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三‧二

忍不住去「挑戰」,又何止是「老爺爺」?呃,不,其中一個大概也算前面提的「年紀」,不過嘛,建議的是另一人。

~~石切丸‧笑面青江~~

「主人竟然丟出如此『難題』。」笑面青江苦笑。那張照片介紹的特別姿態,單是想像已覺得溫暖無比;屬於自己的御神刀大人,身材遠比自己高大、強壯,就算是平日很簡單的擁抱已叫自己心醉……若然是如照片所說的「抱」……感覺一定更深。嗯,是名副其實的「深」,包含所有意義。

問題嘛,要怎樣「請求」那種比木頭更木頭的傢伙。

頭痛。

「到底要怎樣開口……」一直靜靜坐在一角玩電話的大脇差苦笑,直接說鐵定不行,那傢伙大概會嚇一跳,然後會教訓自己。

如果是那種「特別的」「懲罰」,他絕對無任歡迎,但超過九成機會是真正的責備,被說教一小時以上,或者被逼接受除穢神事的情況,他可不想面對。

「想做……」

「似乎聽到夫人許願,請問可以說清楚嗎?」

「哇呀!!」自言自語被目標刀劍聽到,笑面青江嚇得彈起來再倒退幾步:「沒……沒沒沒……呃……」

御神刀的笑容和平常一樣溫譪,惟眼神猶如出陣時銳利。

「夫人既有所求,為何不願直說?」

難道直說你是木頭不懂情趣嘛……

笑面青江維持淡淡的笑容,努力裝沒說過甚麼。

「相信青江有存下主殿傳的春畫。」石切丸以溫和的語氣說出讓對方炸開的事:「請問可否讓我一看?」

笑面青江過了幾分鐘才有辧法開口回應:「為……為甚麼你會知道?」

記得他當時正為在看主人放在書房裡,有關現世不同靈學的書,並整理相關資料,預備日後討論用。

「你們方才讓電話響過不停,我擔心是否出現緊急情況,所以曾打開訊息來看。」石切丸的笑容依然溫柔,表情沒任何變化:「只可惜,未及按下主殿傳送的畫像,已見被刪除。」

「既……既然沒看到,為甚麼我這位御神刀大人會說……肯定地說是春畫?」明明心裡很高興,但笑面青江繼續嘴硬。

「會讓大家認為主殿會憑畫偷看,青江,相信本丸裡所有人都會明白是怎樣一回事。」

審神喵的腐腦袋可是得全本丸認證(笑)。

笑面青江洩氣:「就知道難以瞞過我這位御神刀大人,可是,你為甚麼猜到我有存檔?」

石切丸笑起來,蹲下去戳了對方的額頭一下:「青江,有關你的興趣,我不用猜都會知道。請讓我一看。」

結果比想像中順利,笑面青江傳春畫給對方,石切丸看到後,臉上的笑容可以用「燦爛」去形容:「青江想模仿?」

笑面青江的臉以符合他的機動速度紅起來。

「只是,今晚不行。」石切丸揉揉伴侶的頭:「請予我一、兩天時間作準備。」

「咦?」前幾秒以為「成功」的大脇差呆住。

石切丸像是知道他的心事般搖搖頭,之後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房間牆壁較薄,若我在牆上對青江施力,怕大家都聽到。」

呀……忘記了!

笑面青江現在只想找地洞鑽。怎可能忘記最基本的事耶?

「請讓我找合適的墊材作緩衝,在此之前,還請青江忍耐……」

「笨蛋。」

「噯呀?難道青江不介意?」

「才不是!」笑面青江秒回,然後遞上雙手環上對方的脖子:「現在,像平日那樣也可以。」

「既然是夫人的願望……」石切丸橫抱起他的大脇差:「那唯有遵從。」

「嘻。」

P.S:到石切丸完成「改造」牆壁,是兩天後的事(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