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一七‧五

「喂,受不了一定要作聲。」離開天保組的房間後,藥研藤四郎見加州清光的步伐比平日沉重,低聲提醒他可以找自己求助。


「先顧好你自己,我還可以找安定訴苦,你呢?」加州清光挑眉:「總不能讓大變態知道吧?」


「她猜到,但聽起來遠比她估計嚴重。」藥研藤四郎甩甩頭,之後決定揉揉太陽穴:「我敢肯定源先生已淡化大部分細節,甚至沒說最可怕的情況,但已經比大將的推測嚴重太多。她一旦知道,相信我亦無法制止她暴走。」


「嘛,我懂呢……不用說其他人,如果讓安定知道內情,他一定會第一個衝過去想殺死那些人。」


「不可能做到,只有我們的話。」


「我當然知道耶,我在本丸的時間可比你久,小子。」加州清光無奈地搖頭,對藥研藤四郎「當近侍的時間我比你久」的反駁沒太大反應,內心仍被剛剛聽到的事纏繞:「他到底怎樣撐到現在?實在很佩服耶……我不可能做到。」


「照幾位神刀的說法,他大概有意無意封鎖自己那段時間的記憶、情緒,而且亦長期控制自己的感覺,只要沒被觸碰可以長時間維持。」


「嘛,可是,偏偏被觸發的意思嗎?」


藥研藤四郎聞言點頭:「白山的事,你那次的事,只是爆發點。相信當水心子先生提出交往的時候,源先生的防線已出現裂縫。」


「同意。」加州清光憶起一段時間前他們的爭執,或者說,現在看來,他們兩個在未有時間深入了解、適應新的關係前已被逼背負沉重的過去,以及那些事所引申的價值觀、自我定位等等的衝擊,沒機會享受戀愛,學習如何去愛和被愛:「源……有辦法幫助他嗎?你多少懂醫,這種事應該有辦法醫治吧?」


「心理學我不熟。」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大將意識到他的狀態像心理或精神出現問題,也猜測和他以前的事有關。現在看來大將雖然猜中,但只限於知道大概,不但無法深入分析,而且沒能力處理……有關的書,書房記得有,但情況不像我們這些外行人有能力處理。」


「拜託,也不可能不理好嘛。」加州清光白了藥研藤四郎一眼:「嘛,我到了,你先上樓吧。書的事明天,或者之後再說,我們不可能不想辦法。再說嘛,如果書裡有照顧、緩解方法也好,讓另外那個小鬼看一下,相信多少可以幫上忙。就說不說了,快上樓,你不上去我怎麼進房找安定?」


「……嗯。」藥研藤四郎沒心情和他鬥嘴,慢慢爬上樓梯往房間走。


「嘛……終於上去呢……好……嘿,算了,直接開門吧。」加州清光拉開門,等候多時的大和守安定微笑地開口:「歡迎回……嗯,歡迎回來呢,清光。」


加州清光沒有隱藏自己情緒,憤怒和悲傷結合的眼神、表情嚇了大和守安定一大跳。紅色的打刀默默上前,枕上主動張開雙手接住他的伴侶:「安定,借一下。」


「不用說借呢……」大和守安定抱緊加州清光:「辛苦了,如果不方便說,就請這樣休息一下。」


「跟我手合,可以嗎?」


「嗯。」


「真劍手合呢?」


「不好意思,這個我拒絕呢。」大和守安定一面回答,一面輕拍加州清光的背:「清光現在的眼神很亂,肯定無法好好握刀,我不希望清光為蠢事受傷。」


「我可沒這樣弱。」


「但我怕清光胡亂揮刀時拿傷到我……木刀的話,可以現在去道場,我樂意陪清光打至清光滿足為止。」


「拜託呢。」


「太客氣呢,我也要感謝清光依約告訴我清光的心情。我們去道場吧!」


「嗯。」


至於藥研藤四郎那邊,審神喵在短刀打開門的一刻,立即張開雙手(爪),說出只有他們才知道的「秘密咒語」:「喵,藥研的撒嬌時間呢。」


沒像以前般會吐槽幾句,藥研藤四郎直接把自己的重量交託到審神喵身上,一貓一刀直接倒在地上,審神喵乖乖當軟墊,讓短刀趴在自己身上休息:「辛苦藥研呢喵。」


「幸好源先生找的人是我……我不敢想像他找其他兄弟……」藥研藤四郎放任身體顫抖。源清麿所說的事很可怕,但不及若要其他兄弟承受可怕。當想到對方更有機會找和他更親近,更了解他,而且比他體貼得多的弟弟去訴苦,藥研藤四郎感覺身體冷了一截。


太可怕……借用咒、言靈等等的力量約束刀劍男士的能力,加上各種實質的威脅、恐嚇,即使受害者有打圓場說無法代表所有時之政府人員的行為,仍然無法掩飾他們的惡行和制度的腐敗。


「喵,辛苦藥研呢。以後他們的事就請拜託藥研……如果太辛苦,一定要告訴貓。」


「嗯。」


「請不要衝動,孩子們需要爸爸呢。」


「我知道……想再枕一會。」


「枕一個晚上也可以喵,貓今天會當藥研的乖枕頭。」


「……我不客氣了……」


「請便呢。」審神喵拍拍短刀:「因為,是藥研專用的撒嬌時間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五 丙子椒林劍最初聽到審神喵「警告」其他刀劍不准灌酒時,有一絲對方過度保護的念頭,不過由於對方是主人,所以沒有反駁。 只是喝幾杯,不需要做到那地步。 應該……沒關係吧? 呃……應該……呃……呃…… 丙子椒林劍看着眼前「屍橫遍野」的情景,總算理解他們的主人剛剛的說辭十分恰當,並沒有半分誇大。 「嘻嘻,沒事嘛?丙子……丙子椒林劍大人?」眼前少年臉貌的脇差以清爽的笑容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八OO 「喵……夜光貝byebye。」有貓揮揮爪上的手帕,下秒表情驟變:「喵,新人!!」 爪尾並用地介紹新人後,繼續笑容滿臉,爪尾同時往另一個方向指:「夜光貝,喵!好吃的夜光貝!!」 沒錯,只要遞交給時之政府點算數目領新人後,其中一部分的夜光貝是可以自留。而時之政府怎樣標記那些夜光貝令審神者們無法二次,甚至三次遞交就不關他們的事。嘛,在這個本丸,夜光貝是食物,一道每年只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