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O二

甜絲絲的香氣,充斥住本丸。


廚房組今天特別努力,尤其在「偵察」偷吃刀劍方面。


噗。


「呀!讓人吃一口總可以嘛!」「偷襲」失敗,被丟出廚房的包丁藤四郎原地撒野:「你們做了一大堆巧克力,讓我吃一口也不是很過份的要求耶!」


古今傳授之太刀來撿走自己的小戀人,本來想唸幾句和歌,不過很快「自律」地打住,加上,包丁藤四郎哭鬧聲確是很失禮,還是早拖走比較合適。


被香氣吸引而來,還有貓咪。

https://www.facebook.com/

「喵喵喵……」會自動自覺下床、梳洗,下樓走動,顯然是被香氣釣過來的本丸主君在流口水:「是巧克力呢喵……想吃……」


尾巴被揪住。


「給貓!給貓!一顆……一顆就好!給貓呀喵……」有貓被拖走,大家聽着她的哀號聲越來越遠。


「哎呀哎呀。」因為機動問題,而遲了一步的燭台切光忠苦笑:「還想給主人試試味道,再調整一下呢。」


眾刀指向辦公室。


「謝謝各位。」


在近侍刀的「壓力」下,燭台切光忠成功將試味用巧克力交給審神喵時,他們才知道今年大家很有心思地為「小孩子們」其中一個很喜歡的西洋節日做準備。


「除了剛剛說誤買材料用的巧克力外,不少刀劍都買了很多巧克力蛋、兔、小雞,下午開始會準備藏到比賽場地裡,明天早上會有尋寶遊戲。」燭台切光忠詳細講解:「明白到主人不希望在和自己觀念有分野的店購物,今年已成功研究出玩具蛋的製作方法。」


「咦?」


「感謝小豆和次郎先生呢,是他們用酒心巧克力的原理研究出來。」太刀優雅地輕笑:「亦要感謝左文字家和他們的友人支援,小禮物是出自他們的手工。」


「友人是指??」審神喵瞪大眼,尾巴開始燥動,被近侍刀按下。


「歌仙先生、不動君,還有地藏大人。」


連鬍子都腐喵化的貓咪旋即整隻被按趴在桌上,一隻手維持壓制動作的近侍刀臉不改容地感謝燭台切光忠的消息。


「不用客氣,我還有工作要做,先失陪。」此地明顯不宜逗留,燭台切光忠立刻拜別。


「妳這隻壞貓咪,請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份。」太刀剛出門,近侍刀馬上教訓審神喵:「在下屬面前露出奇怪的表情,大家即使再知道妳的興趣,都會帶來不好的印象。」


「是……」貓咪只能乖巧地低頭,以免被漫長的說教折磨,不過很快回復表情:「所以說,明天有很多巧克力?」


「的確。」


貓咪開心地又吃了一口送來的巧克力:「喵~~~實在太好吃呢。雖然髭切買錯要調製的巧克力磚,但,是極品的味道啊喵~~~~不愧是源氏重寶,挑選材料的眼光是貴族等級!貓說的!」


「嘿,確是呢。」藥研藤四郎又吃了一顆,即使不懂分辨,也能嚐試極品的味道:「不過,提醒大將一句,雖然我對髭切大人新的自稱不大高興,但,再稱他為『源氏重寶』對他們來說是一種失禮。」


「喵?」


「既然他們已不受舊日之身份所綁,以妳為重。那就請妳直接將他們稱為妳的刀劍。」藥研藤四郎思索片刻續說:「作為刀劍,有些事會比妳所想更為注重。」


貓咪的腦海浮起很多以前的事,到她「清醒」後,重重地點頭回答一句「是」。


「提醒一句,只限承認妳,也擺脫過去的刀劍才算。」短刀眉毛一挑,換上笑臉:「某些很明顯仍擺出一副高級公務員模樣的傢伙不算。」


「哈哈!」審神喵大笑:「當然呢喵,『貓的刀』這個詞,可不是很隨便可以稱呼他人的便宜貨。」


「妳明白就好。」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