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O

「Yeah!新景趣!!!」早上,審神喵在出門前換上剛到手的景趣,馬上引來短刀們的歡呼。

「很好看呢!」亂藤四郎挽起浦島虎徹的手臂:「吶呢,一會兒在這兒約會?」

「當然可以!」

「早上丟國行進水提神的空間變大呢!」

「沒錯呀!」

貓咪聽着短刀為主的刀劍七嘴八舌地討論新景趣的作用,冷不防傳來一句:「聽說……會有蚊子……抱歉……」

「咦??」全場齊聲回頭。

「對不起……」五虎退縮回老虎s的背後:「因為擔心老虎們,所以……打擾大家,很抱歉。」

「原本覺得這風景不錯耶……」亂藤四郎不自覺摩擦手臂:「好像感到癢呢……」

「蚊子……會怎樣?」

「會吸血啊!」話題似乎歪掉。

「喵,等等啊……」貓咪舉爪:「本丸一直有水池啊,如果有蚊子早有啦。」

有幾振短刀輕聲表示認同,但被嚇怕的亂藤四郎卻「補充」:「吶,但這個水池太很多呢!」

「嗯嗯,也是呢……」

「喂啊喵……」審神喵正要說幾句,卻被扛起:「喵呀!」

飛~~~~

「大將,再不走就遲到啊!」藥研藤四郎輕笑:「六月的第一天就遲到,以後的日子會很難捱。」

「可憐的」貓咪垂頭喪氣地「爬」去現世上班。

確定丟貓完成,近侍刀回到剛才的大水池旁,因現前的情景呆住。

不過是一轉身嘛,突然多一堆防蚊,甚至捕蚊用品?我們本丸裡原本有這種東西……Ok,「元兇」,果然……

「痛痛痛痛痛……」博多藤四郎按住被拉痛的耳朵:「藥研哥哥欺負人呀!」

「賺大家和兄弟們的小判的小鬼,沒資格批評我!」藥研藤四郎不打算放過他,「魔爪」又一次伸過去:「快從實招來!!」

(刪)貪錢的(/刪)的短刀怪叫一聲退後幾步:「身為Japan businessman,早有準備是正常投資!哇呀!縮回你的手呀!好恐佈呀~~~」

幾番「逼供」,終於令他吐出真話,原來早在公開景趣資料開始,已有不少審神者說這個景趣可能會養蚊蟲。之後,在審神者們陸續拿到這個菖蒲景趣,令「蚊患」的傳言越演越烈。博多藤四郎憑着對「傳聞」的敏銳觸覺和分析能力,很早已進一批相關用品,趁機略為抬價出售。

順帶一提,因為傳聞的關係,万屋早已沒貨賣(笑)。

「真是啊!又沒賺多少,我保證啦!之後万屋新貨推出時,一定會變貴!」博多藤四郎不怕死作出宣告,差點又被揍。

藥研藤四郎懶得理他,心忖以往所有景趣也不見有蚊,他要怎樣鬧就隨他。

反而是,當晚審神喵回來,看到庭院有一堆捕蚊黏板時大發雷霆:「全部拆掉丟掉!!這些全是害人不淺的東西喵!!」

「吓?」

「捕蟲的黏板,黏的還會有小鳥和其他生物!」貓咪「身先士卒」去拆,大家見狀馬上跟隨:「黏上會逃不掉,輕則活活餓死,重則掙扎時撕裂身體而慘死!」

所以黏板被拆走,捕蚊燈那些雖然可以保留,但貓咪似乎對大家的「恐懼」完全不理解:「喵,你們都是刀劍男士,為甚麼要怕耶?」

「咦?為甚麼問為甚麼?」

「就算是人身……」審神喵上下打量眼前幾振短刀:「始終都是刀劍變成,是玉鋼做……喵,你們覺得蚊子的針可以叮得進你們的皮膚嗎?」

有短刀頓時覺得未來的生意一片灰暗。

不過嘛……

「所以說,蚊子不會挑我們來吸血?」可愛的秋田藤四郎眨眨眼反問。

「對啊喵。」

「因為我們是刀劍?」

「嗯!」

現在換刀劍們一同上下打量貓咪。

「喵?」

「吶……主人。」亂藤四郎開口:「全本丸,好像就只有主人不是刀劍……」

有貓臉色突變。

如果,真的有蚊子的話……

「博多,我記得你有驅蚊液、蚊香……」藥研藤四郎急步匆到今早被他欺負得很慘的短刀面前:「請全部賣給我。」

「……啊……」發現生意出現曙光的短刀笑起來:「謝謝惠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