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O三

正如燭台切光忠的「預告」,星期天是愉快,嗯,應該是,愉快的比賽的一天。無數美味的巧克力已藏好在農地附近的那片叢林裡。地方不算大,有樹木、草堆等等適合隱藏物件的「道具」齊備,加上範圍適中,又方便「成人們」照顧「小孩子們」,比之前用後山附近相對容易迷路的地方,算是安全得多。

「今年你們要嘗試自己去挑戰。」藥研藤四郎蹲下,和孩子們同視線水平:「要加油喔。」

「爸爸今年不和我們一起玩嗎?」小藥兩眼仍有一絲期待。

「今年有特別的設計,所以要你們自己加油。」藥研藤四郎說畢,分別揉揉兩個孩子的頭然後站起來,轉身朝其他「參賽者」大喊:「你們要參加我不會阻止,但若果我兩個孩子因為你們的疏忽等原因,傷到一根頭髮,一定會直接把你們打進手入室!知道沒?」

所有參賽者(小藥、妍除外)立正站好,向短刀敬禮之餘,同大喊一聲:「遵命」。

「Papá 很兇……」妍小聲嘀咕:「只是遊戲啊。」

偵察能力全開的「爸爸」自然聽得一清二楚,他再次蹲下搭上「女兒」的雙肩,認真地說:「注意安全,絕對。」

「你嚇倒孩子們啦喵!」尾巴用力一甩,敲到短刀的頭上,審神喵很快回頭,微笑地向兩個小刀靈開口:「盡情玩吧,貓相信哥哥們會照顧你們呢~~」

這次到審神喵回頭瞄刀劍們一眼時,嚇得他們立正:「是!遵命!」

好恐怖!

比賽的時間並不算長,早飯後集合,和預定一樣,在午飯前完結。過程嗎?以短刀脇差們為首的參賽者們(小刀靈們除外)表示,比出陣還累。

「哇!我不客氣先拿……」厚藤四郎本要搶先拿走樹枝上(已盡量放在較低的位置)的鳥巢裡的巧克力,旋即被輕柔甜美的聲音「擊中」。

例如:

「沒有了嗎?」

「呃……」

「妹妹,我爬上去看!」

「等等!」厚藤四郎立刻制止:「給你們,你們千萬不要去爬樹!」

「可是……厚哥哥不就沒有嗎?」妍撒嬌起來的模樣令直率的短刀臉紅,為搏他們一笑,惟有……

「不要緊!」厚藤四郎拍拍胸口:「看!我已經找到幾個!這個算你們先發現,我只是幫忙拿!」

「嘻嘻~~」妍笑得很高興:「謝謝厚哥哥!」

有刀頭頂噴煙。

「妍……妍小姐很可愛……」

或者:

「哥哥,我爬上去看!」妍把巧克力放到小藥手裡,抱住身邊的樹準備爬上去。

「但……爸爸說過要小心啊……」小藥想制止:「剛剛哥哥們也不准我們爬。」

「他們不在啦。」女孩子要爬樹起來,一樣可以很快。

「哇呀!!」加州清光慘叫,衝上去伸手想拉她下來又不敢:「女孩子爬樹會不可愛!」

「¡Discriminación!」妍喊出一個加州清光聽不懂的單字,而只顧如何「拯救」她的打刀,因沒集中精神地她的話,所以無法以神通力去感知內容。小藥見狀立刻乖巧地「翻譯」說妹妹覺得加州哥哥歧視她是「女孩子」。

「嘛……我只是……」加州清光忍不住想為自己辯護,但大和守安定的責備聲打斷他的話。

「先去抱小主人下來呀!笨蛋!」

「我是甚麼笨蛋?!你慢吞吞來不及過來,找我來發脾氣!」

大和守安定沒氣跟加州清光吵,飛快爬上樹(順便用加州清光的頭借力往上爬(笑),然後朝妍遞上手:「來,請不要爬太高,大家會擔心妳,妍少主。」

「因為是女孩子,所以看輕我?」

「不。」大和守安定馬上回答,但理由要過一會後才能說出:「因為無論是小藥少主和妍少主的本體構造,均和我們不同,一旦受傷,會擔心難以復原。」

「但……」妍指指再上一點的鳥巢,大和守安定會意,笑說代替她去看,如果有找到巧克力就會屬於她。

答案是沒有,不過給妍帶來一個有趣,而且足以讓她立刻乖乖爬回地面的消息:

「裡面有小鳥的小寶寶,如果嚇跑他們的爸爸媽媽,他們會餓死。」

除爬樹外,各種因為爭奪巧克力而造成碰撞,都嚇得刀劍們半死。上年因為有藥研藤四郎同場「較量」,有他保護一對小刀靈,大家稍為放肆也不要緊,但……只有兩個小孩,還要在出發前「要脅」他們時嘛……為免造成「意外」,一方面要保護小刀靈們避免他們受傷,另一方面也要小心自己興奮、心急時的走動而撞倒任何人……總之,各種因為緊急「剎車」等原因造成摔倒、碰撞(總之不撞上小主人們就可以),令他們……嗯,比出陣受更多奇怪的傷。

「辛苦大家呢喵。」一直在旁「欣賞」比賽,審神喵自然知道參加比賽的刀劍男士們經歷了甚麼(笑),所以,除了他們搜集到的巧克力外,她額外拿出一堆現世的零食分給他們作為答謝。

至於勝出者嘛……

當然就是得到大家幫忙的小刀靈們!

恭喜恭喜~~

(可是,聽說妍覺得今天玩得不夠盡興,所以之後拉着薙刀們玩了幾次賽薙刀遊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