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一四

「喵,請各位為特命調查準備呢。」看到時之政府的最新公告,審神喵立刻向先前已安排好的部隊預告出陣日期和時間,請他們準備。

「終於到我們呢,對嘛,水心子?」

「啊。」水心子正秀條件反射地以「符合刀設」的語調應了一聲才想起說話的刀是源清麿,而且附近就只有他們兩人,語調隨即溫柔下來:「嗯,對呢。」

「水心子非常溫柔呢。」源清麿的笑容很甜美,看得水心子目眩神迷,不過,下一句話卻像冷水般澆醒水心子正秀:「每次想起特命調查,都會覺得水心子可以有配屬到一個溫柔的本丸實在太好呢。」

「清麿,你亦和我一樣已分配到這個本丸。」水心子正秀吸一口氣,努力以平靜的口吻提醒對方:「請不要忘記自己的存在。」

「因為對水心子說,所以不自覺特別提起水心子。」源清麿的表情沒太大變化,看在水心子眼裡則是有刀在掩飾自己的心事,但這次他沒去揭穿。同樣發現對方情緒變化的源清麿,繼續以類似的言論帶過被對方提醒的事:「就像我沒提起南海太郎大人等人那樣而已。」

「嗯。」水心子正秀隨意應聲,心忖那個被封閉的時空已出陣過好幾次,加上他們先前的經驗,相信不會有任何問題,偶爾要放任對方,即使自己很生氣。

水心子正秀並沒想到,在熟悉不過的戰場裡,難以避免地會因為細小的過失而造成「意外」。

「喵,貓準備去上班,下午結界維護一結束就會偷偷用……喵喵喵喵喵~~~~~~貓一定會偷溜~~~~呀~~~~~~~~~~~~~~」長長的音節因為被丟遠而消失,近侍刀拍拍手掌示意大門的兩振刀可以關門,今天負責開門和關門的刀劍是有被任命到出陣部隊裡的沖田組。

「嘛,你這小鬼可以丟得溫柔點嗎?一會兒摔着大變態怎辦?」

「那請初始刀大人告訴我,如果丟得不夠遠,大將會否乖乖出門。」

「清光,算吧。以主人的個性,最好直接丟進傳送陣,以免她爬回來呢。」

「大和守先生的想法,是我的目標。」

「嘛,沒辦法啦,誰叫大變態最擅長偷懶~~」加州清光馬上放棄為貓咪求情:「最多下次綁幾曾軟墊給她,以免摔痛。」

「以大將的脂肪比例,相信很難摔痛。」

「喂!不要以為我不知道皮膚有痛覺,就算大變態的皮很厚都會痛!」

「那請初始刀大人明天開始想辦法為大將綁軟墊,但不要讓她逃走。」

「……唉,你繼續丟吧。」要貓咪不逃走,不如直接丟痛她,希望她有一天會學到自己出門。

可能今天被丟痛的關係,所以審神喵偷偷用廣播宣佈出陣時心情不算太好,直接安排部隊帶着金投石出陣,勉強拆了兩個炮烙箱就請他們回城,說她下班回來繼續。

因為太匆忙,所以她沒確認刀裝情況。

相同的失誤在審神喵回來發生,前腳剛進門就開口請一直在待命的部隊出發,水心子正秀正要開口說話,但傳送陣的光芒已包圍他們送他們到封閉的時空。

「喵!為甚麼水心子和源只剩一個刀裝?!」打了幾回合,審神喵的腦袋終於清醒,發現有兩振刀只裝備一個刀裝。因為刀裝沒有變暗,所以證明是她在現世薪偷下命令時被打掉,而非才剛被打飛:「快點找到炸彈後回城喵!!」

可惜,這次的提示不易解讀,令部隊只能在有可能出現炮烙箱一帶徘徊。其他極化打刀有意幫忙庇護,但敵人的攻擊像是針對天保組,結果令他們僅餘的刀裝快要失去保護作用。

「清麿!」又一輪遠程。雖然沒有庇護的能力,但以身體阻擋的事是任何刀劍都能做到。源清麿的刀裝因為保護水心子正秀而破碎,但他只是一笑置之:「沒關係,很快會找到目標,到時候我們可以回城重新裝備刀裝呢。」

「下次再有敵人,請清麿退到後面。」源清麿沒回應水心子正秀的話,正如大家所料,下一輪源清麿還是直接用身體為水心子正秀擋刀:「清麿!沒事嗎?」

「只是擦傷,沒問題。」

「這不是沒問題……炮烙箱!」

「就說可以放心呢,回去重新裝備後,我們可以繼續出陣。」

「清麿要先手入!」

「不過是擦傷……水心子請冷靜一點。」

「我贊成先源大人先完成手入再出陣。」蜂須賀虎徹開口:「以隊長的身份作判斷,相信主人有相同想法。」

全員更換刀裝提昇防守能力,源清麿如大家所願地立刻手入並用「手伝之札」即時完成手入,之後的調查非常順利,各刀毫髮無傷地回到本丸。

「清麿,下次請記得保護自己。」

「相信以主人的判斷力,不會再有類似情況,請水心子放心。」源清麿以主人的判斷力作為推搪的理據,水心子正秀難以反駁,惟有默默記住對方今天的情況。

並深深冀望對方明白他真正在意的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