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七

「喵!今天貓回來前,請幫忙灌千代吃糖!」審神喵出門前,下達一個奇怪的命令(並在解釋前被丟出門)。

剩下的刀劍滿頭問號,齊齊望向太刀。嘛,這麼大的一個人要吃糖?

「下午開始會有連隊戰。」藥研藤四郎吸一口氣,維持工作用的笑容和神態:「大將希望請千代大人出陣,以得到較多的夜光貝。為此,想請千代大人提升等級,即使再少也需要。」

大家的眼神多了幾分疑慮,上下打量一會後,同聲說:「等級,不夠。」

「有夜戰。」刀群裡的極短們立刻想到嚴重問題,氣氛越來越凝重,剛回來的極太刀即使偵察遠遠低過極短們,但仍能在詭異的氣氛中察覺不妙的氣色。

「呀!千代先生逃跑呀!」

「不要讓他逃掉!」

即使千代金丸叫上北谷菜切和治金丸幫忙擋住,也無法拖延太多時間,到近侍刀帶着審神「喵」的短訊,有意制止某刀吃糖過量時,千代金丸已經被綁在椅子上,短刀們正討論塞漏斗進他的嘴巴,還是直接撬開他的嘴巴比較方便灌食(部分方法屬於兒童不宜,惟有暫時略過)。

「強行灌會哽死!」藥研藤四郎制止慘劇的發生,但無改千代金丸的命運:「大將吩咐,千代大人請先吃光上星期活動搜集回來的60顆根兵糖‧上,然後待她回來再作決定。」

「呀!我也想試根兵糖‧上的味道!」包丁藤四郎第一個反對:「至少留一顆給我!!」

「耶~~我也要!」

「我也是!」

短刀們七嘴八舌地討根兵糖,雖然大多是自己兄弟,但藥研藤四郎不希望找一期一振幫忙,轉身朝千代金丸輕笑:「喲,千代大人,就請你決定吧。大將的要求是你提升60顆根兵糖‧上所得到的經驗值。你可以以普通根兵糖代替。簡單換算,亦即換一顆根兵糖‧上給他們吃,你要吃20顆普通根兵糖去填補。」

「喂!藥研哥哥太奸詐!」包丁藤四郎鼓起腮:「這叫千代大人怎樣答應?」

「沒試過,又怎知他一定拒絕?」近侍刀擺出工作用的笑容:「我期待各位的遊說能力。」

近侍隨之丟下吵吵鬧鬧的刀劍們,以文件有一大堆為由離開,房間內,短刀們面面相覷。

在「他們」面前認輸,很沒面子!

到底,最後千代金丸要吃多少顆根兵糖(含上)?

相信要一段時間後才有分曉(大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