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二‧五

很不爽!


藥研藤四郎的心情很壞。


新人─八丁念佛他幫忙鍛出來了,可是嘛,有隻貓咪就是丟下他不理。


唸佛機立刻找給那傢伙,然後又即時和燭台切光忠商量歡迎宴會的事……想起燭台切光忠,藥研藤四郎更不忿,有隻貓咪今天一直以貓咪的模樣向他們撒嬌,而他們鍛刀失敗後,為了安撫她,即使像燭台切光忠般明知道她是人類,也會摸摸她的貓頭,把她當成真正的貓咪那樣哄……


生氣!


說好的「願望」呢?提起願望,上次替她鍛出拔丸分體的「謝禮」她連提也沒提。


短刀不斷生悶氣,又不想被當作小孩說自己吃醋,所以放任貓咪帶着八丁念佛到處跑,簡介基本生活設施。之後審神喵因為體力不繼找了加州清光接手,發現有貓把作為近侍的他晾在一旁,藥研藤四郎終於忍不住扛貓咪回房間「休息」。


「喵,貓好像看到藥研在生氣呢喵。」貓咪的尾巴輕搖,看起來不像在擔心或者自知罪魁禍首是她自己。


「沒、有。」


「說謊不好呀喵。」貓咪攤開雙爪:「是,藥研的撒嬌時間喵。」


「不用。」藥研藤四郎語調冷淡地拍開貓咪的爪,背向審神喵坐下:「不是說很累嗎?那請大將好好休息。」


「喵……」說得這樣明顯,審神喵不可能沒聽出來,猜測對方「又」在吃醋,貓咪笑着轉移話題:「藥研,記得貓那時說鍛到新人要送藥研戒指呢。所以嘛,藥研要貓直接買戒指,還是親爪造一隻簡單的?」


「……妳那時說的是親爪做,其他我不會要。」藥研藤四郎的臉稍為向審神喵轉過去:「除非大將想當不守承諾的人。」


「做戒指的金屬線已在路上,那請問藥研要貓買新的生日石去做戒指,還是要在現有的石去挑?」


「……拜託妳省一點錢。」藥研藤四郎轉身面向審神喵坐好:「已經有一堆,用妳手上的石已可以。」


「還是藥研會關心貓呢喵。」審神喵緊緊抱住藥研藤四郎:「藥研真好,喵!」


「嘿,就只會賣口乖……誰叫妳是大將?」藥研藤四郎用力揉了幾下貓頭:「喲,不准食言喔。」


「絕對不會,喵!藥研就等着貓做的戒指吧,只要不說難看就可以呢喵。」


「哈哈,請放心,我不懂風雅,所以……喂!怎麼突然打我?」


「因為藥研活該被打,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七五 「嘛,說的時候就是不錯。不過嘛……」加州清光戳戳他的耳環:「雖然我知道大變態一向會在聖誕節送點甚麼,但,現在送的話,外面大概又會瘋起來。」 「送的禮物似乎不易設計。」歌仙兼定點頭:「男性可用的飾品有太大差別,代表不同的心情。」 「吶,不用擔心耶。」亂藤四郎笑起來:「主人不是很會做小小的東西嗎?那個笨蛋哥哥沒少收過,質素,還有適合男性作飾物等,我絕對相信有一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五 第二回合,是首飾,或者是任何可以用上那些玻璃珠、一大堆晶石的飾物。 導師當然不只一位,不過嘛,審神喵一秒「黏」過去就只有一位。 「喵,源也來了呢,教教貓嘛~~~~~」有貓撒嬌模式全開,輕搖着尾巴坐到源清麿旁邊。自一開始已坐在一旁的水心子正秀瞬間彈起來,惟片刻因為源清麿的笑容和微微點頭的動作而坐回梳化上,向源清麿點頭作回應。審神喵當然沒錯過這段小小的BL福利時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六四‧二五 參加人數遠遠比想像中少這點,叫亂藤四郎感意外。 或者說,除了「參觀」布料時還多少混着看熱鬧、好奇的刀劍男士外,到正式報名參加「面試」時,很自然已只「剩下」不用「面試」都會知道是高手的幾個。 省很多時間呢。 同樣也代表要準備各種比賽、派對的另一邊,是各刀劍男士是自願到那邊幫忙準備,而且,在不知是誰的「宣傳」下,比平日更用心,好像說要為努力「清減」存貨,辛苦製作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