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O‧五

貓咪一回到本丸,立刻受到近侍「歡迎」。

果然,送貓咪到房間,不是要她立刻梳洗,而是追問今早的事。近侍刀乖巧「認罪」說因為今想太多,所以公事稍為延誤,逗得審神喵笑起來:「就說沒事,不用擔心。」

藥研藤四郎咬咬唇,沒有反駁。

「不過嘛,藥研今天不想工作也很正常。」

「?」短刀瞪大眼,等貓咪「解答」。

「抱歉呢,原來今天是6月21日,當年舊曆六月二日,正是……」

噗!

藥研藤四郎大笑起來:「啊喂!我說過多少次不要緊不要亂想,妳現在還要換算出來的日子都要說嗎?拜託,我不想死幾次!」

「是,是。」貓咪舉爪投降:「至少,讓貓先洗澡。」

洗澡更衣丟去洗,貓咪遵守承諾,簡單告知短刀一些關鍵字,順便給他看幾頁今天她簡單整理的「筆記」。

「妳不是說要工作嗎?」短刀看到眼前的「筆記」後立刻皺眉。

「喵,為了藥研,惟有騰點時間出來喵。」

眉頭皺得更緊。

「是,是。是貓不對,藥研請不要怪貓好嘛。」貓咪合爪:「想讓藥研快點看懂,有時候要多花一點心思呢喵。」

「這次就算了。」短刀決定放過她,只是,嘴角偷笑的模樣沒逃過貓咪雙眼。

「是,是。藥研慢慢看,貓去另一邊上網跟一下那件事。」

「咦?」

「藥研有資料看,也留電腦給藥研。不會連貓自己用電話看資料的權利也要剝奪吧?」審神喵佯裝可憐:「藥研真心想欺負貓嗎?」

「……沒有。」

「那藥研自己看資料,貓,上網不理你。」

「有事問一下也可以吧?」

「已經把電腦讓給藥研,相信藥研有能力自己查到。」審神喵側起頭:「藥研不會是那種連這些小事也做不來的笨蛋吧?」

「我自己就可以!」

短刀嘆一口氣,開始沉悶的資料蒐集、閱讀……

等等?

「喂!剛剛妳是故意嗎?」大概半小時,還是更多後,短刀猛然抬頭,狠狠盯住貓咪:「之前妳故意跟我說那堆話,是拿我做實驗?」

貓咪抬頭,「喵」一聲後側頭:「藥研在說甚麼?實驗是甚麼?看來是藥研想太多呢喵。」

短刀想道歉,但瞄到那個無法壓下的嘴角,肯定自己被對方捉弄:「喂!」

貓咪大笑:「果然瞞不過藥研。貓就說嘛,人類那些伎倆,根本無法瞞過你們,哈哈喵!」

「妳是真心讚美還是繼續『玩』?」

「不敢啦。」貓咪用爪擦擦眼角的淚水:「畢竟平日貓和藥研說話不會用這種態度,被藥研發現是預料之內。不過,對初接觸有不軌企圖的人來說,從一開始『訓練』對方,成功機會也會提高。只是,相信和以前的人智謀相比,還差一大截。」

「未必。」藥研藤四郎搖搖頭,順便招手叫貓過去看:「生死攸關,計謀當然重要,但,日常會用上只是一少撮人。剛才我只是用妳一、兩個關鍵字去找,已發現大量手段和資料,可見現世一旦有心要對付他人,學習方式很輕易,令人更防不勝防。」

「不要藉機不准貓回去啊。」

「不會。」短刀搖搖頭:「似乎,不待在那邊,切身感受變化,追上那邊的知識,我們會落後於人。」

「嗯。」

「時間不早,我們先下樓去吃晚飯。」

「今晚有甚麼吃喵?」

「燭台切先生說過今晚有魚……喂!不要跑!!」

「魚呀!魚呀!貓來了喵!!」

「啊喂!別跑!」藥研藤四郎快步跟上,路過孩子們房間時,悄悄跟在裡面那兩個孩子比「Ok」手勢,表示「媽媽」沒事。

「我們一起下去好嘛?」小藥牽起妍的手,兩個小刀靈開心地跟在後面。

今天有魚,要快點!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