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七‧五

正如亂藤四郎他們所料,審神喵趁回看時段開那個軍議。不過,今天的出席者比平日少,原因,多少和回看有關。

召開是次軍議的原因,正是和表演的內容相關。除了因為審神喵一開始已表明只討論表演內容,只希望有特別想法的刀劍出席,其他人會在日後和各自討論裡收到「會議紀錄」,所以多少影響一些未看懂表演的刀劍的出席意欲外;因為不同原因,自願/被要求不要出席的刀劍亦有不少。

例如沖田組,因為正值特命調查時間,所以即使今天順利回到本丸,亦請他們提早休息以準備之後的出陣。加上,是次特命調查的「目標」的本丸「本體」,最近對他們兩刀似乎特別興趣,為防被跟蹤或懷疑,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暫時要佯裝不知情留在大廣間看表演回看,順便監視其中一位監察官的行動。

為此,土方組兩位亦留下作支援,而新選組就只有「局長大人」和他的伴侶出席。

同樣負責監視的還有本丸的「風紀委員」壓切長谷部和巴形薙刀,每次有表演時,他們均要負責看管刀劍們收拾地方和整場表演的秩序(像:會否因為討論劇情而吵架、完結很偷溜,或者在零食裡混入其他的東西之類),若然他們不在場,肯定會惹來所有在場刀劍懷疑,以及看劇後肯定沒人收拾的下場。

只是,人數確是比貓咪想像中少。

「大家不要再等。」再等下去也不是辦法:「開始吧。」

近侍代審神喵簡單交代是次軍議的目的,強調其他想法先押後,只討論劇情。

「哈哈哈,設想謹慎,難得難得。」作為主角之一的刀劍,捧着茶輕笑,藏有新月的雙眼半瞇:「老爺爺前來不為他事,只為證明自身清白,哈哈哈。」

一觸及這類話題,態度會180度大變的三日月宗近,已不再令其他成員驚訝。

「我說呀,三日月。」鶴丸國永用力拍打身邊太刀的背:「甚麼自證清白?那個本丸的三日月大人根本甚麼也沒做,又不是談另一邊……那邊嘛……好好好,今天不談其他,不談。小藥研的眼神好兇,要嚇死我嗎?」

「哈哈,那一位可是回遡過去,修改歷史。」三日月宗近呷一口茶:「又怎可說是沒做任何事?」

「啊喂~~到底是不是他主動回到過去還未證實呢!」鶴丸國永眨眨眼:「現世不是有句……有句……呀!對了對了!要有證據!!否則疑點利益歸於被告!」

「鶴丸大人的意思,難道已視爺爺我是犯人?」

「在我面前,請不要自稱『爺爺』。」白色的太刀仍不改笑臉:「認老容易引致心死呢。」

「等等……鶴丸剛剛你說甚麼?」貓咪瞪大眼問。

「我?」鶴丸國永指指自己:「認老容易心死?那是說自認老人的傢伙,不願再理世事、接受新事物,到時候真的會心比人先死的意思。」

「不是這句喵!」

「不是這句是哪句?」鶴丸國永眼珠轉了轉:「主殿拋出難題呢!我已經不記得剛剛說過甚麼。」

「大將,是指『未證實是否三日月大人主動回到過去』的事?」近侍刀在旁提醒。

「對!!!」

「啊!這句嘛……喂!表演雖然說那個三日月一再回到過去,但原因、方法未交待,誰知最後會否給我們驚嚇?」鶴丸國永說了一堆後感口乾,隨手拿起茶杯就大口呷:「哇!很熱!!小藥研沒先擱涼嗎?」

「茶要熱飲。不,冷飲本身會傷害身體,可免則免。」

「很古板。有時候真替主殿辛苦,要被這種古板又不好玩的小鬼『監視』吃甚麼喝甚麼……又瞪?!小藥研很嚇人!」

「回到正題。」藥研藤四郎壓低聲音:「不要阻礙大將休息。」

見貓咪合爪拜託,鶴丸國永吐吐舌頭回到原本的話題上:「大家不會沒想到吧?啟動回遡的傢伙,不一定是那個三日月,那個人類也可以啊!搞不好,那個本丸出了甚麼問題,其實已『不存在』也有可能!」

「不再存在?」石切丸一頓,然後低頭沉思。

「是指被封鎖的意思?」笑面青江代問:「就像封鎖的歷史時間點,不,直接說,就像劇裡一樣,把那個『時間』完全隔離。」

「因為被隔離的人不會知道,結果只會在裡面不斷重覆……」審神喵尾巴和頭一起輕擺,沒注意到在場好幾振刀劍臉露警戒的神色:「不是沒可能喵……可是,這樣貓就不懂。既然已隔離,那丟下就好,為甚麼仍要『處理』和『監視』?」

