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一九‧五

「時間尚早,先去吃東西喵~~」回到現世的審神者飛快去到電影院所在的商場,趁在上班、上學一族午飯時間開始前衝進心儀的茶室:「想去這家很久呢喵~~~」

放在透明手袋的布偶 with 藥研藤四郎的靈識(一部分)暗暗吐槽:不是貓咪麻煩不要喵。

又不是神經病。

尤其她現在只是一隻貓,不,一個人出門。雖然明白是在和自己說話,但看在別人眼裡是在自言自語。

「藥研的表情很古怪呢……」審神者瞄了一眼手袋,看了一眼布偶笑起來:「不知在想甚麼?」

「麻煩妳不要再自言自語。」電話的訊息聲響起,審神者打開一看是布偶短刀,咳,短刀正體傳來的訊息。有刀充份運用他的特殊權限呢。

「喵,不是正在當布偶嗎?為甚麼傳訊息給貓?」審神者維持用「自言自語」的方式和藥研藤四郎「聊天」。

「就叫妳不是自言自語!!!!」

「貓在跟藥研說話嘛。」

「用、電、話!!」

「喵~~」←這句終於是訊息。

點餐後,食物陸續送上,審神者從手袋拿出布偶放在旁邊,可憐的短刀雖然把靈識附在布偶上,可惜因為「只是布偶」,所以只能看無法吃。

「給我吃。」電話傳來一個不可能做到的訊息,然後再補一句:「大將答應過。」

審神者望望像是快哭出來的布偶,第一次發現,即使「只是」附上神識,也可以「改變」布偶的「構造」和「特性」:「想吃……這樣?」

舀了一小勺香噴噴的飯+肉放在布偶面前,好像看布偶真的哭出來。

「大將說謊!」電話又彈出一條新訊息,這次審神者直接拍照+在電話回覆以保留證據:「貓已餵到嘴邊,是藥研不吃。」

「大將是大話精,昨天答應好呀!」

某短刀撒起野來不輸小鬼,自知最後還是要哄他,所以審神者乖巧答應看完表演後會買點心回去讓他真正地吃到。

電影比想像中精彩,可惜時間很短,答應過看完電影會買點心回去的審神者多少捨不得難得出門玩的時光,所以趁機以「看看有甚麼可以買回去」為名,在分明沒有食物賣的樓層閒逛,沒料到沒走上多久就看到有趣的東西:「迷你滑梯?」

是商場裡的裝飾品之一,不過沒被圍起,而且似是希望大家可以在裡面遊玩的設計。審神者看看資料,講解那兒是迷你高爾夫球場,嗯,迷你得像給玩偶玩的尺寸。

玩偶?!

有審神者想到好主意。

「藥研~~來玩喵~~」審神者迅即拿出布偶,在本丸裡一邊努力工作,一邊抱怨有貓不守諾言,所以沒再刻意留意她的舉動的短刀,因為沒及時調較靈識的「投入度」和自己的姿勢,差點因為「某貓咪」的大動作甩動布偶,而在本丸裡暈「貓」,待他定神再感應現世的情況,發現「自己」被放在奇怪的地方,然後看到審神者拿開拍照的電話,開心地喊一句:「玩滑梯喲喵~~~」「身體」即時向下高速滑下。

本丸裡的藥研藤四郎同時摔倒在地上,發出「砰」一聲,引來剛巧路過的前田藤四郎。藥研藤四郎甩甩手說沒事,本想爬回椅子上,但最後決定坐在地上,順便遞上手從辦公桌上拿下電話,飛快輸入一句:「拜託做奇怪的事先告知,剛剛連帶我摔下椅呢。」

「哇!抱歉,還打算再玩一次。」審神者秒對布偶「傳話」,藥研藤四郎禁不住輕笑:「現在可以,我已坐在地上,但今天請帶甜品回來做補償。」

借用布偶的身體玩了幾次滑梯後,藥研藤四郎的心情終於從早幾天因為天保組「求援」的事而放鬆下來,忍不住戳戳電話,再次傳送訊息:「大將,真的很想和妳在現世走走,輕鬆逛逛。」

「希望還有機會。」審神者回傳訊息:「不過,至少我們還可以用這方法待在一起。」

「早點回來,想妳。」

「嗯,買了藥研想要的點心就會回來。」審神者簡單收拾身邊的東西,依照承諾買一堆點心回去。

暫時……還是減少非辦公時間回現世吧。

回到本丸的審神喵看到自己的寶貝短刀在她進門時的表情,很自然地生出這個想法。要現世回到沒有監控、追蹤的日子大概不可能,要他們放下到手的權力相信不易,那只能以另一個方法爭取相處的時間,製造更多更多共同的回憶。

想起對方似乎很喜歡簡單但有趣的玩意,或者可以考慮以讓大家,讓孩子們遊玩等等的名義製作。

就這樣決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