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五‧五

「好了,今天怎麼去捉弄他們?」教訓完短刀後,審神喵終於入正題。

「機會難得。」

「想再被貓打一次?」

「我剛剛只是故意不躲,否則妳怎可以打到我?」有刀大言不慚。

啪啪啪!貓咪又是一頓亂打(用尾巴),藥研藤四郎微笑着讓她亂打個夠。

「喵……」

「哦?沒氣力了嗎?大將。」

「你何時學了龜甲的奇怪癖好呀喵?!」

「呵,沒有,請不要誤會,反正對我不痛不癢。」短刀開心地笑,忍不住戳貓來玩,結果自然被甩多幾尾作為「懲罰」,不得不改為「摸頭」安撫對方:「哈哈,乖乖~~摸呀~~」

用、力、甩!

啪!

「這一下有點痛呢,呵,紅了。」藥研藤四郎大笑:「生氣呢,大將。」

不只是生氣,是非、常、生、氣!!

貓咪用力甩!

捉住。

「夠了,要停。」藥研藤四郎壓低聲音,輕輕拉開作反的貓咪,以身高差意圖壓下貓咪,臉逐漸貼過去……

「哇!好痛!!妳這隻壞貓!!!」短刀摀住鼻子往後退:「竟敢咬我的鼻?!」

「有東西哄過來,貓咪的本能就是咬!」審神喵得意地挺胸作答:「是本能,喵!」

有刀翻白眼,然後舉手投降。

「請先回房間休息,我認輸。」

「哈哈哈哈哈喵喵喵~~」貓咪很開心。回房間梳洗更衣後,藥研藤四郎主動說拿晚飯上來一起吃。審神喵再三確認他不會「胡來」/「報復」etc.後,終於答應,一貓一刀大啖燭台切光忠主理的美味晚飯。

「想談今天的事。」

「藥研藉機打爆兄弟們的戀人,結果被亂和浦島打爆,最後還被貓打扁的事?」

「啊喂……拜託不要再提。」短刀一臉尷尬:「呀呀,想正經談的心情一下沒了。」

貓咪輕笑搖搖頭,放下爪裡的飯碗抬頭,換上符合她年齡的聲線、語氣:「看表演後受到刺激,像某一次那般?」

她指的是那本丸的三日月宗近被刀解的演出。

「是。」近侍重重點頭,碗筷不知何時放下,雙手端正放在膝上,朝審神喵行禮:「請大將作出合理命令以穩定軍心。」

「不用。」

「咦?」

「越描越黑,聽過嗎?」審神喵眼珠閃過一抹光:「現時較適合放任他們發洩,陪他們鍛練。他們擔心本丸有問題,至少是合理的擔憂,只要沒懷疑上面,或是我們任何一振刀劍,讓他們的『目標』留在加強防衛,不作他想。」

藥研藤四郎思索幾分鐘,點頭應是。

「有人懷疑會受敵襲以外的事嗎?藥研。」

「有,但很快被那個本丸可能會再受襲的想法帶到要保護自己的本丸上。」

「是嗎?『外面的人』?」

「都有。」

換審神喵沉默下來,尾巴輕輕拍打,幾分鐘後尾巴用力一甩再一頓:「若只是開玩笑,少量流言就先放任,貿然禁止言論只會造成反彈。相信我們一方大部分刀劍會知所進退,會刻意挑釁大概只有那位,有需要就請同屬三条家的石切丸多過去『關心』他日常生活。其他刀劍,偶爾從中轉移話題,相信暫時可以應付,就請藥研多多擔待。」

「是。」

「喵,吃飯時間談公事,實在讓貓沒胃口……」貓咪隨意扒光碗裡的飯,把碗推給短刀:「幫貓收拾,要準備和他們一起看重播呢喵。」

「喂,再看會很晚。」

「不去他們會多想,喵。」審神喵說了一個難以反駁的理由:「這星期貓拿了一天休假休息,沒關係。」

「嗯。」

「快收拾,貓準備下去。」

「是!」

「不是公事,麻煩用正常說話的口吻好嘛喵。」

「是,收到。」

先當成「看劇後遺症」吧!過度緊張,反而惹人懷疑,所以……

去看重播!!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