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一‧五

「特命調查」再開,審神喵難得可以偷到一點空閒。畢竟嘛,作為一隻貓咪,骰運這回事,實在不可強求。至於苦了出陣的刀劍的事,喵,特意安排一雙一對地出陣,腦補一下他們在外面的「幸福生活」,也是腐喵的最大幸福。


叩。


「喵!」貓咪張嘴就咬,可惜被躲開:「竟敢突然敲貓的頭!手伸過來讓貓咬!」


「哈哈!抱歉抱歉。」滿滿的笑意顯示不是想道歉,而是想玩貓:「大將的表情,不用猜也知道在想甚麼,哈哈。」


「那貓在想甚麼?!」


「除BL外,想不到甚麼,大將。」


貓咪撲上去咬,短刀這次讓她咬個夠,反正他是刀,貓咪的牙咬不痛。


「好了好了,我這隻貓咪到底在想甚麼?」藥研藤四郎輕笑,手則在掃仍在咬咬的貓頭。


「……BL,喵。」貓咪自首,短刀又狂笑起來。


「喂!」貓咪不咬,貓咪踩,短刀一個翻身就輕鬆避過。


「不笑不笑,反正他們在外面,妳怎樣想也沒機會看。」藥研藤四郎坐起來,戳戳貓咪的小腿:「說起來,這次的特命調查,好像距離上次不算久。」


「不算啊。」審神喵坐到近侍刀身旁:「上次不就是正月嘛,否則我們那天也不會大笑喵……喵!」


聽到貓咪驚叫,藥研藤四郎頓時集中精神,定睛看着她。


「貓記得,之前有同事談過一些可怕想法!」


見對方飛快按動電話,短刀不去打擾,沒多久,換他因為大家的推測而愣住。


「他們把其中一個表演的情況,和不夠半年就『回歸』的調連結起來,而且……」


「關鍵竟然是叔公??」


「嗯。」貓咪用力點頭,隨即又搖頭:「一天未公佈,不會有人知道喵。最後一位天下五劍一直未出現,大家會多想很自然。尤其嘛,那位是大包平天天吵着要挑戰的童子切,當然希望他快點出現,堵住大包平的嘴巴。貓指打爆他,沒其他。」


「真的沒其他?」


「大包平是鶯丸的,所以沒其他,喵!」


結果仍然是BL。


「明白。」短刀嘆一口氣,很快收拾無奈的表情,換上工作時的眼神:「是叫上他們討論?」


「清光他們出門,暫時不要。」審神喵搖搖頭:「話說回來,上次三日月打算邀請其他人茶會的事,之後好像沒聽到消息。藥研知道嗎?」


短刀搖搖頭:「似乎像是『不經意』一起喝茶,無法掌握。請問要去偵查嗎?」


「由他去吧。」貓咪又一次搖頭:「他的腦袋,不是我們一時間能跟上,只要『目標們』沒太大變化,就隨他接觸。」


「是。」


「不要擺出公事模式好嗎?已經是休息時間喵。」


「公事該有公事的態度。」


貓咪瞪短刀一眼:「休息!貓累!不准談工作,喵!」


「那要陪睡嗎?」有刀壞笑。


「貓說不你就回粟田口房間。」審神喵反擊:「要貓說?」


「呃,不敢。」


「在這次特命調查結束前,不用多想,完成任務最重要。」


「知道。」


「睡覺啦!」


「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