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八八‧五

第二天,審神喵又乖乖去上班,當乖貓聽近侍的話休息一天後,今早被丟出門時的氣色比前幾天好上不少。

丟走貓咪,近侍如常回到辦公室處理公務,然後趁着孩子們小休時間(雖然現在仍是夏休,但為免荒廢時間,而且有一個合理理由讓大家輪流幫忙照顧,所以「上課」仍然繼續,只不過內容都會是輕鬆、愉快地聽聽不同的故事、傳說、做簡單有趣的科學手工、跟小豆長光學做甜品,或是和其他短刀一起玩賽薙刀、短跑等等,而且不用換「校服」和帶「書包」,怎樣說也比較像去玩),和他們閒聊和玩一會,待他們回到茶室後,他仍坐在走廊側發呆。

「吶,藥研哥哥。」亂藤四郎慢慢走過去,輕聲喚了喚:「擔心主人?」

藥研藤四郎一驚,猛然抬頭,看到是那個愛管閒事的弟弟,急急收起表情並站起來:「還有很多文件未處理,我要回去工作。」

「不會有工作呢。」亂藤四郎笑了笑:「長谷部先生他們已過去喲。」

藥研藤四郎眼睛微微瞪大,但很快「回復原狀」,不過已足以讓亂藤四郎察覺他的情緒起伏。

「浦島剛才已經去請長谷部先生他們幫忙呢,所以,不會有工作。」亂藤四郎重覆他的話同時,稍為交待了「原因」,但完全沒回答藥研藤四郎想知問的問題。

「請不要擅自代我作決定。」

「只要和長谷部先生,主人有事要藥研哥哥去處理,他一定會幫忙呢。」亂藤四郎和藥研藤四郎的「對話」,反而比較像自說自話:「而且,會帶上他眼裡合適的幫手。」

藥研藤四郎轉身打算離開,不再跟對方胡鬧,卻轉眼被突然出現的脇差擋下:「亂有話想和近侍大人談。」

「吶,都說要叫『哥哥』耶,浦島!」

在近侍面前的脇差的臉瞬間紅透:「都說不習慣啦!」這振脇差倒是有恪守「本份」,並未因為害羞而放過近侍刀,肯定對方不會逃跑後,手朝自己伴侶的方向攤:「請,近侍大人。」

「到房間去,其他地方或者會有人亂闖。」亂藤四郎微微一笑:「請,藥研哥哥。」

到房間後,亂藤四郎一反剛剛咄咄逼人的態度,靜靜地呷着浦島虎徹為他們泡的茶。桌上放了一些曲奇和糖果,看起來像開茶會多於「逼供」。

「沒事我先回去工作……」藥研藤四郎再一次在門外被「突然」出現的浦島虎徹攔住。

「不要少看浦島守護我時的隱蔽呢,笨蛋哥哥。」亂藤四郎眨眨眼,放下茶杯:「我猜,主人昨天有聽我的話,和藥研哥哥談她的事呢,對嘛?」

「為甚麼會知……不……」條件反射回了前半後,藥研藤四郎注意到說話的真正重點。

叩,房間被輕輕關上,外面已沒有「浦島虎徹」這振脇差的氣息。

「主人和笨蛋哥哥的個性很易懂呢,因為有些地方太相似。」亂藤四郎苦笑:「你們呀,總是在奇怪的地方會隱瞞對方呢!主人我不適合去勸,但,藥研哥哥,你不做帶頭那個,叫主人怎樣放心說更多?」

「我們夫妻的事,請你不要多嘴。」

「我也不想理會呢,可是,主人不只是藥研哥哥的『大將』。」亂藤四郎定睛看着哥哥:「也是大家的主人呢。現世的事,我們只能從網絡上看到細碎的片段也能察覺很多問題,身處其中的主人,還有最接近她的藥研哥哥,應該知道更多吧?雖然,有些事的確不方便跟大家說呢,但若然連你們之間也不鼓起勇氣去談,會令大家擔心呢。」

藥研藤四郎靜靜坐回座位。

談過嗎?當然有,但審神「喵」會迴避很多「細節」,令「談論」變得空泛。可是,又不能說她沒說。像有提到現世要求越來越嚴格,越來越多人被逼打原本「應是」「好」的疫苗,但沒得到他們真正同意,而且,提出要求的一方不願披露詳細資訊,反而以工作,甚至未來在其他公司的發展作要脅(就算因為不願打疫苗而辭職,也會記錄在案供日後所有查問者查閱,「提醒」那位「求職者」是不願服從、不值信任的人,封殺意圖了解更多資料,或身體不適合施打疫苗的人一生的生計(反正到時也活不下去,一生大概只會很短)等等事,但,追問她為甚麼被歸入那個組(工)別(種)時,卻被她簡單地轉移話題。

「只是公司要表現忠誠,向政府權貴邀功,和藥研看到『法令要求』的組別甚麼沒太大關係呢喵。」

那聲「喵」,比平日刻意。

她,以體質而言,不是很適合在現時做那種事的一類「人」。

可是她偏偏說「小事」,所以之前沒和自己商量。

現在看來,昨天她願意多談一些,以及交待之後「加強劑」的日期和注意事項,應該是他這個多事的弟弟的「功勞」。

見哥哥沉默已久,亂藤四郎輕聲開口:「藥研哥哥想說是可以,浦島已在外面監視,不會有人有機會偷聽。當然啊,不說也可以,我不是喜歡打聽主人閒事的刀呢。只要藥研哥哥知道,本丸其他人都會擔心主人,主人的一切會左右本丸的未來,有時候,要藥研哥哥主動一點呢。」

藥研藤四郎苦笑,仍然不回話。

「吶,我明白呢。我是弟弟,而且涉及主人,太多不便的地方呢。不過,做弟弟的好處,大概是撒嬌或者多嘴也容易得到『哥哥』的諒解嘛。藥研哥哥一定知道我有多喜歡主人呢,關心她,希望不懂女性心情的笨蛋哥哥多做一點,藥研哥哥就算想生氣也沒辦法呢。」

完全戳中藥研藤四郎的死穴,短刀不得不認定這個弟弟是他的「剋星」。

「既然不方便和我說,藥研哥哥先回房間休息,想清楚怎樣和主人談吧。」亂藤四郎站起,親自去開門:「不要想可以回去工作呢,巴形先生肯定會把藥研哥哥掃出來耶。」

「甚麼?」

「長谷部先生有讚過巴形和靜形大人的辦事能力,肯定除日本號先生外,會找他們兩個呢。藥研哥哥請放心吧,他一定不會找一期哥哥,因為知道我們不希望驚動家裡的心情,就算理解的方式不同,但他亦是會明白呢。啊!還有,今天我們會拐走小主人們去摸老虎和狐狸,晚上不用找他們喔!」

幾近完美地「掃除」他可以用的「理由」。

藥研藤四郎惟有回到房間,思索弟弟的建議。

要談的事,其實昨天已經談過。一直以來,她以生命相託,但同時隱瞞很多「小事」,要令她鬆口肯定不易。

短刀瞄瞄那箱仍在「隔離」的小玩意。

或者,可以先讓她放下戒心再試。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