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八

事情嘛,可以說由一件無聊得很的小事開始。

審神喵沉迷網絡,呃,只說她一個實在不公,畢竟完全「繼承」她的喜好的刀劍比比皆是。總之,就是不好又浪費時間(還有金錢)的習慣。

「貓,是時候休息。」

「再看一會喵,貓和網上的人正在玩。」

藥研藤四郎聽後多少感不滿,除了明早會貪睡要踹出床外,精神不足會一面喊不舒服一面上班的事,他沒少看過。見她越「玩」越緊張,不知不覺間「洩露」幾句不滿:「只顧着玩,明早肯定又不願起來。」

「喵?藥研說甚麼?」貓的耳朵很靈敏,尤其是聽到別人說自己壞話的時候。

「甚麼也沒。」藥研藤四郎鼓起腮別過頭,心忖明明聽到就不假裝沒聽清。

「真是啊……貓答應和別人玩完這局嘛……」現在到貓咪扁嘴:「沒想到到現在還欠一隻狼未找到,妖狐也不肯定死了沒。」

「咦?」甚麼狼、妖狐?若非身在本丸,短刀可能以為她受到「敵襲」:「甚麼來呀?」

貓咪朝他招爪,藥研藤四郎從地上爬起走過去看。

一大堆文字。

這叫遊戲?

勸阻審神喵關電腦的心情,被好奇心取代。貓咪趁機介紹為調整適合論壇可以輕易「遊玩」的遊戲玩法。

「不過是機率遊戲嘛。」聽到大部分時間雖要依賴系統的「AI」,甚至更像隨機安排,藥研藤四郎輕聲抱怨,立刻換貓咪的反駁:「很刺激呀!藥研不懂不要亂說喵!」

「呃……」

「再說,貓想玩『原始版』。」貓咪眨眨眼:「真正的鬥智遊戲,可惜呢,現在沒以前那樣流行,所以不易買到呢。雖然嘛,最主要就是幾張卡牌,和遊戲說明書,不同版本有不同玩法,但基礎規則不變,只要知道,我們做幾張卡牌就可以玩呢喵。」

藥研藤四郎的好奇心和興趣全被挑起,不過,也無改他要捉貓去睡覺的決心,趁審神喵努力回憶遊戲玩法等事時,輕易扛起直接丟上床。

「都說再一會兒喵!」

「沒有『再』!」藥研藤四郎「居高臨下」盯着貓咪:「身體稍為好一點就想熬夜,在公在私都不容許!」

之後,引發現在的「事件」。

「喵……貓想聽一下解釋。」下班回本丸的貓咪看到一堆短刀頂着「輕傷」的標記,記得沒安排出陣遠征等工作,禁不住「質問」。

「吶,是主人說想玩那個遊戲,大家就去查資料,然後做卡牌呢。」

Ok,所以呢?

「我有看過其他本丸的討論!」厚藤四郎握拳:「制定謀略、欺敵,簡直是最好的教學工具!」

「厚哥哥!你自己偷看牌還敢說?!」

「我沒偷看,只是偵察敵情!」

「喵?」審神喵打斷他們的爭吵,先丟那堆短刀進手入室,再「審問」,很快知道前因後果。

自製卡牌是真,但,極短和三振極脇一起玩的結果,就變成無視規則、玩法的偵察比賽。

靠牌背後的紋理、摺痕,認出對手拿甚麼「角色」,果然很「極短」和「極脇」的玩法。

「後來有請刀匠依樣打造鐵片貼在後面掩飾。」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可是,仍然無用。」

貓咪呆住:「你們這班笨蛋……」

「咦?」

「貓有一個方法,明天才教,以免你們今天再打起來。」審神喵聳聳肩:「反正貓要找材料,明天交給你們自己準備。」

只是玩狼人殺,需要用上奇怪的「偵察」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