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八

事情嘛,可以說由一件無聊得很的小事開始。


審神喵沉迷網絡,呃,只說她一個實在不公,畢竟完全「繼承」她的喜好的刀劍比比皆是。總之,就是不好又浪費時間(還有金錢)的習慣。


「貓,是時候休息。」


「再看一會喵,貓和網上的人正在玩。」


藥研藤四郎聽後多少感不滿,除了明早會貪睡要踹出床外,精神不足會一面喊不舒服一面上班的事,他沒少看過。見她越「玩」越緊張,不知不覺間「洩露」幾句不滿:「只顧着玩,明早肯定又不願起來。」


「喵?藥研說甚麼?」貓的耳朵很靈敏,尤其是聽到別人說自己壞話的時候。


「甚麼也沒。」藥研藤四郎鼓起腮別過頭,心忖明明聽到就不假裝沒聽清。


「真是啊……貓答應和別人玩完這局嘛……」現在到貓咪扁嘴:「沒想到到現在還欠一隻狼未找到,妖狐也不肯定死了沒。」


「咦?」甚麼狼、妖狐?若非身在本丸,短刀可能以為她受到「敵襲」:「甚麼來呀?」


貓咪朝他招爪,藥研藤四郎從地上爬起走過去看。


一大堆文字。


這叫遊戲?


勸阻審神喵關電腦的心情,被好奇心取代。貓咪趁機介紹為調整適合論壇可以輕易「遊玩」的遊戲玩法。


「不過是機率遊戲嘛。」聽到大部分時間雖要依賴系統的「AI」,甚至更像隨機安排,藥研藤四郎輕聲抱怨,立刻換貓咪的反駁:「很刺激呀!藥研不懂不要亂說喵!」


「呃……」


「再說,貓想玩『原始版』。」貓咪眨眨眼:「真正的鬥智遊戲,可惜呢,現在沒以前那樣流行,所以不易買到呢。雖然嘛,最主要就是幾張卡牌,和遊戲說明書,不同版本有不同玩法,但基礎規則不變,只要知道,我們做幾張卡牌就可以玩呢喵。」


藥研藤四郎的好奇心和興趣全被挑起,不過,也無改他要捉貓去睡覺的決心,趁審神喵努力回憶遊戲玩法等事時,輕易扛起直接丟上床。


「都說再一會兒喵!」


「沒有『再』!」藥研藤四郎「居高臨下」盯着貓咪:「身體稍為好一點就想熬夜,在公在私都不容許!」


之後,引發現在的「事件」。


「喵……貓想聽一下解釋。」下班回本丸的貓咪看到一堆短刀頂着「輕傷」的標記,記得沒安排出陣遠征等工作,禁不住「質問」。


「吶,是主人說想玩那個遊戲,大家就去查資料,然後做卡牌呢。」


Ok,所以呢?


「我有看過其他本丸的討論!」厚藤四郎握拳:「制定謀略、欺敵,簡直是最好的教學工具!」


「厚哥哥!你自己偷看牌還敢說?!」


「我沒偷看,只是偵察敵情!」


「喵?」審神喵打斷他們的爭吵,先丟那堆短刀進手入室,再「審問」,很快知道前因後果。


自製卡牌是真,但,極短和三振極脇一起玩的結果,就變成無視規則、玩法的偵察比賽。


靠牌背後的紋理、摺痕,認出對手拿甚麼「角色」,果然很「極短」和「極脇」的玩法。


「後來有請刀匠依樣打造鐵片貼在後面掩飾。」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可是,仍然無用。」


貓咪呆住:「你們這班笨蛋……」


「咦?」


「貓有一個方法,明天才教,以免你們今天再打起來。」審神喵聳聳肩:「反正貓要找材料,明天交給你們自己準備。」


只是玩狼人殺,需要用上奇怪的「偵察」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