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三‧五

是時候要教訓亂花錢的貓呢。

晚上,藥研藤四郎趁完全上一個任務的空檔,扳扳手腕,準備捉貓。

其一,偷偷買一堆開捷徑用的鍵,然後幾顆七步骰,就是為跟那個監察官二號鬥氣。

果然是「小鬼」。

「哼!貓就是不買輕裝!」當貓咪拖着從上面獎勵所送的太刀分體跟那個監察官嗆聲時的表情,短刀很辛苦才忍住笑。可是,當他計算一下她所花的現世金額,就發現不應該遷就她太多。

其二,嘛,不用提。很容易猜到,今天是千代金丸(嗯,上面在出發時間來到前就已正式宣佈)出門修行的日子。最近沒特別要慶祝的事,或者有甚麼不能錯過的直播。可是嘛,當送千代先生出門後,那隻壞貓咪就趁近侍的位置和權限仍是北谷菜切時,立刻牽起他的手,說和他單獨出門逛街。

牽、手!

而且,會帶回來的東西,根本不用等他們回來已經猜到。眼看興奮的短刀回來抱住他的弟弟,把近侍的位置轉移給他,接下來的事就不用多說。

可惡,繼一堆鍵之後,就是那隻鳥!

「喂,壞貓咪。」某短刀的表情要有多不滿就有多不滿。扳了一會兒手腕後,裝模作模地揪貓咪的後頸(衣)皮(領):「很會花錢呢,學壞了。」

「喵呀!」選在晚飯+親子時間後才審問,貓咪知道這次會被教訓得很慘。不是讓人想歪的教訓,而是真真正正的漫長說教,嚇得貓咪全身的毛都炸起:「貓,貓可以解釋!」

「喔?」

「貓不能隨便就範喵!」藥研藤四郎繞起手,等聽貓咪如何強詞奪理:「喵!如果買輕裝給那傢伙,就中他的計!!以後他和其他人都可以要脅貓!」

「呵,是這樣嘛。」

「當然!」貓咪挺胸,昂然陳述她的立場:「貓現在是用自己賺的錢,去達到高層的標準,是模範員工要做的事,與那傢伙無關!」

還真的很會說呢。

短刀嘴角不自覺勾起淡淡的笑意,靜待她解釋花錢買鳥的事。

「千代一定要儘快接回來!練級!!」貓咪一爪叉腰,一爪指向短刀:「下星期連隊戰他要出陣!要變強!立刻!喵!」

「真的需要嗎?」

「當然!報酬1.5倍!!」貓咪用力點頭:「可以提早完成,每天早點休息!除非藥研要貓為完成每日要求而晚睡,每天晚睡喵!」

用不可反駁的理由呢,這隻貓咪越來越會為自己圓說。

「那,牽手是為甚麼?」短刀淺笑,貓咪立刻出一身冷汗。

「牽手?」

「要說牽爪也可以。」

貓咪頓時語塞,在短刀打算找點話調侃她時,她突然爆出一句:「吃醋的小鬼!」

「呵,是妳的命令,當然要遵從,大將。」

有貓今晚被罰牽爪爪和牽尾尾(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