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七

「水心子先生的眼神……嚇我一跳……」剛才有份遊說源清麿的籠手切江在水心子正秀離開後,終於敢手放到胸口上深深吸一口氣:「真的,很……呃,可怕。」


「維護清麿先生沒問題,但嚇着我們的籠手切似乎有點……」豐前江的話沒說完就被「被嚇着的」脇差打斷:「我們剛剛太咄咄逼人,源先生的臉色也白了,被瞪一眼已經很客氣呢。」


「嘿嘿,我們的籠手切果然是好孩子。」桑名江乘機用力揉揉籠手切江的頭,身上散發一絲擔憂的氣息:「休養已一段時間,臉色、身體還未回復,會不會吃得不夠……有空看看可以種點甚麼讓他補補身體較好耶。」


「我相信是不習慣被看着的關係呢。」籠手切江猜測源清麿的情況:「如果是身體不好,應該是長期臉色不好,可是源先生是在大家遊說他,一起看着他時臉色大變呢。看來他不適合在stage上表演。」


「欸?不是可以用lesson改變嗎?」豐前江愣了愣,展開一個大大的笑容,用力拍拍籠手切江的背:「你不是常說lesson會令大家做到以前做不到的事嘛,只要努力,一定沒問題!」


「強迫不大好呢,畢竟每個人想做的事不同嘛。」籠手切江被拍得咳了幾聲,不過還能維持着可愛,而且充滿朝氣的笑容:「再說,如果是由水心子先生做丶大法師,要源先生飾演年輕殞命,作為他的未婚妻的伏姬……大概對他們來說也有要考慮的地方吧。」


源清麿情緒出問題的事,雖然大部分刀劍男士都不清楚起因,但之前一度幾乎消失的事令大家都清楚知道,一旦不小心刺激到他會有令人擔心的後果,或不小心犯了忌諱而發生不幸的事。


「嘛,那不如先談其他角色?」


「好!」


而在另一邊,回到房間的水心子正秀,不顧源清麿的反對放對方到床上休息:「沒關係,清麿先休息一會,晚點我會更換床單。」


「……會麻煩水心子……」源清麿的話未說完就被蓋上溫暖的厚被,然後被水心子正秀有節奏地輕拍身體作安撫,很自然地閉上嘴感受對方的溫柔:「……謝謝。」


「清麿不想演,沒興趣可以直接拒絕。」水心子正秀感到身旁的人的態度軟化,自己亦吸一口氣以放軟語氣、態度,柔聲勸說:「清麿不必因為大家的想法,而要逼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但……水心子像是有興趣……」源清麿記得自這套劇初演後,水心子正秀有特意去找那個故事的原文和後來的不同版本、改編來看,故此猜想到對方是喜歡那個故事。若然有機會演出,相信他會有興趣參加:「若是我答應,水心子開口要求加入也不會予人一種突兀的感覺呢。」


「清麿會害怕大家的目光,請不要勉強自己。」水心子正秀搖搖頭,摸上源清麿的頭:「我比較喜歡和清麿一起欣賞表演。身為刀劍男士,表演不是重要的事。」


「但水心子一直在追求的事也被我耽誤呢……」源清麿搖搖頭,很快被按住。水心子正秀再次請他休息,不要再多想多餘的事,可是源清麿還想反駁。這一次,水心子正秀說出他另一個感受:「請清麿原諒我的自私,是我不希望清麿當伏姬……」


「嗯?」


「如果清麿扮演伏姬,誤殺清麿的人就是我。」水心子正秀以溫柔的眼神看着源清麿,手滑下撫摸他的臉:「即使只是虛假的故事,我也不希望傷害清麿。」


「可是,水心子答應過呢……」源清麿苦笑,手往伸握住輕撫自己的手:「一旦有一天我真的感到太辛苦,會親手折斷我喔,就請當作是預演……」


「不可以……不要呀!清麿不是說要獨佔我嗎?可是你到現在還在說要我殺你、折斷你……我……」水心子正秀縮回被握住的手,緊緊揪住胸口:「很痛……每次聽到清麿說這種話,這兒都很痛!嗚……」


「很抱歉……」源清麿急急爬起來向水心子正秀道歉,話沒說完就被對方抱緊,耳邊傳來水心子正秀的哭喊:「不准放手!我不准你放手呀清麿!」


「如水心子所願。」


「答應了不准反悔……拜託……」水心子正秀的身體不斷顫抖,聽到源清麿答應後才敢扭頭望向他:「不准反悔喔,清麿。」


「嗯。」


「我已經不可以沒有清麿……太喜歡,太愛清麿至無法接受其他東西呢,所以就算是演戲也捨不得傷害清麿……」待兩人都冷靜下來,水心子正秀稍稍拉開兩人的距離,深情地看着對方:「其他事清麿想做日後也可以做,我只希望我的清麿先安心、愉快地活着。除此以外的事都不比我的清麿重要,若果我的清麿不在身旁,再多的榮耀也沒用,再有趣的事都無人可以和我分享……可以嘛?清麿。」


「嗯。」


「所以請清麿以後不要再亂說,不,就算清麿心情很壞會亂想,我也會不斷提醒清麿。」


「……謝謝呢,水心子。」


「清麿,請早點休息,不要再亂想好嗎?」


「如水心子所願。」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