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九‧五

「今天的表演真的很精彩,喵。」吃飽飽又看完表演的貓咪,心滿意足爬回房間準備睡覺覺。沒料到,會被照顧孩子們梳洗,哄他們上床睡覺(並答應明天回答有關那個比賽的問題)的短刀,一手捉住尾巴:「喵喵喵?!」


「喲,大將。」藥研藤四郎笑聲有點奸詐:「今天丟下我出門,好玩嗎?」


復仇時間……好可怕。


審神喵的毛,尤其是尾巴,全部炸起來。


「和亂去約會,很勇敢。」藥研藤四郎不打算放過她, 還咄咄進逼:「沒把我放在眼內呢。」


「貓……貓有叫浦島,不是約會。」貓咪顫聲說出「實情」:「而且,和你弟弟出門,本身也不算約會。」


「喔呵~~所以今天是BL大餐?」短刀挑挑眉,說出另一個「事實」:「欣賞了半天,午飯也不回來吃,相信大將感到很滿足。」


「的確很滿……」差點說出會「致死」的話,貓咪急急吞回去:「喵!貓和亂、浦島出門,不到藥研管!我們只是買零食!買汽水!買薯片!喵!」


反咬回去的貓咪,當然不是短刀眼中的「好」貓咪。藥研藤四郎手腕一轉,身體往前傾,直接將她壓向牆邊:「不叫上我?」


「因為藥研是笨蛋!」


「學上我那個弟弟的口頭禪,看來說了不少我的壞話。」藥研藤四郎皺皺眉,壓低聲音:「虧我今早擔心妳所處的現世的事,現在看來這隻貓咪只顧着BL和零食。」


「吃醋小鬼!」


「丟下我不管的笨貓。」


「喵,你說貓笨?」


「是妳先說我是笨蛋。」短刀很快忍不住笑出來,捉貓回床:「知道讓我吃醋會有甚麼後果,仍要去做,我會很努力表現,大將。」


「現在很晚,要睡覺!」貓咪起腳踹刀,可惜被擋下。


「我知道。」藥研藤四郎揉揉貓頭,再親一下額頭:「啊喂,今早當亂面前欺負我,我討回才叫公平。」


「貓很睏。」


短刀苦笑,放手躺到貓咪身邊:「實在說不過妳。」


「喵。」


「不是貓咪的傢伙,請說人話。」


「但貓只想喵。」


藥研藤四郎輕笑兩聲:「喂,小小『賠償』總可以吧,夫人。」


「喵?」


「今晚當抱枕。」


「好吧。」


一貓一刀終於正式睡覺,至於看比賽的事,解釋比賽項目等等的事,留待明天再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