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OO

「快捉住博多!」

「哇呀!幹嘛要捉我呀!」博多藤四郎邊逃邊問,偶爾還要閃避兄弟們的突襲:「救命呀!到底發生甚麼事?!」

經過一段時間的追逐,快要走投無路的短刀像是見到救星般喊住正在遠處正和同伴喝茶的御手杵撲去。

「救我呀!小杵!」

御手杵還沒來得及反問那個古怪的稱呼,懷裡已多了一個快哭出來的短刀。現在已顧不及剛才的疑惑,看到來勢洶洶的短刀(還有脇差)們,他只能做就是抱緊「師父」,以身體「保護」他。

「真是的……」厚藤四郎咬牙切齒:「這小子很會計。」

如果只是一直逃,他們可以毫不客氣地「追殺」,現在逃到本丸裡個性最忠厚正直,深得各刀喜愛的御手杵身邊,那自然不便下手。

「吶~~御手杵先生,我們兄弟有事和博多說~~~」亂藤四郎反應很快,立刻裝可愛撒嬌:「可以借我們一會兒嗎?」

「你們只想綁起我!」博多藤四郎立刻拽住高大的槍的衣服:「不要聽他們說!」

「喂!我們沒說過要綁起你,,博多只是在亂說!」信濃藤四郎急急澄清。

「不是打算綁我,那幾個哥哥手裡的繩是用來做甚麼?」

骨喰藤四郎和鯰尾藤四郎刻把繩藏到背後。

「呀……」御手杵聽着他們左一言,右一語地「吵架」,快要昏倒,但再忠厚的刀都知道要誰是真正在「求助」:「不好意思,正好我有事要和師父商量,暫時不能放人。」

「御手杵竟然懂說謊?!」全場驚訝,不過很快回復過來:「不要!不早點將博多捉住,他一定會阻止主人買新景趣!」

嘿,自爆呢。

「我沒說過不准買,你們捉住我也沒用呀!」博多藤四郎死命抱住御手杵的頸:「我不會跟你們走!」

吵鬧聲傳到辦公室,今天來幫忙的壓切長谷部瞄瞄外面,又瞄了短刀一眼:「不過去處理,似乎有失近侍的責任。」

「呵。」藥研藤四郎冷笑一聲:「沒事,兄弟比較吵,習慣就好。」

「只是比較吵?」

「不會吵太久。」短刀愉快地笑,轉了轉指尖上的筆:「只要聽到燭台切先生喊吃飯,他們一定會停。」

的確。

「有關新景趣的事,我希望給個意見。」

「欸?」藥研藤四郎瞪大眼:「難得耶,忠心為大將的長谷部『大人』,竟然有意見?」

「大人」兩字,明顯加重語氣。

「少諷刺。」打刀瞪了短刀一眼:「只是覺得在合適的季節賞櫻,是可以令主人放鬆心情的重要事。」

「嘿嘿~~」藥研藤四郎偷笑:「你確定你不是要和日本號賞櫻嗎?」

「多事!」

「臉紅呢~~實在很有趣。」在幫手生氣前,藥研藤四郎轉移話題:「大將那邊我會說,趁早購買會有特價這點我知道,反正她最後一定會買,那自然省錢優先。」

到審神喵回來看到連同御手杵一同綁起的博多藤四郎,要好幾分鐘才說出感想(那幾分鐘是用來拍照(笑)):「請問,為甚麼綁的是他們?」

「想主人買新景趣!」

「咦?貓昨天忘了換嗎?」貓咪給了一個令大家吃驚的答案:「昨天已經買啊,下班回來前已買下……」

「咦??」現在換大家吃驚:「但,昨天不見主人換上啊!」

「可能是現世的工作太忙,所以換錯其他。」貓咪攤爪,為證明自己的話,隨即喚出新景趣。

「哇!可以賞花呢!」

「所以,為甚麼要綁起他們?」貓咪繼續用尾巴指着「受害刀」:「明明今天應該綁另一個。」

「欸???」本要去慶祝的刀劍們頓時停下動作,齊齊望向貓咪:「要綁誰?」

「今天是三月三十一……」「日」字還沒說,在場的刀劍們已立正站好,藥研藤四郎馬上發號施令:「夜戰隊,今晚內一定要捉住鶴丸國永,將他有多緊就綁多緊!」

「是!」

「別忘了南海老師啊喵~~」審神喵提醒:「貓明天要上班,本丸的安危要靠你們呢!」

「知道!」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