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八

事情嘛,可以說由一件無聊得很的小事開始。

審神喵沉迷網絡,呃,只說她一個實在不公,畢竟完全「繼承」她的喜好的刀劍比比皆是。總之,就是不好又浪費時間(還有金錢)的習慣。

「貓,是時候休息。」

「再看一會喵,貓和網上的人正在玩。」

藥研藤四郎聽後多少感不滿,除了明早會貪睡要踹出床外,精神不足會一面喊不舒服一面上班的事,他沒少看過。見她越「玩」越緊張,不知不覺間「洩露」幾句不滿:「只顧着玩,明早肯定又不願起來。」

「喵?藥研說甚麼?」貓的耳朵很靈敏,尤其是聽到別人說自己壞話的時候。

「甚麼也沒。」藥研藤四郎鼓起腮別過頭,心忖明明聽到就不假裝沒聽清。

「真是啊……貓答應和別人玩完這局嘛……」現在到貓咪扁嘴:「沒想到到現在還欠一隻狼未找到,妖狐也不肯定死了沒。」

「咦?」甚麼狼、妖狐?若非身在本丸,短刀可能以為她受到「敵襲」:「甚麼來呀?」

貓咪朝他招爪,藥研藤四郎從地上爬起走過去看。

一大堆文字。

這叫遊戲?

勸阻審神喵關電腦的心情,被好奇心取代。貓咪趁機介紹為調整適合論壇可以輕易「遊玩」的遊戲玩法。

「不過是機率遊戲嘛。」聽到大部分時間雖要依賴系統的「AI」,甚至更像隨機安排,藥研藤四郎輕聲抱怨,立刻換貓咪的反駁:「很刺激呀!藥研不懂不要亂說喵!」

「呃……」

「再說,貓想玩『原始版』。」貓咪眨眨眼:「真正的鬥智遊戲,可惜呢,現在沒以前那樣流行,所以不易買到呢。雖然嘛,最主要就是幾張卡牌,和遊戲說明書,不同版本有不同玩法,但基礎規則不變,只要知道,我們做幾張卡牌就可以玩呢喵。」

藥研藤四郎的好奇心和興趣全被挑起,不過,也無改他要捉貓去睡覺的決心,趁審神喵努力回憶遊戲玩法等事時,輕易扛起直接丟上床。

「都說再一會兒喵!」

「沒有『再』!」藥研藤四郎「居高臨下」盯着貓咪:「身體稍為好一點就想熬夜,在公在私都不容許!」

之後,引發現在的「事件」。

「喵……貓想聽一下解釋。」下班回本丸的貓咪看到一堆短刀頂着「輕傷」的標記,記得沒安排出陣遠征等工作,禁不住「質問」。

「吶,是主人說想玩那個遊戲,大家就去查資料,然後做卡牌呢。」

Ok,所以呢?

「我有看過其他本丸的討論!」厚藤四郎握拳:「制定謀略、欺敵,簡直是最好的教學工具!」

「厚哥哥!你自己偷看牌還敢說?!」

「我沒偷看,只是偵察敵情!」

「喵?」審神喵打斷他們的爭吵,先丟那堆短刀進手入室,再「審問」,很快知道前因後果。

自製卡牌是真,但,極短和三振極脇一起玩的結果,就變成無視規則、玩法的偵察比賽。

靠牌背後的紋理、摺痕,認出對手拿甚麼「角色」,果然很「極短」和「極脇」的玩法。

「後來有請刀匠依樣打造鐵片貼在後面掩飾。」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可是,仍然無用。」

貓咪呆住:「你們這班笨蛋……」

「咦?」

「貓有一個方法,明天才教,以免你們今天再打起來。」審神喵聳聳肩:「反正貓要找材料,明天交給你們自己準備。」

只是玩狼人殺,需要用上奇怪的「偵察」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