「因為封鎖不可能完全。」門外傳來一把從未在「正式」軍議裡出現過的聲音:「技術所限,無人能真正阻止『歷史』發生和延續,無論是否正統的歷史。」

近侍立刻衝過去,確定裡面的同伴已備戰後再打開門。

「晚安,主人。」

審神喵瞄了門外一眼:「小夜帶來嗎?大家正討論劇情呢……」

小夜左文字沒作聲,等候主君下決定。

「地藏行平。」審神喵低聲道出他的「全名」:「如果純粹希望探討劇情,此地不一定適合你。」

「吾明白。」

「和之前不同,這一次,只要踏進來就不會有回頭路。」審神喵已平日極少出現的語調說話:「你不再有機會決定去留。」

「理解。」

「請下決定,地藏行平。」審神喵再一次呼喚他的名字:「這或是往地獄之路。」

「吾願永待地獄,直至地獄清空。」地藏行平往前踏出一步表明心意。

「請進來吧,行平。」審神喵回復平日的語氣:「小夜,你也進來,在外面會惹人懷疑。」

「是。」

裡面的刀劍大多放鬆警戒,近侍、笑面青江則在再三偵察確認外面沒人,而且地藏行平自動交出本體給審神喵「處置」表明心意後才稍為放鬆,而靜形薙刀見狀,終於放回本體到地上。

「斷絕因果實不可能。」地藏行平回答在門外聽到的問題:「一旦緣起,因果就已成形,並環環相扣,難以阻止,如非涉入其中之生靈均大徹大悟,悉數放下前事,業只會隨身候報。」

「可是,你們不是封鎖不少時間點嗎?」審神喵立刻發現不協調之處:「不說遠,我們現在正處理上面安排的特命調查。你們的確能夠封鎖時間和事件。」

「掌封鎖能力並非吾或本丸裡可有的刀劍能為。」地藏行平搖搖頭:「封鎖是事實,只是裡面一旦亂行過甚,『封印』就會無力,在內的人或事就能『逃脫』。」

「就算逃脫,原有的歷史應該還可以存在吧?」審神喵反問:「否則,我們所知的的歷史就會改變……喵,等等,到時候我們就會以新的歷史裡出現,記憶會換成另一個『事實』。」

「無可奉告。」地藏行平搖頭:「時之政府不會容許此事發生,未知太多,或破壞現有因緣,或諸事無改,無人敢承擔事件發生後的責任。」

果然是前公務員,想的第一件事是誰去承擔責任。

「也對呢……搞不好會現在的人和事突然消失呢喵。」審神喵嘗試改變茶室的氣氛。畢竟,坐在他們之間的是前公務員、政府「要員」,大家仍有懷疑、緊張實屬正常。

「主人所言甚是。」

這種語氣,大家很難撞話耶。

審神喵心裡嘀咕,不知該如何繼續「討論」。她不希望這次軍議變成只有她和地藏行平的「對談」。

「哈哈哈,有趣,有趣。」出手相助是意料之外的三日月宗近:「或有可能成為我們沒被喚醒為人的世界。單是想像也感毛骨悚然,哈哈。」

虧你還笑得出來呢,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大人所言,正是他們擔憂之處。不,還有更多不便言明的事。」地藏行平又一次搖頭:「請恕吾不便透露猜想。」

「不便說可以不說喵。」貓咪立刻猜到對方未敢說出的話,大概是和掌權者戀棧權力有關:「反正大家今天只是談劇裡的事,跟現實有可能相似之處,只是閒聊。」

「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七‧五

「喂喂~~主殿不是說過討論嗎?不要用公事的口吻好嘛,要嚇壞大家嗎?」現在換鶴丸國永救場,他立刻換一杯新的茶給對方:「喝茶,對了對了,我們不是還有點心嗎?拿出來一起吃,討論劇情時要放鬆!」

笑面青江聰敏地去拿多款素食點心,並且轉身去煮茶。

不能操之過急,亦不可過度戒備,要保持中庸之道,否則在得到對方信任前,先令對方「拒絕」甚至背叛。

只談劇情嗎?

幸好今天的主題如此設計,即使被發現,亦能進可攻退可守。

這位新人,就先觀察一陣子。

看在他透露不少政府內幕的份上,至少今晚要真誠相待,視他為一份子。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