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一一‧五

「好貴……」肥前忠廣隨便說的產品真的存在,不過功能上符合南海太郎朝尊的要求的手錶,價錢都讓他嚇一跳。再者,相比人類的類似產品有海量的公司在生產,專屬刀劍男士使用就主要由相信和政府脫不了關係製造商製作,私人生產不是沒有,但價錢更可怕。


「忠廣喜歡哪一款?」南海太郎朝尊請店員拿出幾款讓肥前忠廣選:「價錢我認為還好,忠廣就隨便選,若不是不喜歡可以再看看其他小店有沒有適合的款式。」


「我的意思是我沒錢啦~~~有錢也寧願買吃……」肥前忠廣後半句話因為南海太郎朝尊充滿笑意的眼神而越來越小聲:「這個眼神怎麼啦?」


「記得一直說由我買給忠廣,反而想問為甚麼忠廣會想到要你付錢?」南海太郎朝尊笑得很輕快:「忠廣不是說過研究的人負責嗎?想研究的人是我,當然由我出錢買。」


南海太郎朝尊和店員立刻見證某脇差以符合他的機動的速度,先臉紅再頭頂噴出蒸汽。南海太郎朝尊被逗得大笑,拍拍肥前忠廣的肩膀道:「請隨意,除了研究用,也方便日後工作時用相同的時間。」


「甚麼相同的時間……」雖然聽不懂,但肥前忠廣老實不客氣挑選一款看起來耐摔耐撞擊,聲稱可以抵擋一定砍擊,主色是黑色,再配少量紅色做點綴的智能手錶:「嘛,先說好,我看上的這款很貴呀,要後悔早點說。」


「很適合忠廣,挑上有防禦力的型號,相信會較耐用,可以減少日後要重新輸入、整理資料的次數。」南海太郎朝尊瞄了一眼價錢後,轉身望向店員:「要兩隻,拜託了。」


「兩隻?」肥前忠廣瞪大眼,一隻的價錢已叫他心痛(可以買很多食物),還兩隻?


「剛剛不是說嗎?反正要買,不如也順道方便日後工作時我們可以有相同時間,那自然要一人一隻。」


「老師不自己選一款?」


「呀……那些款式的事我不懂。」南海太郎朝尊輕笑:「直接和忠廣一樣不用再費心神,相信相同的手錶,也能在接駁網絡後,減少兩隻手錶之間的時差呢。哎……臉很紅,真的很焦急想看到忠廣的心率變化呢。」


「回去請先充電,裡面有說明書,如果有需要可以再來店裡,我們會有專門人員指導使用方法。」店員結帳後,很快準備好貨物:「請問要把其中一隻包起來嗎?」


「呵呵,忠廣,你的禮物要包裝嗎?」


「……不用……」不只是覺得包裝是多餘的事,而且嘛,當着收禮人面前包裝,聽起來都像多此一問。


「不好意思,還請幫忙包裝,上面附張小卡……對,寫『To: 忠廣』。」


「咦?老師剛剛不是問我的意思嗎?」


「啊,因為打算是送給忠廣,有一份專屬的感覺才像送禮。」南海太郎朝尊「裝模作模地」左手一盒,右手一盒地「鑑定」兩個紙盒(連手錶)的「份量」,然後「挑選」了一份請店員包裝,見反正要等,順便要了一張留言卡說希望自己親手寫。肥前忠廣暗暗吐槽當着收禮者面前寫很古怪,但又忍不住「偷看」那個像在苦思的老師如何下筆,可惜有刀察覺後用身體擋住,直至寫完才轉身遞出卡片:「嘿,完成,忠廣認為如何?」


「不是放在禮物上再一次過交給我嗎?」要吐槽的事實在太多,肥前忠廣只想翻白眼。


「呵呵,反正最後都會交給忠廣,請不要太在意。」聽起來強詞奪理,不過肥前忠廣懶得跟他爭辯,既然遲早都要收,還推搪個甚麼鬼?細小的卡片拿到手裡,脇差的臉很快紅透:「喂!學甚麼別人寫英文?!」


如果以英文來說,上款用「Dear」並無問題,但不自覺運用神通力感知,卻「奇怪地」變成在他眼中過度親匿的用詞,下款那句「With Love」就算了,沒救(還要畫上Q版的自畫像在wink裝可愛),至於中間是甚麼嘛,已經有刀忘記看忘記「翻譯」。


「氣氛,氣氛~~~嘻,想起早幾天看到電視節目,學習現世人類的交流方式而已,忠廣以為如何?」


「快寫回我可以直接看懂的話!!!老師寫給我看最基本目的,不是要我知道你寫甚麼嗎?」


「好好……禮物包好呢,回去再寫一次。」南海太郎朝尊揉揉肥前忠廣的頭作安撫,可惜秒被甩開,但他不當作一回事,從背後伸手搭上對方的肩膀拉回去,動作自然俐落地圈他到懷裡,而那份禮物恰好捧到肥前忠廣的眼前:「送給你,希望忠廣喜歡。」


「……謝謝老師。」肥前忠廣不自覺地壓低自己的聲音和情緒,佯裝不在乎地接過:「那些充電設定甚麼甚麼的事,回去請老師弄,不要以為我有辦法。」


「哈哈,這是學者的責任,就請忠廣放心交給我處理。」


「不可以亂放東西進去。」


「請問奇怪的東西是甚麼呢?要有定義才能回答忠廣。」


「……老師明知故問!」兩刀一面說一面離開電器部,店員默默在他們背後揮手道別,附近有好幾位審神者在擦鼻血。


是否應該說一句:謝謝招待?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