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八九

「喵呀!」有隻貓咪衝入大門後,立刻往房間跑:「新消息!新消息!聽說有新消息呀喵!」


一堆刀呆若木「刀」地看着已絕塵而去的貓咪主君。


「嘛,真是的。」近侍拾起在地上的手袋:「不拿上去也不要丟在地上。」


短刀轉身上樓捉貓。


就算回到房間也要捉啊。


「喵呀!貓要上網!貓要先看新消息!」被拎住後頸皮再拉離電腦的審神喵,爪腳並用地掙扎。


一隻貓咪和一振極短,還要是滿等極短角力,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勝算,貓咪最後當然只能哭着被丟入浴室洗毛。


可是,能丟貓咪不代表可以讓貓咪聽話。藥研藤四郎看到一隻全身,尤其頭毛在滴水的貓咪從浴室衝出,跑到電腦前繼續上網後,就只能認命拿出風筒為她吹毛。


「喵呀~~~~~~~~~」貓式尖叫響徹本丸。


「主上!」在庭院的壓切長谷部立刻緊張起來,連帶巴形薙刀亦一臉戒備:「要立刻去保護主人!」


「吶呢,藥研哥哥在上面,可能只是他們兩夫妻在玩呢。」亂藤四郎嘗試制止,可惜無法叫他們冷靜下來,反而令他們更焦急,以為上面那一貓一刀在吵架,立刻跑上去。


「喵呀!」審神喵又叫了一聲,不,接下來又叫了一聲,畢竟某打刀的機動比薙刀高。


至於另一邊嗎?則是完全愣住,幾秒後才懂同聲喊:「很抱歉,屬下冒犯主上/主人,實在罪該萬死!」


場面實在不是普通的尷尬,頂着一頭,不,全身亂毛的貓咪,正和她的寶貝護身刀甜甜蜜蜜在吹毛,卻因為看到兩刀殺氣騰騰到來完全打斷溫馨的氣氛,藥研藤四郎更以條件反射地躍到書桌前,朝兩刀拔刀相向。


「貓只是看到好東西喵,沒事沒事,驚動大家不好意思呢喵。」


「請主上/主人不要自責,只是屬下未確認就強行闖進主人的寢室,請主上/主人降罪!」


「喵……」貓咪嘆一口氣,心忖平日你們「以下犯上」,協助「丟貓」有少過嗎?現在小小誤會卻來自責個甚麼。甩甩尾,貓咪抬頭輕笑:「沒關係呢。不過嘛……」


「不過?」


「你們兩個繼續同聲同氣嘛,小心日本號和靜形吃醋喔喵。」


兩刀立刻臉紅。


「反正你們來了,不如你們來幫貓跟藥研求情。」審神喵用尾巴指指已收回刀站在自己身邊的短刀:「他不准貓買遊戲機。」


「遊戲機?」


「你們兩個要同步到何時?」貓咪甩甩尾:「要貓告訴日本號和靜形嗎?」


「他們沒權……」發現和對方的話太相似後,一打刀一薙刀同時停下瞪住對方,察覺又是一次同步後,都忍不住望向貓咪,希望她不要亂說。


「在回答遊戲機是甚麼前,你們來看看,來來來。」貓咪招招爪,叫他們過來電腦前,立刻惹來近侍的不滿,可惜被貓反駁回去:「貓叫他們看現世的新推廣,藥研不可以制止呢喵。」


「大將,我認為妳只是為買遊戲機。」


到底在說甚麼?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湊過去看,看到一幅由壓切長谷部帶領部隊的「照片」,有現出樣貌的只有壓切長谷部,背後兩個剪影一看知道是藥研藤四郎和巴形薙刀。


「是改篇自另一個本丸故事的遊戲呢!不過,要用遊戲機玩,所以,貓一定要買遊戲機喵!」


「大將,『PC』兩個字我知道是甚麼是意思。」藥研藤四郎在背後沉聲應道:「電腦可以玩的遊戲,妳不必亂花錢買設備。」


「遊戲機可以接駁電視喵!」審神喵反對:「完全不同感覺!」


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看着他們爭論,可是,因為不知道「遊戲機」是甚麼,所以只能站在一旁「觀戰」,慢慢從他們對話中了解到「遊戲機」是用來玩現世遊戲的一部機器,而要「看到」那個本丸的故事,「遊戲機」的效果遠比電腦好,而且不會在使用時,妨礙本丸的公務(只是,審神喵一直無法解釋,她去「了解」那個本丸時,到底誰會去工作)。


幸好,巴形薙刀一個真心發問的問題,中止他們的爭執。


「想請教主人,方才主人說的『遊戲』請問何時發售?」


原來未有實際消息,猜測可能要數月後。


「既然仍有時間。」壓切長谷部打圓場:「主上就請稍候才決定,以免提早買回來,反而被大家不小心弄壞。」


理由非常合理呢,所以貓咪只能點頭。既然審神喵暫時不買那個叫遊戲機的東西,藥研藤四郎也沒管束她的理據,惟有暫時「休戰」。


送走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後,審神喵和近侍刀又回到吹毛看資料模式,當快完成時,藥研藤四郎關上風筒,在貓咪的耳邊問:「今晚在房間吃飯好嗎?」


「喵?」


「有事想和大將……不,想和夫人談談。」


「如果想制止貓買遊戲機,貓一定不會理,喵!」


那個消息似乎打亂想談的事的氣氛,短刀笑笑後再次開啟風筒吹貓毛:「沒關係,那我們下去吃飯。剛剛鬧出那種事,大將不下樓澄清,我怕大家會輪流上來。」


字眼變化代表心思變化。


貓咪察覺對方似乎有事想說,馬上說留在房間吃也可以。


「沒事,回來再說也可以,只是小事。」為了轉換大家的心情,藥研藤四郎帶笑開口:「今天我再次消毒過那紙箱的東西,大將今天只顧衝過來上網,相信沒看到我已全部拿出來放在會客間的梳化和茶几……哈哈。」


審神喵以接近瞬間移動的速度,「移動」到梳化上,一爪抱住巨型抱枕,一爪在玩其他寶貝:「喵呀!」


「哈哈。」看到她難得開心地笑,藥研藤四郎感到過份進逼絕非好事。


或者,再靜候時機也是一個好選擇。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