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OO

「快捉住博多!」


「哇呀!幹嘛要捉我呀!」博多藤四郎邊逃邊問,偶爾還要閃避兄弟們的突襲:「救命呀!到底發生甚麼事?!」


經過一段時間的追逐,快要走投無路的短刀像是見到救星般喊住正在遠處正和同伴喝茶的御手杵撲去。


「救我呀!小杵!」


御手杵還沒來得及反問那個古怪的稱呼,懷裡已多了一個快哭出來的短刀。現在已顧不及剛才的疑惑,看到來勢洶洶的短刀(還有脇差)們,他只能做就是抱緊「師父」,以身體「保護」他。


「真是的……」厚藤四郎咬牙切齒:「這小子很會計。」


如果只是一直逃,他們可以毫不客氣地「追殺」,現在逃到本丸裡個性最忠厚正直,深得各刀喜愛的御手杵身邊,那自然不便下手。


「吶~~御手杵先生,我們兄弟有事和博多說~~~」亂藤四郎反應很快,立刻裝可愛撒嬌:「可以借我們一會兒嗎?」


「你們只想綁起我!」博多藤四郎立刻拽住高大的槍的衣服:「不要聽他們說!」


「喂!我們沒說過要綁起你,,博多只是在亂說!」信濃藤四郎急急澄清。


「不是打算綁我,那幾個哥哥手裡的繩是用來做甚麼?」


骨喰藤四郎和鯰尾藤四郎刻把繩藏到背後。


「呀……」御手杵聽着他們左一言,右一語地「吵架」,快要昏倒,但再忠厚的刀都知道要誰是真正在「求助」:「不好意思,正好我有事要和師父商量,暫時不能放人。」


「御手杵竟然懂說謊?!」全場驚訝,不過很快回復過來:「不要!不早點將博多捉住,他一定會阻止主人買新景趣!」


嘿,自爆呢。


「我沒說過不准買,你們捉住我也沒用呀!」博多藤四郎死命抱住御手杵的頸:「我不會跟你們走!」


吵鬧聲傳到辦公室,今天來幫忙的壓切長谷部瞄瞄外面,又瞄了短刀一眼:「不過去處理,似乎有失近侍的責任。」


「呵。」藥研藤四郎冷笑一聲:「沒事,兄弟比較吵,習慣就好。」


「只是比較吵?」


「不會吵太久。」短刀愉快地笑,轉了轉指尖上的筆:「只要聽到燭台切先生喊吃飯,他們一定會停。」


的確。


「有關新景趣的事,我希望給個意見。」


「欸?」藥研藤四郎瞪大眼:「難得耶,忠心為大將的長谷部『大人』,竟然有意見?」


「大人」兩字,明顯加重語氣。


「少諷刺。」打刀瞪了短刀一眼:「只是覺得在合適的季節賞櫻,是可以令主人放鬆心情的重要事。」


「嘿嘿~~」藥研藤四郎偷笑:「你確定你不是要和日本號賞櫻嗎?」


「多事!」


「臉紅呢~~實在很有趣。」在幫手生氣前,藥研藤四郎轉移話題:「大將那邊我會說,趁早購買會有特價這點我知道,反正她最後一定會買,那自然省錢優先。」


到審神喵回來看到連同御手杵一同綁起的博多藤四郎,要好幾分鐘才說出感想(那幾分鐘是用來拍照(笑)):「請問,為甚麼綁的是他們?」


「想主人買新景趣!」


「咦?貓昨天忘了換嗎?」貓咪給了一個令大家吃驚的答案:「昨天已經買啊,下班回來前已買下……」


「咦??」現在換大家吃驚:「但,昨天不見主人換上啊!」


「可能是現世的工作太忙,所以換錯其他。」貓咪攤爪,為證明自己的話,隨即喚出新景趣。


「哇!可以賞花呢!」


「所以,為甚麼要綁起他們?」貓咪繼續用尾巴指着「受害刀」:「明明今天應該綁另一個。」


「欸???」本要去慶祝的刀劍們頓時停下動作,齊齊望向貓咪:「要綁誰?」


「今天是三月三十一……」「日」字還沒說,在場的刀劍們已立正站好,藥研藤四郎馬上發號施令:「夜戰隊,今晚內一定要捉住鶴丸國永,將他有多緊就綁多緊!」


「是!」


「別忘了南海老師啊喵~~」審神喵提醒:「貓明天要上班,本丸的安危要靠你們呢!」


「知道!」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