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五一

「喵?」剛回到本丸的審神喵看到「入電」要求,愣了好幾分鐘才慌慌張張去找滑鼠,嗯,擾攘半分鐘才正式「接聽」電話。


「噗……哈哈~~~~」貓咪和近侍刀幾秒後笑至倒地,審神喵爬不起來,惟有直接拍打地面:「喵喵喵喵喵!喵呀!」


「哈哈……大,大將……哈哈!」因為有貓已只剩貓性,近侍刀的笑聲更難以收拾,幾分鐘,才勉強「冷靜」下來。


幾秒。


「噗……喵……哈哈!」審神喵又一次倒地:「慈悲為懷的時之政府就算了喵,正月監察官是甚麼事?六月!現在是六月!!!哈哈哈哈呃喵!」


另一邊的「一文字則宗」沒太大反應,只勾起嘴角維持優雅的笑容,只不過,在本丸的一文字則宗忍不住搖着扇子走進辦公室。


「呵呵,主上果然很有趣,看到我的同體就笑得如此高興,這一點和小孩子很像。」


貓咪一尾巴暫時打斷太刀的話:「喵,貓要準備編隊出陣。你要看另一個自己,就請安靜喵。」


「只是想趁主上心情好的時候,商量購買輕裝的事。」一文字則宗繼續搖扇,螢幕另一邊的「一文字則宗」完全被冷落。


審神喵懶得理他,反正近侍已直接把他「帶」出辦公室,至於另一個「一文字則宗」嗎?貓咪也沒讓他多說幾句,直接跟他說打開通道就可以,反正不是第一次過去。


「哎呀呀,真的很不給面子呢。」一文字則宗瞇眼:「吶,小子,不如請你跟主上說,為我們一文字家添新衣裝。」


「藥研,來幫貓傳出陣命令。」審神喵甩甩尾巴,塞了張出陣名單給近侍讓他可以「溜走」,自己轉向一文字家的「御前」:「喵,貓記得有跟大家說過,要先買輕裝給粟田口家的刀劍,尤其是短刀和脇差。」


「我記得沖田家那個小子都有。」


「怎麼?買給初始刀和他的伴侶,似乎你沒權管。」貓咪的尾巴再甩:「而且,粟田口的孩子們都答應。」


「那,請問謙信那個小子又如何?」


「喵。」有貓偷笑:「先警告你啊,如果你敢不拿走謙信後面『小子』那兩個字,這幾天沒飯吃時,不要搶你刀派後輩的飯來吃。」


「御前!」日光一文字悄悄跟對方打眼色,請他不要亂說。


「喔?」可是,逗貓逗得正樂的一位,看來不打算收手:「我不懂妳的意思呢,貓咪主上。」


磅!


亂說話的太刀頭腫起來。


「亂逗『我的貓咪』,小心被我折!」宣告完畢的近侍恰好回來:「謙信君的輕裝是用上面發的仕立券換,不是買,不算違規。」


「呵。」


「長船家上下,每天為大家準備飯菜、點心和甜品。」貓咪的尾巴繼續甩甩甩:「就算買給他們,也只算聊表心意。他們從不貪心,只希望家裡的短刀有新衣服換。」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一文字則宗搖搖扇:「實在太可惜呢。」


另一邊的日光一文字扶額,這種失禮的事實在有損一文字的名聲。


「嘿,日光小子今天的表情很有趣。」一文字則宗找到新目標:「你不如來跟貓咪主上說?」


「喵!」審神喵忍不住炸毛,藥研藤四郎擋在她面前,眼神立時變得兇狠。


「大家,請冷靜。」日光一文字搖搖頭:「我只會管教我們的人和效忠主人,請別誤會。」


「在『我的貓咪』面前亂說話有甚麼後果,相信日光先生體驗過,應該不會忘記。」


在南泉一文字前說「紅燒貓全體」,同時嚇着身為貓咪的審神喵,是日光一文字顯現後最大「污點」。


總之,日光一文字順利帶走一文字則宗。


「竟然敢叫他來嚇貓?!」回到辦公室的貓咪用力「摔」尾:「就算大家都可以買輕裝,一文字家都要放最後喵!」


「大將,這叫公報私仇。」


「貓不管!反正沒小判買!所以他們沒、有!」


「哈哈。」


「不要理會他們,我們準備出陣,去叫第二部隊到傳送陣集合。」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九 大除夕那天審神喵被扛回來被「掩飾」着的紙箱,一直是刀劍們想打聽的事,仗着和審神喵要好的亂藤四郎,還有加州清光等刀有試過打聽,但貓咪一直以要保持神秘為由,所以一直沒有透露。 他們倒是沒太在意,畢竟當晚太精彩,之後大家也因為多少有食材等東西剩下,在大家本身不是非常在意賺錢(或者說,那天沒攤檔虧本,只有不少刀劍忍不住花了不少錢而已)的情況下,接下來的幾天大家倒是在忙着輪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