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一

「喵喵喵~~~」有隻貓咪用比滿級極短快幾倍的速度跑出大門。

「妳這隻壞貓!」短刀「刀」未到,聲音先到,遠遠朝貓咪罵:「又亂買!!要省錢呀!!」

會令一貓一刀在庭院大暴走沒幾個原因,今次的原因嘛:

「送貨!請審神者簽收!」

嗯,簡單易明。

總之,一隻貓咪抱過巨型的箱子轉身後,被一振短刀搶去。那振短刀邊罵邊幫忙拿去辦公室(貓咪指定),而那隻壞貓咪還在「回程」的路上,叫上燭台切光忠。

「燭台切,到貓辦公室,有東西要給你。」

「遵命。」

他萬萬想不到,這句「遵命」會「換來」一個如此巨大的「驚嚇」。

「喵,貓買了三条家的孩子送給你呢!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振,但應該多少應幫上忙。」審神喵紙箱翻出一堆廢紙和泡泡紙,然後遞上一個小小的紙盒,大約20cm多一點左右,上面包上寫有「三條」的包裝紙,而她補充道:「以後,請儘量不要用本體切東西喵。」

燭台切光忠不知如何解釋他其實有廚刀,即使款式不多,但只要不是需要幾個人一起幫忙趕製飯菜,他不一定需要用本體切食材。

況且,以太刀的尺寸來說,亦算不方便,而審神喵給他的「代替品」,亦無法取代要用上太刀去切的食材時的刀。

總之先說謝謝。

「感謝主人的贈禮。」燭台切光忠優雅欠身,接下禮物。再三確認上面包含「三條」二字的包裝紙,太刀嘗試以平淡的口吻問:「請問,主人剛剛說『三條家的孩子』,意思是否指我們本丸裡的『三条』家?」

「是啊喵!」貓咪回答得理所當然:「是同一刀派所造的刀呢!當然,貓咪錢不多,只能買基本款,所以製作工藝上有很多差別。不過,燭台切你現在手上的刀,是真正三條家的菜刀呢喵!」

太刀差點無法守住帥氣又冷靜表情,心忖如此高貴的刀,如何用在切菜做飯上。

「放心放心喵~~」貓咪搖搖爪:「拿去用拿去用!不是昂貴的東西,是不少審神者說過很好用,而且不少普通人家庭裡都會用的入門菜刀呢!如果燭台切喜歡和合用,貓可以努力儲……唔唔唔!喂!藥研!怎麼掩住貓的嘴巴?」

審神喵張嘴就要咬上去,短刀輕易躲過。太刀見氣氛不適合逗留,打擾夫妻情趣又過於失禮,所以簡單拜謝後離開。因此,他沒聽到貓咪在咬牙失敗幾次後,突然往外喊的一句:「暫時不要讓他們看到呀!」

來不及提醒就一定會出問題,燭台切光忠多少擔心把貴重的廚刀直接放在廚房不合禮節,所以先帶回房間細賞,順便確認它適合的用途。

看紙盒的尺寸去猜,大概是水果刀,或者大一點兒的刀?

有意看清楚才分類和使用是好習慣,只是,若房間有其他刀劍,消息會被想像中更快傳開。

「小光,是甚麼東西?」今天在房間裡休息未有出門的太鼓鐘貞宗拿過紙盒:「三條?咦?是那個三条的三條嗎?」

「主人說是。」

「怎怎怎……怎可能?」短刀雙眼瞪大:「主人賜三条家的刀給小光?」

「主人說是現世不少人類會用的廚刀。」燭台切光忠簡單解釋反而惹來短刀的震驚,把刀抽出來後發現上面還刻上「燭台切」三字後,更嚷着要叫大家過來看。

論機動,即使有一點等級差也無法制止。

結果自然引來一群包括三条家在內的刀劍出現。看到那振華麗短刀發出,在照片上加上大量閃光特效的短訊,審神喵決定鎖上辦公室的門然後罷工。

「貓要拆貨,貓要看本子,貓不管世事喵!」

果然不出貓咪所料,辦公室門外很快變得非常熱鬧,三日月宗近的招牌「哈哈哈」笑聲不絕,今劍興奮喊着「新兄弟」的聲音和岩融的大笑聲也是。貓咪的耳朵自動進入「蓋上」狀態,藥研藤四郎有想過問她如何處理或捉她繼續工作,奈何外面的聲音太吵,太煩人,最後連他也放下筆,隨手拿過一本他不喜歡看的本子去看作「抵抗」。

「大將,妳打算怎收尾?」將近午飯時,門外依舊吵鬧,短刀低聲問。

「貓不知道喵。」

「吃飯?」

「能出去嗎喵?」

要殺出去很容易,只是,為吃一頓飯殺出去,之後要面對他們很麻煩。

嘛,改吃零食似乎更簡單。

一貓一刀同聲嘆氣,然後貓咪再補充:「幸好貓的剪刀還沒被他們發現。」

「吓?」

「有時想幫孩子們、貓偶他們做小東西嘛,所以順便買。」

「為甚麼有剪刀?」

「剪刀也是刀。」貓咪頓了幾秒,才把尾音「喵」喵出來。

「千萬不要讓他們看到。」

「……知道。」貓咪縮成團:「沒想到他們會這樣大反應,嚇一跳喵。」

「雖然年代相隔多年,但始終是『家人』。」

「這種也算?」

「對他們來說可能是。」藥研藤四郎想了片刻再續:「或者,只是興趣。」

「……哦。」

「不要讓他們看到剪刀,絕對。」

「遵命。」

要先避過他們耳目,才能拿回房間呢,頭痛。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