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九

「咦?今天主人為甚麼仍然……」


「哇!不要丟貓!!」亂藤四郎話音未落,已被丟怕的貓咪立刻炸毛大叫:「不要丟貓呀!」


「是,不丟不丟~~~」看到貓咪主人被嚇得炸毛,可愛的短刀忍不住笑起來,伸手揉揉貓頭:「不怕不怕,我今天保護主人不被丟好嘛?」


以愉快笑容說着這話的亂藤四郎,輕鬆避過從後而來敲頭的手:「吶,藥研哥哥,為小事吃醋會惹人厭呢。」


「看到自己的貓咪快被自己的弟弟拐走,自然要出手阻止。」藥研藤四郎再一次伸手敲亂藤四郎的頭,這次長髮短刀沒避開,只直直地盯住他,直至他的哥哥縮回手:「嘖,怕了你。總之,你要記住,那隻是『我』的貓咪,不要在非必要時,插手原應我要做的事上,更不准隨便揉她!」


「古板。」審神喵尾巴一勾就拐走她的「乾女兒」:「亂,貓今天放假是希望收拾心情,看現世一會兒的大型運動會表演呢喵。我們去買薯片不要理那個霸道的小鬼。」


「主人,妳不怕藥研哥哥生氣嗎?」


「才不管他。」貓咪推着短刀走:「走走走,叫上浦島,我們買薯片,傍晚看表演。」


「傍晚,要和燭台切先生說嗎?」


「喵!貓忘了!」審神喵望向近侍刀,吐吐舌頭後「下令」:「藥研負責!」


「喂!」被弟弟教訓,再被貓咪擺明車馬欺負,短刀覺得自己一定要出聲:「不要太過份!」


「公事時間,喵!」貓咪一爪叉,嗯,大概是腰的位置(抱歉,肚肚太大,無法確認),一爪指向她的近侍:「今晚六時左右開始,看點以前的精華錄影作熱身,或者看看現世的電視台有沒有特撮,之後,快樂地吃飯!一起看開幕表演!!」


「話說回來,主人很喜歡很表演,為甚麼不親身去看?」亂藤四郎奇怪地問。


「沒錢!」貓咪毫不忌諱地說:「入場票很貴,住宿超貴!如果真的能去的話,貓不可能負擔喵!可是嘛,現在就算能去也無法親身去看!該死的瘟疫,不准公開表演,只准轉播!喵!」


「咦?還未消失嗎?」


「當然還沒。」貓咪攤爪,拉着亂藤四郎走:「不談會越說越生氣的事!我們去買薯片、買零食、買汽水,喵!」


藥研藤四郎只能眼白白地看着貓咪拐走弟弟和弟夫。「命令」嗎?自然不得不執行。


就算不說「公事時間」,有她想看的表演,他也會樂意去準備。


因瘟疫而無法讓人親身觀看嗎?不但可惜,而且代表現世的環境並不樂觀。


那個她不得不回,但自己不放心她回去的世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