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一六

傍晚如大家所料,為出陣特命調查而編成的第二部隊「順利」回到本丸,眾刀踏出傳送陣,蜂須賀虎徹就以向審神喵匯報為名,請其他成員回去梳洗休息後拖走長曾禰虎徹。


「請兩位考慮我的建議。」加州清光臨走前向天保組兩刀重提之前的感想:「人選我沒特別想法,但相信以你們兩位在本丸裡的人脈,一定會有值得信任,和可以交託的對象。惟一不建議是主人,若事情太麻煩,怕她難以承受。」


「主人曾提醒我不要告訴她。」或者是被加州清光的建言觸動,源清麿柔聲道出審神喵對他的「命令」:「主人說一旦知道真相,她會無法壓下不顧一切出兵討伐的想法。主人很清楚她正以『我沒證實』一說去說服自己,不賭上本丸的安危。」


「原來……」加州清光很難想像那隻腐喵會放棄守護她眼中的配對的事,但猜想到背後的原因會很可怕,所以不再追問,簡單打圓場後和大和守安定一同離開。


「清光,沒事嗎?」回到房間後,大和守安定輕聲問加州清光:「今天清光親口說出那時候的事,會否難受?」


「……嗯,還好。」加州清光甩甩頭:「安定大概比我更難受吧?很抱歉沒問准安定就告訴他們。」


大和守安定搖搖頭表示不介意,並語帶擔心的回覆:「他們的情況比清光之前跟我說的差……他們,真的沒問題嗎?」


「不敢說。」加州清光拍拍自己的臉頰,望向大和守安定:「今晚在房間吃好嗎?最多我拿。」


「那拜託清光喔。」


兩刀梳洗更衣後,加州清光去拿兩人份的晚飯回房間。靜靜地吃上大半,大和守安定終於忍不住開口:「很擔心他們……我指我。」


「我也是。」加州清光點頭:「越來越明白那隻大變態為甚麼希望他們可以看看我們如何相處。」


「看清光怎樣每天被我打?」


「喂!我在說正經話,安定是故意嗎?」加州清光翻白眼,沒幾秒聽到對方笑起來又跟着一起笑:「……嘛,真是的,安定原來是故意逗我。」


「曾經擔心過,經常和清光鬥嘴會不會若清光討厭,但今天聽到源大人說那句話後……好像跟清光鬥嘴好太多呢,尤其是,原來那句話並不是玩笑時,實在有點可怕。」


「欸?哪句話?」


「如他所願。」大和守安定搖搖頭:「如果是說笑,我可以理解,但,不是『嗯』,也不是『好』……很難理解他的意思呢。」


「……的確呢。」


「如果安定/清光說相同的話,我實在不知道怎回應。」沖田組兩刀異口同聲說着相同的話,然後同呆望對方,理解這句話會對兩個人的關係會帶來多大的麻煩。


「無法接話,又不知道他的感受……換了是我心裡不會好受。那小鬼是很認真的人,照他今天吵架時的說法,他其實一直在忍耐呢。」


「對耶。」大和守安定認同地點頭,轉眼因為加州清光的話而嚇一跳:「清光的意思,是一旦他們找我談時拒絕他們?」


「……我只是猜測已經感到難受,安定一旦聽到真相……」


「不好意思,我不能答應呢。」大和守安定認真地回答:「若他們因為信任我而選擇我,我會盡力幫他們。相信清光的想法和我一樣呢,既然認定他們是值得信任的同伴,同伴需要幫忙,自然要竭力相助呢。」


「那請安定答應我,若是他們來找你,即使不便告訴我內情,心情受影響都要讓我知道。」


「我會啦,到時請清光不要亂跑,乖乖站好讓我斬。」


「就說我說正經的事,安定又要拉到你的日課上,是故意找架吵嗎?」


「對我來說,追斬清光是最好的減壓方法呢。」


「……嘛……好吧,答應安定就是。」加州清光無可奈何聳聳肩,但臉上的表情是滿滿的寵溺:「反正不答應都會被斬,還是認命較好呢。」


「不過嘛……」大和守安定頓了頓,等加州清光重新集中精神後再道:「如果他們找的人是清光,也請清光不要再隱瞞,至少讓我分擔清光的心情。請問清光可以答應我嗎?」


「嗯,但他們不可能找我呢。我可得罪過他們,怎可能找我?」


「不一定喔……」大和守安定輕笑:「清光大概不知道你在本丸裡是特別得大家信任,如果像清光所說曾經令他們記恨,他們今天不可能會聽清光的話呢。」


「我只希望事情不如我所想那樣壞呢……」加州清光望向天花板,再低頭看一眼「餐桌」:「再不吃飯,飯菜都會冷掉呢,未發生的事還是不要多想。」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