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一二

呃……有人可以解釋一下嗎?

肥前忠廣在南海太郎朝尊的床睡醒的一刻,心裡閃過一堆吐槽和疑問。要說嘛,某隻貓咪常明示暗示的事全部都沒有發生,但這樣不代表沒問題好嗎?

順便,肥前忠廣不是不想離開床舖,而是被逼無法離開。昨晚有打刀以同步看兩隻手錶的時間、數據等等為名,一直從後環住他直至現在。要說的話,現在比較適合叫從後抱住,而且是抱了一整晚那種。

真想摔他出去。

此念剛起,肥前忠廣第一個反應不是立刻實行,而是罵昨夜的自己太笨,隨隨便便就被「老師」胡混過去,沒有任何反抗,而且相信了他的鬼話。

而且,相信他要再暗暗罵自己一次。

當肥前忠廣回憶昨晚的蠢事,再三提醒自己不要和昨晚一樣,只不過是幾句不合邏輯,說甚麼實驗靠近一點會否令資料傳送速度變快的「理由」,令有刀有機可乘地抱住自己一晚做那些「兩個人在一起心率是否會加快」的實驗,因此他並未留意到背後的情況。

「嗯……」當肥前忠廣察覺環在腰部的手臂一收,已來不及制止背後的南海太郎朝尊又一次把他拉入懷中:「……是時候看數據……感覺這樣比平日睡得沉和安心呢。」

「我記得老師說過,數據需要比較,否則無法從變化與否推敲答案。」肥前忠廣決定這次不當乖乖刀:「已到了早飯時間,請老師放手。老師要再睡一會沒關係,我要梳洗和吃早飯。」

「呵呵……『就算是老師也不能妨礙我去吃飯』的意思嗎?」腦袋隨着睜眼的一刻開始高速運轉的打刀,立刻一擊即中脇差心裡的話。沒有肥前忠廣腦裡即時浮起般繼續拿自己開玩笑,而是如他所願地放開手:「昨晚要忠廣陪了我一夜,相信忠廣現在很餓呢,不阻你喔。」

「不要說得我們昨天有發生甚麼!」原本沒亂想,現在也因為對方一句另有所指的話而切換至無法回到正常思維的狀態,整張臉漲紅的肥前忠廣急急反駁,以為「老師」會繼續說笑,沒想到回頭看到他已拿到放在枕邊的電話,開心地戳戳戳:「小判花得很值,忠廣的心跳變快呢,很有趣。說起來很意外,還以為壓力值會按比例上升,但似乎不及心跳增加的速度……哎喲,呼吸頻率變快呢……」

「我……去吃飯!」昨晚知道拉開距離會中斷資料傳送,肥前忠廣急急開門直接出去梳洗,忘記一身寢服未有更換。

「……縱然理解肥前大人希望快點梳洗,但身為同僚,我建議肥前大人先回去換下寢服較合適呢。」肥前忠廣在走廊剛轉彎就被人叫住,心情不爽的他立刻回頭:「誰人也不可以阻我梳洗和吃飯……咦?」

看到表情認真,視線看得他發疼的源清麿,以及很自然護在他身邊,眼神同樣異常認真的水心子正秀,原本要說的話,要生的氣頓時消失不少,變得只是語調不大高興地說:「餓,想早點過去吃早飯。」

「這兒……」源清麿以指尖輕撫自己的左肩近頸項的位置:「遮起來較好,希望我昨天所說的事肥前大人沒忘。」

「有甚麼嘛……」肥前忠廣用手撫摸源清麿所說的位置,手感輕微和平日不同,但不痛不癢,所以沒想太多:「是說我的衣領沒拉好?」

「咬痕。」水心子正秀代答:「南海昨天對你做了甚麼?」

「嘖……難怪昨晚做夢被肉包追咬。」肥前忠廣一臉不爽:「沒事,不過是老師昨天買了新手錶,見晚飯後充完電,就拉着我和他一起試新功能玩了一晚,結果玩至睡着也不知道。天曉得老師昨晚做夢在吃甚麼,竟然當我肉包來咬。」

「既然沒事,就更希望請肥前大人換好那身衣服,以免惹人誤會。」肥前忠廣肯定自己沒看錯,源清麿在說這番話時悄悄靠近水心子正秀,而對方的手則比片刻前用力摟住他,暗忖要懷疑的話,肯定先懷疑他們兩個。

「嘛,知道啦。」即使嘴巴上不在意,肥前忠廣很快整理衣領往回走:「……總之就謝謝提醒。」

見肥前忠廣走遠,水心子正秀立刻問候源清麿,換來對方的笑容:「放心,沒事呢。相信暫時如他所言,暫時沒事發生……不過,手錶是怎樣一回事耶?」

「大概又找到一些奇怪的東西做研究,如果清麿想知道,我去問他們。」

「去打聽別人的私事不大好呢。」

「可以玩的手錶……似乎很有趣。」看來有刀被勾起興趣:「去問問吧!」

P.S.:最後雖然有問到手錶的事,但源清麿以在意程式的權限和保安問題,而且價錢太貴為由,打消了水心子正秀購買「玩具」的念頭。

P.S.2:至於另外兩個,因為「研究」的關係,令全本丸都知道他們買了情侶款式的手錶,除了陸奧守吉行將重點放在新世界的玩意上外,大家對那兩位似乎只有研究精神的兩刀投以同情的眼神(咦?)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