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O三‧五

又來到派好吃又好玩的巧克力蛋的日子。

上年因為審神喵的「私喵原因」,所以沒有從現世買回來。今年嗎?大家早知道要脖子比石頭還硬(只限某些事),而且現世的工作忙碌,又比明石國行還懶的貓咪去買,那個很有趣又甜美的巧克力蛋,根本不可能。

作為刀劍男士,自救,不,自力更生一定懂。

今年的玩具巧克力蛋,就由我們來做!

結果,現在換貓咪非常緊張。

現世的款式吃過好幾次,裡面的迷你玩具已經不知弄丟多少。相對刀劍男士珍而重之地保存他們收到的「禮物」,審神喵自覺完全比不上。任誰也不會想到,現世的事件會令她不想光顧據她所知,「唯一」會出售那種有趣版本的店舖,最後「連累」大家沒機會享受現世有趣的事物。

看到眼前由他們親手製作的巧克力蛋,讓貓咪多少感到內疚。

「嘿,主人,不用客氣呀!」作祭典打扮(呃)的愛染國俊揉揉鼻尖,將懷裡巨型竹籃裡的巧克力蛋放到審神喵面前後,見她沒有反應,催促她快點拆開:「快點看看大家的成果啦!」

「呀……不如先分給大家?」貓咪回過神,朝短刀微笑道:「大家一起吃較開心喵。」

「好!」紅色短刀大笑:「既然是主人的『命令』,我立刻派給大家!阿螢,我們一起分吧!」

「哦。」

「吶呢,我們來幫忙吧!」亂藤四郎開口後,好幾振短刀走出來,不消一分鐘,所有巧克力派分完畢。

「不客氣了!」沒刀劍打算客氣呢,小豆長光調製的巧克力可是極品啊!而且……

很想看玩具!!即使有份幫忙製作玩具的幾位刀劍男士,因為很想知道自己拿到哪一款,所以都迅促拆開包裝、剝開「雞蛋」,拿出玩具後,一面享用巧克力,一面拆開放玩具的「盒子」。

審神喵很意外他們找到合用的「外殼」,忍不住拆開自己的巧克力蛋:「喵,竟然找到放玩具的蛋形殼,很厲害喵!」

「現世的瘟疫已經過了一年多,喜歡手作不同食物、手工藝的審神者和刀劍男士越來越多,所以万屋、商店街等地方販賣以前沒想過的東西也比以前多。」燭台切光忠說出自己的猜測:「當然,一切只是我個人的想法,並不可以代表他們的立場。」

「燭台切很官腔……不過,貓猜是真的喵。」貓咪搖搖尾,像不少刀劍般,一面吃巧克力一面拆玩具。順帶一提,兩個小刀靈早已把巧克力的外層塞進嘴裡,雙手努力扭那個外殼,藥研藤四郎忍不住放下自己那份未拆的巧克力去幫忙,但兩個小刀靈堅持要自己打開。

「哇!成功了!」妍先拆開外殼,小藥很快也成功,兩個小刀靈開心得叫出來:「很可愛!」

有點「意外」,小藥的玩具是迷你、可愛的小動物,至於妍則拿到細小的機械人,手腳還可以活動。

「收下後,可以自由交換喲。」加州清光瞄到兩個小刀靈的玩具,笑着「解圍」:「嘛~最重要是大家都拿到喜歡的東西呢!」

部分刀劍已在互相「欣賞」自己和友人的小禮物,甚至開始交換。

不是主君「所賜」之物,賞玩時心情輕鬆不少,也敢於和其他人「分享」。

「不用呢~」小藥和妍同聲回答,然後開心地把小玩具抱在掌心裡:「很喜歡!」

「呀呀~~」加州清光抓抓頭,回以一笑。

審神喵看看爪裡的迷你幼兒娃娃:「手工很精緻,很意外呢。」

「嗯。」藥研藤四郎收到的「玩具」是銃兵的迷你模型:「很精巧。」

「偶爾讓他們試做有趣的東西,相信是好主意呢喵。」

「對。」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