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三‧一 (R-18)

審神喵和近侍刀「爭執」後,某件事就開始「發酵」,現世腐「女」們的「特別心得」,對「活」了百年千年的刀劍來說,有時嘛,也是一件很新鮮的事。

~~小狐丸‧三日月宗近~~

「嘻,小狐……」三日月宗近帶笑靠上他的狐狸:「剛剛小姑娘給了一個好主意我這個老爺爺呢,可惜小狐沒看到就被delete。可惜……不,有用大家教的方法截下來,要看嗎?」

野性直覺叫小狐丸覺得那絕非好事,很自然警戒地望向對方。最近手合被打得很慘,若非這幾天換上其他人,相信自己今天又被打至難以還手。

即使會被說成落井下石,小狐丸亦不由得感謝明石國行的犠牲。

「噯呀……小狐太認真的表情,並不符合此刻風情。」三日月宗近無視伴侶的「意見」,在電話上戳幾下,然後轉給對方看:「小狐認為是否值得一試?」

噗!

大狐狸的頭頂噴出蒸汽。

「三日月……把此等……的圖,妄加在飼主大人身上,小心被外人聽到而生麻煩。」

三日月宗近笑起來:「到底是否『妄言』,就請小狐親眼確認。」

圖片雖被審神喵刪除,但之後的留言由於絕大部分是屬於其他刀劍,貓咪再厲害也無法叫他們全部刪除(而且她亦沒下此命令),小狐丸自然能憑他們的對話推理出,剛才天下最美的一位所說的話是事實。

「小姑娘喜歡BL,小狐應算了解……」藍色太刀推波助瀾,重新打開充滿色情描述和圖解的圖片:「畫中人,都是男人。」

「被狐狸吞食的感覺,相信很interesting。」三日月宗近勾起小狐丸的下巴,藏有新月的雙眼盡是媚態:「小狐,今晚換你盡情展示實力……」

小狐丸吞了一口涎液,聲音開始沙啞起來:「狐狸咬人絕不會留情。」

「請。」

小狐丸很快扯掉三日月宗近的寢服,順道自己脫清光,然後直接壓他到旁邊的牆上。

「窗……小狐想看兩個月亮?」

「另外兩面牆旁邊有人……」小狐丸在三日月宗近的耳廓輕咬一口:「只能我知道,腿分開……」

雖然有「請」對方擺好姿勢,但小狐丸同時以圖片的方式強行打開三日月宗近雙腿,不過,暫時未如圖所繪畫那樣封鎖他的雙手。

步驟很重要,再焦急也需要先讓對方放鬆。

……等等。

「嘿……」原來如此嗎?小狐丸心裡在偷笑,趁對方沒注意,壓到對方背上之餘,在他的耳邊悄悄話:「獵物自動獻身,小狐自不客氣。」

「希望可讓我見解你的真正實力……」

「這自然。」用手簡單輔助,一下插入伴侶的身體,雙手壓制對方的雙手,開始今晚的「獵食」。

「啊……」

無論是「壓制」的一方,還是被「壓制」的一方都是全新體驗。小狐丸小心使力,以免弄傷對方。那個所謂「強逼」的體位,其實需要兩人配合,否則很容易受傷,隨時令對方的頭直撞牆上。然而,可以肆意在對方美麗的後背親吻、磨蹭,又可隨意枕上或嚙咬伴侶的肩膀,對小狐丸而言,實在是莫大的享受。

對三日月宗近而言,這個姿勢就只能完全放自己去感受對方的一切。完全被對方包圍、擁抱的感覺,身邊就只有對方的味道,遠遠比平日的交歡令他神交。

「今晚,你會無法逃。」

付喪神,尤其是狐狸的體力可是很好,就算做了一次,還可以繼續。

夜,還很漫長。

惹上狐狸就要承擔「後果」。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