簡單:「主人,請妳換上適合祭典的衣服呢,腰帶的話,我可以幫忙呢。」亂藤四郎很快補充:「嘻,請放心呢,國俊君已經監視藥研哥哥,不准他來找妳喔,所以一定要做適合祭典的打扮,要及格才可以下去看呢。」

作為一隻貓咪,衣服那些總會有,有可愛的短刀的幫忙,在他的手上拿到好評價並不難。

「哇喵!!!」看到庭園的佈置和攤位,貓咪開心得不顧儀態(好像平日也沒有)地尖叫。

傳出陣陣香氣的熟食「攤檔」正炒着香噴噴的炒麵,還有不斷在做的章魚燒……喔,原來不只一個攤檔呢,往前看則在賣曲奇、甜品的攤位呢;然後有兩個遊戲攤位,一個是射擊遊戲,另一個則是投擲遊戲。

「喵,好香……又好像很好玩喵……」肚子在叫,但想玩拿禮物的爪爪又開始癢,貓頭不斷往兩個不同的方向看,在兩種攤檔之間猶豫不決,很快發現自己漏看另一邊的飾物、玩具的幾個攤位:「喵呀!」

「吶呢,撲過去呢。」亂藤四郎輕笑,在外面一直等待他們的浦島虎徹也忍不住笑起來:「花時間做這場祭典果然是值得!」

「嘻,嗯!」

沒有大量極短無法在短時間完成的祭典,尤其今次大家知道他們的貓咪主人因為現世的種種事而感到失落,加上亂藤四郎跟大家說的時候特別提到「差點哭」這一點,就算不是主控的刀劍都忍不住出手幫忙。雖然對現世的祭典不大了解,但他們向藥研藤四郎和小刀靈們打聽現世的祭典和審神喵的喜好,或者最近有沒有說過甚麼相關的話,這也是藥研藤四郎今天沒看管審神喵的原因。

「喵!這個貓咪小布偶很可愛!多少錢喵?」在本丸也能買買買大概就只有審神喵,在聽到不用錢後用力搖頭:「不行,逛這種祭典一定要付錢才有感覺呢喵!」

「是,那請主上付……這價錢可以嗎?」前田藤四郎很快作出變通,在藥研藤四郎開口阻止前向他打眼色,說之後會把錢交給他讓他想辦法還給審神喵。如是者,一隻貓咪開心地買買買,拉着小刀靈們買買買、吃東西、玩遊戲,到快要吃飽時才想起:「喵!糟糕,吃太多……一會兒晚飯……喵……」

「請主人不必擔心,攤位裡的食物是我準備,主人喜歡可以直接當成晚餐。」燭台切光忠從廚房那邊捧來一堆食材,向審神喵作出保證:「大家今天都吃得很高興,感謝主人的話讓大家有靈感辦一次熱鬧的過年的祭典。」

「貓的話……呀……」審神喵記得自己昨天和亂藤四郎和愛染國俊提過後,他們保證的事,用力點點頭:「都是全靠大家呢喵!貓很喜歡,喵!」

「主人高興就好,如果有更多想法可以跟大家說。」燭台切光忠的話立刻得到回應,審神喵要求下次要有某些地方的特定食品,並答應會儘快找食譜給他。燭台切光忠聞言立刻回以優雅帥氣的笑容和按胸禮:「既得主人指名,請主人期待。」

「啊喂,我沒准你逗其他男……喂!怎麼打我?」藥研藤四郎揉揉被貓尾拍痛的手臂,鼓起腮表示不滿,可惜遭到貓咪的反駁:「喵,那食物要做得最簡單,而且不能太高級,但偏偏那時貓那邊祭典的靈魂食物,也是很多人小時候的重要記憶的一部分呢喵!」

「看來主人不大滿意今天的食物……啊?」

「貓很滿意今天的美食呢喵,不過那種出乎意外『普通』的食物在那種祭典裡,會有很特別的作用呢,或者說……現世有些人會當成安慰心靈的食物,重點不是食材夠特別,反而要越普通,甚至要刻意平民一點,讓大家可以享受醬汁才是重點……這個一定要慢慢掌握呢喵。」

「看來對現世不同的祭典,我們還有要學習的地方呢。」

「嘻嘻,貓也可以學到你們心目中的祭典特色,所以每次也覺得很有趣呢喵。」

是夜祭典徹夜舉行,而且……

「喵?花??」有貓到吃飽飽才注意到花檔。

「吶呢,主人說過現世的花不好看,我們今天請水心子先生他們幫忙去修枝,然後把修收下來的花、枝椏挑選後拿過來讓主人和大家『買』回去裝飾呢。這好像是主人說過的『習俗』,對嘛?」

「對!喵……果然是本丸的花比現世的花好看太多呢。」審神喵又啟動買買買模式:「貓要這個這個和這個,拜託呢。」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