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八八

宴會後,貓咪的周休也轉眼結束,不過嘛,因為貓咪的狀態似乎不算太好,所以在近侍兼猫丸健康專員的一再要求下,在這天拿了一天休假在本丸休息。

為免發生「丟貓事件」,之前一天晚上,近侍刀以近乎恐嚇的語氣「提醒」各刀劍,今天是審神喵的休息日,若然有刀「一時錯手」把她丟出本丸大門,那就預備在道場被他痛毆。

因此,今天審神喵在午飯後出現時(午飯由近侍刀拿到房間),可以安心地在本丸裡閒逛。雖然嘛,總有沒看到訊息,或是故意想給她「驚嚇」的刀劍,但未出手已被一眾刀劍男士上前圍毆(笑),尤其某隻鶴。

「我只是想令主殿精神一點,為甚麼大家都打我?」

「還敢說?!」

「姬鶴大人,為甚麼連你也打?看在大家都是鶴的份上,不是應該手下留情嗎?」鶴丸國永淚眼汪汪地望向姬鶴一文字:「為何打我最狠的刀是你?」

「意圖傷害大哥的小鳥的傢伙,就是對我們一文字不敬。」姬鶴一文字在解釋的同時,沒忘記繼續打:「請恕我無法同意你的說法。」

「喵。」貓咪拿來零食看戲。

「主殿!」只剩最後機會,鶴丸國永朝審神喵求救:「救我!」

「剛剛想丟貓的鶴,還有毛又沒死……」咔,貓咪咬了一口薯片:「沒事沒事,沒事呢喵,大家太手下留情,喵。」

「看來,小鳥的意思,是可以再狠一點嗎?」山鳥毛繞起手看戲。

「嗯。」審神喵笑了笑:「拔毛也可以呢,喵。」

純白太刀慘叫。

「喲,大將,我沒來接妳,妳竟然吃薯片?」藥研藤四郎完全無視群毆現場:「剛剛午飯吃不夠嗎?」

「看戲不配薯片,會沒氣氛,喵。」

「小藥研,救我!」

「對了,大將。」藥研藤四郎故意不回應鶴丸國永的求救,繼續和審神喵「閒聊」:「剛才我好像聽到『拔毛』,未知發生何事?」

「有壞鳥想摔貓。」貓咪指向鶴丸國永:「要拔毛?喵。」

「主殿!!!」

「哈哈,既然是大將的要求。」藥研藤四郎眼裡閃過一抹殺氣:「那屬下只能遵命。」

「哇呀~~~~」

審神喵愉快地欣賞眼前的拔毛表演。

之後近侍要去手入室(刪除)施刑(/刪除)治療受重傷的鶴丸國永,所以已為他準備好手入材料,開始自動的手入程序的審神喵就可以百無聊賴地坐在走廊,享受背後吹來陣陣涼風(因為有冷氣)的同時,又可以稍為曬一下毛。

「吶,主人的身體今天好一點嗎?」亂藤四郎經過,笑笑後坐在她的身邊。

「喵?沒事啊。」貓咪覺得他的語氣像對病人的問候,所以反應有點錯愕。

「瞞住藥研哥哥偷偷去打疫苗的事,大家都知道呢。」亂藤四郎維持一貫輕盈愉快的聲線,但審神喵隱約覺得他想「審問」自己:「聽說現世對付瘟疫的疫苗是新東西,我不大了解,只看到網上說,多少會令身體不適呢。主人沒事嘛?」

「又不是年輕的小鬼,除了那天你們看到貓不想拿碗外,沒特別事呢喵。」貓咪只是避重就輕地描述自己的感覺。

「是嗎?」要對高偵察的極短說謊可不是容易的事:「可是呢,主人啊。如果,如果只是那樣簡單的事,為甚麼妳不早點告訴藥研哥哥?」

「小事不說也沒關係喵。」貓咪肯定對方是來審問,至於是「受命而來」,還是看不過眼,就暫時不知道。

亂藤四郎當然知道有貓在迴避問題,不過看在她是主人份上,亦沒有揭穿,只是柔聲建議:「聽說大多數疫苗好像不只注射一次呢。大多數是兩次,有些聽說要三次……主人,之後如果需要再去打針,最好早點告訴我那個笨蛋哥哥,讓他提早幫主人調理身體,以及預先準備需要的藥,請問可以嗎?」

貓咪愣了愣,最後乖乖點頭。

「謝謝呢。」亂藤四郎輕盈地從走廊彈起,向貓咪點頭致意後離開。

審神喵思索他剛才的話。

這幾天,自己的護身刀的情緒比平日有較大起伏,而且,早幾天他很緊張。

沒跟他說多少是因為不希望他擔心,畢竟自己已「別無選擇」。現在嘛,反正已被他看穿,告訴他之後的安排也是正常不過的事。

喵,還乖貓聽話一次吧。

另一方面,走遠的短刀並沒回到房間,而是到手入室:「吶,笨蛋哥哥,先不管大嫂嘛,反正他今天是活該呢!」

「亂,連你也這樣說我嗎?」被刻意用上大量消毒藥水「洗刷」傷口的太刀快要哭出來。

「喔?」被這個「好」弟弟「欺負」多次的經驗,令藥研藤四郎不自覺警戒起來。

「去看一下主人,或者她有話想跟你說呢。」

「咦?」近侍刀聞言立刻飛奔出門。

「我就暫時只能幫你們到這兒呢。」亂藤四郎笑笑後轉身離開,臨行前不忘「恐嚇」鶴丸國永:「別打算亂跑啊,我現在去找一期哥哥來『照顧』你喲~~」

「不~~~要~~~呀~~~」鶴丸國永今天將加倍承受「驚嚇」所帶來的後果。

吃飯?當然沒。不用「手伝之札」,那自然不可能在晚飯前離開手入室。

「呀喂!我好餓呀!!!」

活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