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二

「大變態!安定欺負我!!」加州清光從特命調查的戰場一回來,就拉住審神喵的衣袖:「安定很壞!他聽到我想回來幫忙就故意丟『一』!」

喵,的確呢。

「大變態,幫我教訓他!」

「好像不大好呢喵。」

「呀~~為甚麼?」初始刀拉住貓咪的衣袖不斷搖搖搖,一直在不遠處「監視」的近侍刀則已進入備戰狀態,預備隨時教訓欺負「他的貓咪」的「壞刀」。

「安定剛剛擲了一個『六』啊喵。」貓咪舉出一個無法反駁的理由:「而且,第二顆是『四』呢。若然只是偶爾丟出『一』和『二』的安定要教訓,那只會丟出『一』和『二』的清光不就……」審神喵故意留白後半句,然後上下打量她的初始刀。

「所以,所以……」加州清光氣得咬牙切齒:「所以才說他故意!我昨天很想回來幫大變態啦!」

「死清光……」大和守安定捲起衣袖,正要過去教訓亂說話的傢伙時,差點被一個小小的身影撞倒:「咦?」

那個小小的身影跑和一貓一刀,淺葱色的打刀擔心有事,立刻邁開腳步準備上前護主,旋不知被人拉住,回頭看是近侍刀,而且他向自己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加州清光被撞倒,小小的身影這才停下,原本打算破口大罵的初始刀,看到眼前的身影後立刻吞掉沒出口的恐怖話:「這這這……這個可愛的小鬼,不會是大變態,不,主人的新小孩吧?很可愛!!」

「抱歉。」小小的刀靈眨眨眼:「因為看到大哥哥的衣服很好看,所以想跑來看清楚。抱歉呢!」

「嗚嘩!差一點就有我那樣可愛呢!」剛才只顧說壞話的打刀消失,變成蘿莉控。加州清光緊緊抱住小小的「孩子」,不斷讚她很可愛。

「只猜對一半呢喵。」貓咪笑起來:「她像你們一樣,分別只是她是刀劍『女士』啊。是三條家的新孩子呢!不過,因為顯形的方法類似小藥和妍,所以某程度有點像貓另外兩個孩子。」

「嘛,三条家何時有這樣可愛的小鬼耶?」加州清光罷罷手:「打死我也不相信啦。」

「呀!在這兒!」今劍此時向他們走來:「猫妹妹,大家在找妳呢!我和岩融買了很多糖果回來,三日月大人帶了和果子到房間想請妳過去一起吃呢!」

「是,今劍哥哥!」

在加州清光目瞪口呆的情況下,小小的女孩子跟比她高出一截的短刀離開。

「貓早說啊!」

「快給我解釋!」加州清光伸手要捉住好姊妹的衣領,可惜被超高機動的短刀輕易擋下,然後再被伴侶拖走:「告……告訴我……」

審神喵找到機會可以和加州清光解釋,已是完成傍晚出陣回到本丸之後。

嗯,大和守安定又一次「乖巧地」丟出可以讓大家回到本丸的點數。看來他亦想知道那孩子的事。

「咦?是剪刀的刀靈?」聽到小女孩的出身後,加州清光的眼珠差點掉出來:「真的是三条家的刀?」

露出難以置信表情的還有大和守安定。

「對啊。」

「嘛,等等……」加州清光伸手擋住想詳細解釋的審神喵:「讓我冷靜一下,那個超可愛的小女孩,真的是三条家的人……不可能,不可能。」

「真的唷,喵。」貓咪打開原本用來放剪刀的紙盒,裡面有出售的店家的名字,以及「刀匠」的名字。

「貓不可能把三條家的孩子當作孩子呢。尤其本丸裡有同一刀派的刀劍。」審神喵吐吐舌頭:「當中還有國寶級,想想也覺得失禮呢喵。」

加州清光張目結舌好一會,超過一分鐘後才懂得問:「那些……那些傢伙,沒意見嗎?」

「喵?那些傢伙?」

「清光的意思是上面的傢伙和本丸裡的『那些人』。」大和守安定代答,眼神變得嚴肅:「那孩子不是模造刀,而且是現存刀派的刀。即使說是日常用的剪刀,意義和兩位小主人的模造刀身份完全不同。」

「可能被收買呢喵。」貓咪攤爪:「最強硬那個,因為被她讚披風帥氣好看,一眼可以知道是一流真品後,吹了半天櫻暴雪。其他嘛,似乎沒太大意見。呀!南海老師本來想研究她,但被三条家全部刀痛毆至重傷,再被看不過眼的忠廣奚落呢喵。」

「其他,有沒有意見?」加州清光亦換上正經的眼神。

「喵。」貓咪笑起來:「和歌仙有關那兩位,一位被包丁纏着,而且對文學以外的事興趣一般。行平的情況,貓想大家也知道,暫時不用擔心。至於你們現在在找分體那位,今天下午被他借去幫忙裁布做領巾和其他配件。據說他手工不算很好,現在樂得有小孩子幫忙。」

有這樣簡單嗎?

兩振打刀同時想到這問題,但很快被貓咪的理由說服。

「請放心,因為她是三条家的孩子。三日月不會讓任何人找上她的麻煩,絕對。」

令三日月宗近與貓咪站成同一陣線,是今劍修行。他可以平靜面對人類險惡,但無法接受人類利用、玩弄付喪神,尤其涉及「家人」。

那孩子是三條的孩子,他肯定會把她視為家人,不會讓當權者傷害她半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