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三‧五

~~一期一振‧鶴丸國永~~


「喂,一期。」鶴丸國永戳一期一振:「就算你再生氣,現在也沒教訓主殿的理由。」


「若非是深夜,讓弟弟們看到那張春圖可不是道歉可以了事。」


鶴丸國永翻着不知第幾次的白眼。


拜託,你那些弟弟們真人實戰看得比你多好嘛。好的,某一個除外。


「要找一個合禮數的方式提醒主殿……」


白色太刀心忖:你已想了兩天,要想早想到,所以忍不住吐槽:「喂,一期,為那種小事記仇兩天,會不會太小氣?」


一期一振感驚訝,然後急忙澄清說只是為大家的「安寧」着想,而非有意冒犯主殿。


「會覺得被冒犯就直接跟她說。」鶴丸國永擺擺手:「那圖雖然很驚嚇,但肯定是主殿和小藥鬥氣時不小心按到。一期也看得出來吧?主殿之後在回覆的反應很亂,完全沒有平日的風格。」


一期一振沉默下來,此事他當然有發現。


鶴丸國永補充:「搞不好啊,是他們兩夫妻玩鬧時,小藥研不小心按到。喂,如果像我猜測,一期你追究可是會令小藥研尷尬。」


身為長兄本要為弟弟辯護,惟轉念想到追問下去結果只會更難看,惟有放棄。萬一,若果是萬一,那隻鶴估計正確,和對方……不,日後無論和主殿或那個弟弟相處會比現在尷尬。


「其實,有事我不懂啦。」鶴丸國丸露出標準「準備搞事」的壞笑。


「嗯?鶴有甚麼不懂?」一期一振挑眉。


「我說嘛……一期……」鶴丸國永綻放一個大大的笑容,肯定,可以肯定準備「挑戰」對方的「底線」/「理智的極限」:「為甚麼你對那張無聊的畫特別執着?」


一期一振臉紅至噴煙。


「想玩可以說啊,反正只看畫很無聊,實際玩大概很有趣。」鶴丸國永作出自殺式發言。


很想撲過去,雖然大部分弟弟今天都到茶室「上課」,但……


叩……


「少主們好像快下課,不如我們去拿果汁和點心過去和他們一面玩,一面吃。」


「呀……困在房間裡太無聊,大家一起出門走走!鍛練身體!」


隔壁房間很快清空,相信短時間內不會有人回來。


「鶴,你剛剛說甚麼?」現在換一期一振壞笑。


「就請一期給我驚喜。」


快到達粟田口房間的近侍親眼見證兄弟們「撤退」的畫面,從他們臉上的表情看來,他們的房間暫時不宜接近。


「藥研哥哥,來找我們?」走在前面的前田藤四郎開口。


「呃……想找……總之找人幫忙整理文件。」等級已到最高,能力自然較強,藥研藤四郎隱隱聽到不遠處正開始「遊戲」。


「我過去幫忙就可以。」前田藤四郎補充:「拿果汁給少主們飲用後就會過去。」


「我拿。」骨喰藤四郎插話。


「就由我們拿吧!」鯰尾藤四郎輕笑:「前田你就去幫藥研,我們跟小主人們玩!」


「麻煩兩位哥哥。」


「說甚麼耶,小主人們是大家的小主人們,當然要一起照顧他們!」鯰尾藤四郎揮揮手,拉上骨喰藤四郎離開,後面跟着走的厚藤四郎加快腳步,說要趁休息時間和小刀靈們玩策略和體能並重的遊戲。


「那今天就拜託前田。」


「不客氣。」前田藤四郎點點頭,兩人感受到不遠處的「氣氛」,立刻急步往辦公室走:「今天大家會照顧少主們,不會讓他們亂跑。」


「……謝謝。」


藥研藤四郎想知道,這幾天本丸到底發生甚麼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