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七‧五

「懇請我的主人出面制止他們一再邀約。」第二天中午,在審神喵未有重播看而百無聊賴之時,水心子正秀找上了她:「我理解此乃失禮至極之要求,惟清麿過於重視他人的想法,怕他抵受不住大家的好意而委屈自己。」


「喵,這要求不是普通的失禮呢……」審神喵的回覆立刻讓打刀再次道歉,看到他彎腰低頭的模樣,貓咪又不太忍心狠心拒絕:「水心子不是會替源擋下嗎?難道他們強迫你們?告訴貓,貓會教訓江他們,喵!」


「呀……請我的主人不要誤會。江的刀劍們不但沒有強迫,而且為我們解圍的刀劍男士正正是籠手切大人。」水心子正秀立刻澄清,但沒說幾句臉色又沉下去:「是清麿過於重視他人……就算我有制止過,他險些被說服……」


「喵?」


水心子正秀低聲道出今早的情況。簡單說出因為昨晚兩人差點又吵架,待兩人冷靜下來討論,再平靜下來後已是深夜,因為今早比平日晚起床出門,準備出門吃早飯時卻被髭切叫住:「早安呢……那個嘛……小美人,還有可愛的伯爵大人。」


聽到這句,審神喵差點脫口而出吐槽那振奶白色的太刀的記憶力。


兩人回以早安後,髭切柔聲望向源清麿:「我們的小美人真的很漂亮呢,就算女裝也沒問題。吶……真的不打算飾演伏姬嗎?我可是很期待喔。」


軟綿綿的聲線沒有一絲強迫的味道,但偏偏聽在源清麿耳裡是另一個意思。如果是其他人,他或者會沒那樣在意,但眼前那刀是之前曾出手相助為他們爭一口氣,而且亦是承諾守護他們兩刀的刀劍男士之一。


「報恩」的想法浮起,源清麿轉身想跟水心子正秀求情,當時水心子正秀搖頭拒絕之餘,明言不希望自己的妻子飾演會被自己傷害的角色。


「是嗎?這樣說來……確是有種不祥的感覺……嘛,再演伙伴可以讓『詛咒』解除呢!」髭切沒有放棄,開心拍拍手建議:「那個誰……那個甚麼法師是有一個沒在那兒出場的親密伙伴呢,那個……」


「蜑崎十一郎照文。」水心子正秀當時立刻回覆那個太刀無法說出的名字,審神喵聽到這兒又喵了幾聲,打刀見此放慢速度重覆一次那個名字。


「所以……那個喵喵喵喵照文是甚麼?」審神喵渾然不知自己不只是記不住那個名字,而且連喵也少了一個。


「他是丶大法師的親密伙伴、戰友,兩人一起尋找八犬士。」水心子正秀解釋:「相信那場表演沒有足夠的人手,所以直接跳過那個角色……不,很抱歉,現在並非談論故事的時候。髭切大人知道我理解他的話後,反而催促清麿決定,我有制止,但他似乎不想放棄,若不是籠手切大人看到我們被髭切大人糾纏,所以立刻上前調停,相信清麿已在不清楚那角色的相關劇情下心軟答應髭切大人的要求。」


「源不像太容易被說服的人喵。」


「……清麿知道我很喜歡那套作品,寧願委屈自己去參加。」水心子正秀悄悄嘆一口氣:「我理解髭切大人的其中一個想法,他希望清麿不再躲起來,要站在光明之下展現他的實力……可是,無論伏姬還是蜑崎十一郎照文,也有可能觸到他努力隱藏的傷口……」


「……嗯。」雖然不明白水心子正秀所說的情況,但審神喵相信水心子正秀的擔憂是實際存在。水心子正秀再無感都察覺貓咪主人只是禮貌上回應他的話,實際上是聽不懂,深深吸一口氣後請審神喵不要為他接下來的話而生氣:「我不希望清麿演出會被我傷害,或者有可能刺激到清麿想到以前的事的角色。清麿曾經試圖自殺,直至昨晚仍然沒完全放下那個念頭;我曾答應過清麿,若他無法再忍受、支撐下去,會親手折斷他。他昨天……又提起過。」


「喵!」審神喵嚇得從座位上站起來。


「清麿跟我說……可以把誤殺他的情節,當成日後殺他的預演。」縱然水心子正秀努力忍耐,惟雙眼依然紅透:「清麿打算抱着那種心情加入,我怎可以讓清麿演出?」


審神喵完全明白水心子正秀不顧禮節、常理,要自己出爪「制止」的理由:「直接要取消大概不適合,會被大家誤會貓濫權……」


「實在非常抱歉,竟然會冀求我的主人做出違背原則的事。」


「水心子,貓沒說不替你想辦法呢。」審神喵打斷水心子正秀賠罪的話和禮節,要他擦乾快掉出的眼淚望向她:「只要不演出那套劇,源便沒有參加的理由,若要簡化整件事的話,是這樣意思嗎?」


「啊……是!」


「貓會去請籠手切想想有沒有其他劇目,理由簡單說貓想看新東西已經足夠……喵,就算他知道貓其實是為水心子而找他,今天他為你們解圍,相信他亦會理解你們有你們的難處,而且以他追求舞台修行的個性,會樂意挑戰不同的故事。」


「拜託……不,感謝我的主人相助,日後我的主人無論有任何特別任務要交託,也請……」


「貓說過不會讓你們加入,就不會准你們加入。」審神喵搖搖頭:「不是不相信水心子的能力呢喵,可是,既然水心子說源仍有自殺念頭,貓的命令會是請守護他,不要讓他有一絲機會實踐。若然可以,請盡一切努力去讓他自願放下那種想法,拜託呢。」


「是!」看到水心子正秀用力點頭,審神喵簡單應聲後開口:「快點去陪源吧,他在等你呢喵。」


「我有請清麿……甚麼?」水心子正秀意識到貓咪的話的含意後猛然回頭,看到他心愛的人悄悄從門外探頭:「清麿,我不是請你和亂君……」


「喵,水心子,冷靜冷靜……你生氣會嚇壞源……」審神喵打斷水心子正秀快說出口的直率的話:「回去慢慢談,你們兩個。今天是假期,就請你們多點休息。」


「啊……是!」水心子正秀急急往門外走去,而在外面的源清麿簡單向審神喵點頭致意後,溫馴地靠在水心子身側和他一起離開。


「喵……要幸福呢,你們兩個……」看着他們的背影,貓咪禁不住在心裡誠心祈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