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八‧五

第二天清早,藥研藤四郎按照貓咪的指示,拿了一疊碎布到粟田口的房間:「這是大將的『命令』,請大家用這些布做一堆符合你在正在用的紙牌的卡套。」

「咦??」粟口田的房間,一早就傳出怪叫。

「是命令。」近侍賊笑:「大將是這樣吩咐,布可以隨便用,交錯拼合也可以,要比卡牌的數量多,等日後和其他人玩的時間,大家可以挑選合心意的款式用。她有說,若是喜歡,儘管做幾個做自己專屬的卡套遊戲時用。還有,提醒各位要最少給她留一個。」

「所以,可以做一個可愛的卡套送給主人嗎?」亂藤四郎的問題,直接令整個話題走上奇怪的方向,再變成手工藝「比試」只是轉瞬間的事。

藥研藤四郎懶得管他們,丟貓後就回辦公室工作,心忖反正不會像昨天般變成大混戰大可不理。

完全少看他們!

當審神喵下班回本丸,看到掛在樹上隨風搖擺的一排刀劍時,臉色比昨天更陰沉。

「解釋。」

如果只掛鶴丸國永一隻,貓咪大概只會拍爪,笑着問今天他「又」做了甚麼「好」事,可是嘛,今天不只他一隻。

「哈哈哈。」

「主殿,救我!!遊戲結束後,他們不放我下來!」掛在枝頭上的某隻鳥不斷甩,然後在枝頭上打轉。

「鶴,堅決要求要吊起來的是你,請你乖乖待着。」在樹下的一期一振冷酷無情地代答。

「你還敢說!!身為遡行軍竟然假扮審神者,說我是遡行軍?」鶴丸國永掙扎得更厲害:「可惡呀!」

「到底……發生甚麼事?」審神喵無法再板起臉,只能扶額低聲發問。

「簡單一句:天黑請閉眼。」

「喵?」貓咪揮揮爪:「除鶴丸外,其他先放下來……」

「為甚麼要排擠我?」白色的鳥怪叫:「吊起來是遊戲的傳統!審神者頻道也是這樣玩!」

貓咪望向近侍等解釋。

「亂找資料時看到,有本丸把他們玩這卡牌遊戲的情況上網直播,他們確會吊人,審神者除外。」

審神喵感無力,指向另一位:「膝丸不會是髭切的傑作吧?」

「對,他和一期兄一樣,用『狼』冒充『預言家』,先殺掉真『預言家』,然後開心地掛膝丸先生。」

「哦。」

「……小狐丸呢喵?」

「三日月大人的意思,本來是三日月大人被掛,但小狐丸大人說要代替他,之後就因為要賞狐狸……」

「……」

看到還有其他刀,貓咪打算繼續問,但被「那振刀」打斷:「主子,喜歡我剛剛掛在上面的模樣嗎?如果喜歡,我可以回到上面~~~啊~~~」

一貓一刀額上立刻冒汗,太鼓鐘貞宗和物吉貞宗立刻擋住他們家的打刀。

「這位該不會……?」

「大將,不用『該不會』,妳大可直接問。不。」藥研藤四郎搖搖頭:「還是直接告訴『您』較好,龜甲先生成為本丸裡第一個直接翻牌自爆等被掛的『敵人』。」

「藥研,你換了很多次詞語。」

「主子~~~」

「把他吊回,不,還是押他回房,今晚不准出門喵!」被打擾的貓咪立刻下令。

「嘻,放置play,主子的喜好真……」一短刀一脇差合力按住打刀的嘴巴拖走。

喵的,果然無法跟上他的思維。

「可以繼續。」貓咪現在很想撞牆,片刻又搖頭:「貓還是先回房梳洗。今晚內不要放鶴丸,貓要冷靜一下。」

「是。」

到審神喵洗香香,冷靜地離開浴室後,終於可以靜下來聽近侍的「匯報」。

「簡單說,亂找到那遊戲也叫『天黑請閉眼』,也發現有不同的版本。」藥研藤四郎苦笑:「然後鶴丸先生說,改成遡行軍等等,更符合我們刀劍男士的身份,之後嘛,很快變成吊人遊戲。」

對照表如下:

狼人=遡行軍

預言家=審神者

妖狐=檢非遺使

背德=史學家

獵人/守衛=刀劍男士

女巫=刀匠

審神喵很欣賞他們的創意(掛刀除外),覺得讓他們繼續玩亦沒問題,只是,吊人方面……她不想理也不想管。

「藥研,他們要玩,貓相信管不了喵,但請不要找貓去玩。」貓咪甚麼都不想理:「被吊起來很可怕。」

「放心,妳不會有事。」短刀突然笑起來,佻皮的眼神裡帶有一絲笑意:「因為,本丸沒繩可以負擔妳的重量。」

「……去死!!」

貓咪的胡思亂想完全被打斷,現在只剩下揍刀的想法和行動。

「哈哈,捉到我再說,大將。」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