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二四‧五

不但因為近侍是極短,而且是籌備的一位比提出要求的「人」更焦急的關係,比審神喵要求妥善的秘密的軍議,就在當晚深夜舉行。

跟貓咪的想法不同,藥研藤四郎只找上部分較易理解他們這次想法,又願意提供意見的刀劍參與;一方面希望聽取不同的觀點,另一方面,若最後意見一致,之後他們可以成為說服其他參與者的後盾。

「主上,事情很緊急?」壓切長谷部上下打量忙碌了接近一星期,黑眼圈已跑出來的審神喵:「我建議妳先去休息。」

「半夜呢,太晚睡皮膚會變差……喂喂喂,安定,先不要扭我耳朵,喂,痛呀!」加州清光掙扎擺脫:「若連我們刀劍男士都會因為熬夜而皮膚變差,你不會以為那隻大變態會沒事……又來?!」

「正在開軍議,竟然亂叫主人的名號?!」

兩刀正吵架,很快被他們的「大哥」敲頭制止。

「立刻道歉!」

「是……對不起……」

「是和主人道歉,不是我!」

「是!」怕再被「教訓」,兩振打刀立刻立正轉身,朝審神喵鞠躬:「對不起!」

「喵,局長大人,請放過他們。」貓咪大笑:「他們不吵架就不是貓的安定和清光喵。」

「公事不能怠誤!」

這下連貓咪都嚇一跳,急急道歉。

「呀……我不是要教訓主人……那個……」

「快跟主人道歉!」現在換蜂須賀虎徹敲長曾禰虎徹的頭,新選組的「處事風格」,似乎已「傳染」呢。

總之,一番「混亂」後,總算可以開始軍議。

近侍刀代審神喵簡單講解原因,說有一個「新人」似乎對上面有所懷疑,離心比想像中大,但礙於對他不夠了解,所以希望請他們給予意見。

「挑選人員向來以主上以及近侍的眼光和意思。」壓切長谷部開口:「屬下不敢僭越。」

叩。

「那隻貓咪問到,你就照她意思嘛。」日本號挑釁一笑:「還是,你沒那個能……哈,力度不夠呢,可愛的長谷部。」

咳。

藥研藤四郎勉強制止另一場爭執,今天大家似乎過於「精神」,不是已經是半夜了嗎?

「地藏行平。」小夜左文字簡單扼要地解釋了貓咪主君和近侍未能下決定的原因,大家聽到名字後,立刻定睛望向他們等候答案。

兩「人」一同點頭。

「漫長的」辯論時間開始,作為同僚對他「本人」的觀感、對前公務員身份的顧慮,以至當日「叛變」的讚賞和擔憂,聽到近侍、小夜左文字、壓切長谷部和不動行光道出之前和他「交手」的經過,大家開始猶豫該下甚麼決定。

「辯論」變成「討論」,繼而「靜默」。

「……等等,大家……」

「噓……」藥研藤四郎打斷壓切長谷部的話,以眼神示意對方看看自己的肩膀。

「呼……喵喵喵……嗯……」貓咪累倒靠到近侍肩膀睡着。

「哈啾!」抖了抖身體,就是沒醒來。

「哎呀,任由主人睡着……」燭台切光忠想脫下外套,但旋即被短刀怒瞪,藥研藤四郎亦希望為她蓋上自己的白袍,但,那隻貓咪枕在肩膀,亂動只會吵醒她。

「你這小子這時候還吃甚麼醋。」加州清光正要罵人就被大和守安定拍頭,轉身要回罵又被對方的噤聲動作制止。

乖巧的打刀靜靜上前解下自己的頸巾搭到貓咪肩上,審神喵像是得到「救援」般,立刻抓住不放。

「小心勾破別人的頸巾……妳這隻貓咪……」

「沒事,我們另找地方談,請近侍大人照顧主人。」大和守安定朝短刀點頭致意:「之後會請清光跟你匯報。」

「麻煩大家。」

「本丸的事,主上的事,過度客氣只會令主上蒙羞。」壓切長谷部白了藥研藤四郎一眼後,拉日本號出門:「去看看酒吧那邊有沒有人,沒人就到那兒繼續談。」

「想喝酒?」

打刀的答案隨遠去而聽不清楚,看到大家散去,藥研藤四郎苦笑摸摸貓咪的頭頂。

果然太勉強呢。

短刀在考慮如何搬貓又不弄醒她時,口袋裡的電話突然震動,然後看到某經常挑釁他的傢伙傳來的訊息:

「星期日早上前,想辦法不讓我的好姊妹離開房間。」

吓?

「否則,我會揍你。」

星期日是甚麼日子?短刀想了一會才記起……

嘿,好吧,就照他說話做。

就一次……

……呃,等等……

要怎樣扛這隻貓咪回房,又不會弄醒她?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二四‧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