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七一‧五

「吶……水心子……」超甜蜜的一晚過後,源清麿醒來後,在早已醒來的水心子正秀的胸前不斷蹭:「請問可以要一個早安吻嗎?」

「當然。」水心子正秀鬆開揉着源清麿髮絲的手,捧住對方的臉很快落下一吻,然後才開始說教:「記得我說過不只一次,清麿可以直接說呢。不過……今天是我失禮,理應清麿醒來時立刻親清麿,是我忘記約定,抱歉。」

「不……不是要水心子道歉……」源清麿立刻方寸大亂,急忙想爬起來澄清,但被水心子清麿按回去,耳畔響起水心子正秀的愉快、滿足的笑聲,以及溫柔的回答:「會主動要早安吻的清麿特別可愛,偶爾忘記要清麿提醒似乎是好主意。」

「水心子是故意?」源清麿眨眨眼,無法相信對方會做這種事。水心子正秀搖搖頭,硬要源清麿枕回他的身上,開心地笑道:「剛發現,清麿大概不知道你剛剛的表情多可愛。」

「……嗯。」聽到這種讚美,源清麿的臉漸漸紅透,但又不甘心就只有對方在讚美:「吶,那我可以說說想看水心子甚麼時候的表情嗎?」

心情大好的水心子正秀當然立刻答應,他可是早就希望源清麿擁有更多「私心」:「聽,我要聽!啊……清麿請說。」

「偶爾呢……我說是偶爾,真的只是偶爾喲……」源清麿的口吻帶着試探,眼神未離開水心子正秀,細心觀察他的反應:「想水心子不用顧忌我,偶爾喔,放肆一點,對我稍為,嗯,只是稍為,粗暴一點也可以呢……只是稍為,很抱歉我……我不是……」

「清麿喜歡被人粗暴對待?」幾秒鐘一臉高興的水心子正秀立刻沉下臉,努力壓下教訓對方的衝動,看到源清麿搖搖頭後,開始生氣:「那為甚麼一再說我粗暴對清麿……呃……抱歉,又嚇壞清麿。可以不再說這種話嗎?遷就清麿的想法是我的意願,也是我深愛清麿的證明,請清麿不要為了奉迎我而委屈自己。」

「對不起……那個吶,請問水心子可以聽我說完嗎?」源清麿縮起肩膀,感受到水心子正秀的安撫後,努力抬頭望上對方續說:「不是委屈呢……想看到喔,非常想看到呢,很想,很想看到水心子為我意亂情迷的樣子……像最初和水心子一起時,水心子會因為我而難以自控的模樣……」

「很喜歡很喜歡被水心子溫柔對待,但……哇!」源清麿下秒發現自己被壓在對方身下,抬頭看到水心子正秀轉怒為喜,但又難掩難為情的表情:「清麿是在引誘我?」

「我是說實話……不,對呢,因為很久沒看到水心子這個表情,所以……唔……請等等……至少讓我先沖洗……啊……」

「抱歉呢,是清麿說希望我偶爾粗暴、放肆一點……」水心子正秀的慾望被點燃,自然不想剎停,他咬咬源清麿的耳廓笑問:「我可以不進去,清麿好像最近看了很多我們的主人推介的本子,可以向清麿請教有甚麼建議嗎?」

簡直是自掘墳墓,會說出這種羞恥到爆炸的話,源清麿很清楚知道水心子正秀會「如實地」「實現」他的願望。

「……如水心子所願。」

今天的早飯時間有兩刀失蹤,不過,本丸有的是細心的短刀們,所以當天保組打開障子門,看到門外的便當盒和兩瓶水時,那刻的表情實在是個「奇景」。

(刪)幸好審神喵並不知道此事,否則一定會嚴重貧血。(/刪)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