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四‧五

開場前十五分鐘,轉播的器材、午飯已準備好,但大家仍未看到平日會早半小時出現的貓咪主君。

早已從戰場回來的第二部隊已梳洗更衣,坐在大廣間等直播。加州清光甚至已開始吃薯片,再因為吃得太吵而被大和守安定拍頭完,改為用吸管噗噗噗地吸汽水。

「你欠打嗎?」

「嘛,還沒開始,你管我?」

他們「手合」回來, 貓咪仍未到。

時間已剩大約五分鐘,直播已開始進場畫……啊!來了。

藥研藤四郎扛着審神喵出現,難得「溫柔」地放下,沒摔貓。

「笨蛋藥研!貓本來已換可愛的衣服,喵!」

說起來,今天審神喵的服裝很日常,沒有像平日看劇般用心打扮。

「哈哈!」

「你這小子,趁我一出門便欺負我的好姊妹?!」加州清光立刻站起來,指向短刀,冷不防背後響起一句:

「先吞掉薯片再說話,很失禮呢。」

「安定!」

「呵,要大將偷偷用那東西才能回來的小鬼,沒資格說話。」藥研藤四郎挑眉,不客氣地回嘴。

「應該說,自恃有七福賽,結果只擲一,又沒帶那監察官的分體回來的清光沒資格說,喵。」審神喵用尾巴勾回近侍:「很累,貓要墊子。」

「是。」

「等等……大變態,我有擲二呀!」加州清光急急為自己辯護:「在替你教訓那個小子,妳竟然不領情?!」

「要開場,喵,再吵貓丟你一個去那個發呆,晚上才召回。」

「不要!我不敢了!大變態,不,主人,請妳放過我!」加州清光合掌,聽到開場音樂響起立刻閉嘴。

好吃的午餐+好看的表演,果然是貓生/刀生一大樂事。沒有刀被踹出門,大家明理地靜靜地看表演和吃飯。

「每次表演都有一點變化,實在很有趣。」

「嘛,雖然挺好看,但仍然不夠可愛。」

「呵呵,表演後的舞台展示,實在讓我獲益良多。」

「欸?南海老師關心這一點?」

「哈哈哈,可以看到很多並不存世的『古刀』,實在大開眼界。」

「吶,大家的注意力不應該在表演上嗎?這對演員似乎有點失禮呢!」

「哈哈,抱歉。」

兩場表演之間,大家未有正式離開大廣間,頂多出去活動幾分鐘,燒水煮茶後再回來等候。其餘時間則聊第一場表演的感想,偶爾談談對「故事」的猜測。

這種討論延至晚場播映後仍繼續,只不過多了幾個人說裡面的壓切長谷部和骨喰藤四郎很可愛。

即使有刀反對。

「嘿,還是我那個長谷部可愛、有趣,哈哈!大家實在有眼無珠。」

「甚麼可愛!立刻閉嘴,這是命令!」

「臉紅呢,可愛的長谷部。」

「骨喰君一直很可愛,不是特別的事。」

啪!

啪啪!

藥研藤四郎捏斷筷子,審神喵的尾巴馬上連擊短刀的頭。

「你敢找同田貫手合,貓叫亂和清光合力打趴你。」

「……那是家事!」

「好呀,等着被打趴。」

「不敢,謹遵大將命令。」

審神喵白了近侍刀一眼,不吐槽他故意打官腔刺激自己。

話題轉眼又回到劇情、人物上,亂藤四郎提起片末的櫻花樹很面善,立刻有不只一振刀回答那是三日月宗近被「刀解」那齣時出現過,但那時是敵方的刀劍男士。

「……我們的曾叔公,不會是奇怪的人吧?」

「哈哈,現在還未說有問題,可能是之後救回三日月大人的關鍵啦!對嘛,阿螢?」

「等等,裡面的黑田大人不會有回遡時間的能力吧?」不知是誰提出這問題。

「哈哈哈,如此一說,劇裡的我也有?」

話題,似乎往一個不便繼續的方向走。藥研藤四郎悄悄向審神喵打眼色,問她是否要制止。

「讓他們繼續,無端打斷反無私顯見私,喵。」審神喵搖搖頭,附上短刀耳邊:「也可以看某些刀劍的反應。」

討論越來越深入,像「封閉的世界」到底有沒有處理的必要,開始有刀劍提到某次特命調查時,有個傢伙說了「不去也沒關係」的話,類似。

噗。

「可惡,你笑甚麼?偽物!」

嗯,嘴巴一如既往被直接堵住,也很正常地,審神喵因為流鼻血而被拖走。

「讓貓看!貓要看!」

「妳已貧血,不准再看!」

方向走偏了的劇情討論大會,也因此而暫時中斷,不少刀劍暗忖另找機會討論。

P.S.1:

網上的預告出來後,小夜左文字盯着歌仙兼定看了很久。

「御小夜?」

「之定果然很適合在教堂行禮,可惜。」小夜左文字頓了頓後繼續:「想補回。」

「這……」

有刀的臉紅了一整晚。

P.S.2:

「劇看完啊,繼續出陣呀喵!這次不要又擲一!」

「喂,大變態!我說過我有擲二!!」

結果……

「二」

「死清光……你回來後貓一定咬你呀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