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四‧五

藥研藤四郎是被拖下床而醒。


咳,如果要「如實描述」,當時的情況,是貓咪意圖拖一振熟睡的短刀下床,但因為短刀天生的高偵察,所以在落地前醒來,清醒地單手按住地面穩定身體再站起來,並沒有摔下床。


以上內容,是根據某要求不具名短刀的詳細陳述。


而依照他的說法,當他起床時看到是已換上外出服的審神喵。


「是貓叫藥研起床呢喵!」


「哈哈。」


「再笑不帶你出門!」


極短用極短的速度更衣出門是易事,總之今天他們出門時雖然只看到部分習慣清晨起床修行的刀劍,但因為某貓咪的所作所為,吵醒全部刀劍。


大清早換上陽光燦爛又炎熱的夏天景趣,根本無法睡覺!!(沒錯,包括明石國行。)


「其實,我有一事想問很久。」巴士上,並排而坐的一貓,咳,一人一刀看着窗外的景色呼嘯而過,「欣賞」一段時間後,短刀忍不住悄聲問:「為甚麼不直接在那邊出去?」


「因為貓沒在那邊有固定的通道啊。」審神者眨眨眼:「而且,在安全、熟悉的地方進出很重要。」


「呀,原來如此。」


早餐是混合多國特色的米粉、麵包和煎蛋等食物,飲品在短刀的「眼神提示」下,大家也點了熱飲。


「這個麵很好吃!」藥研藤四郎瞪大眼:「無論質感和味道也很棒!」


「改天買一些回去?」審神者點頭:「這個叫『米粉』,是一個叫……直接說國名不知會否違反守則?喵,總之,是很特色的食物。雖然東亞一帶也有類似的食物,但每個國家做出來的味道和口感也不同喵。」


「說國家名不會違規吧?」


「可是,不就表示貓不是那個國家的人嗎?」審神者側頭:「貓記得上面的要求看起來不嚴格,但只要有關新聞等明顯會帶出審神者資料的內容,都會被隱去,以免刀劍們猜到他們審神者所屬的國籍和時代。」


「前者我相信還好,但後者確是他們擔心的問題。」吃飽的短刀往後靠,大口喝美味的蜂蜜茶:「傳聞他們在不同時代、國家,甚至不同『世界』去招募審神者,但因為工作上要有一定的互動,即使在『分區』上會有所有分隔,但也限制所有人接觸到彼此時間,呀,可以說是世界線的資訊。音樂等等還好,但新聞那類會即時發現身份、時代的事,就會模糊基本資料才顯示。」


「藥研很了解呢喵。」


「不是貓咪就請不要扮貓。」短刀對那個叫米粉的東西的背景其實興趣不大,以後懂得買就好,反正他會限制她買的量,所以改為調侃「貓咪」:「妳工作時不可能像現在一樣喵喵叫。」


「不,貓會啊!」審神者飛快回覆:「雖然沒現在般明顯,但同事們早習慣貓會喵喵叫。」


「吓?」


「不值得吓吧?」


是不值得喵好嘛,妳,是在工作!


類似的對話在午餐時間出現,不過嘛,這次短刀有學乖,為了可以吃飽(因為現世時間,付錢會是審神者),不敢多說,所以得到審神者的獎勵:可以吃一口她的三文魚沙律的三文魚。


沒錯!終於不是塞一堆菜給他,而是魚!要一隻貓咪(?)放棄魚很難唷。


在本丸眼裡的一貓一刀正愉快地吃吃吃時,本丸裡面也不遑多讓。原因?很簡單。


「小老虎!」五虎退第一個發現:「很久……很久沒見,請問,是否惹小老虎生氣,所以沒來啊?對……對不起。」


小老虎努力搖頭說不。


「啊,是他?」地藏行平走上前抱起小老虎:「身上擁有神明的氣息,吾仿似曾在政府工作時,見過有來報到的審神者供奉此神。請問他是否在這本丸裡受供奉?」


「不是呢!」亂藤四郎聽到五虎退的話而出現:「可能是不知哪一位審神者留下來的小老虎,以前的小廟很破落,最後我們幫忙整理後就常常來玩呢!來,零食條~~」


小老虎開心地吃亂藤四郎餵的肉湯,地藏行平多少感尷尬,但很快想起重要的事。


「今天吾記得是舊曆六月……昨天是他的生辰。」


「咦?」全場叫出聲,並且很快作了一個好玩的決定。


「反正主人和藥研哥哥會出一整天門,我們替小老虎辦生日會好嗎?」


「祭典,當然贊成!」


「生日要有慶祝會,亂想得很周到!」


「吶,今天給你辦生日會好嗎?」


小老虎用力點頭。


因為熟知小老虎喜歡的食物,所以其他刀劍包括燭台切光忠很快答應,各種雞蛋所做的食物、甜品通通「出爐」。


今天的猫丸,是一個滿滿雞蛋的本丸。


而且嘛,直到貓咪和近侍回來,也是滿滿吃清光的雞蛋。


「晚飯……」一貓一刀呆住。


「吶呢?主人沒和藥研哥哥吃飯才回來嗎?」亂藤四郎放開手裡的小老虎:「糟了……」


因為以為貓咪不回來吃飯,所以今天沒留雞蛋食物。


會以為她不回來吃飯的原因很簡單,是有貓拐刀到晚上九時多才回來,而且今早出門也沒通知,亦沒傳訊息說會回來。


「我是陪大將出門工作。」藥研藤四郎抓抓頭,只能苦笑。


「就等我為主人和近侍準備簡餐!」氣氛一時變得尷尬,燭台切光忠帥氣地掃了下前額的頭髮,逗大家一笑:「如果主人不嫌棄要吃即食麵,十分鐘內保證可以有豐富的兩碗麵!」


「拜託燭台切呢!」


今天貓咪和短刀的晚餐是即食麵,貓咪很高興,但短刀就……


以前是貓咪親自煮給他吃,今天卻……


相比今天吃到豐富食物,還是比較想吃極罕有會入廚,貓咪親爪煮的食物。


被人搶走機會,可惡。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