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二四

光芒散去,地藏行平的習合完成。

「太好呢喵!」審神喵拍爪:「雖然只找到一振,但總算提升一點呢!」

「感激不盡。」地藏行平完成集合後,簡單地活動一下手指、手腕,感受力量的變化。只有一振分體,對「集合」的需求來說可是極少,所以「效果」並沒想像中明顯,不過,倒令打刀心裡有一份歉疚:「有勞主人費心,主人既往不咎,還真誠相待,吾實在難以言謝。」

「實在太客氣呢喵。」審神喵搖搖爪:「反正要努力完成上面要求的進度嘛。說起來,貓反要多謝你呢,相信是行平『願意』,所以貓才撿到新分體啊。」

「吾……願意?」地藏行平一愣。

「嗯。」貓咪用力點頭。

反對似乎失禮,而且…… 是為誑語。得主君、同僚關心,未因前事排擠自己,早已心生感恩圖報之心,主君所言自是可能。

「未知主人…… 」或者,是時候「提醒」對方。地藏行平端正姿勢,向貓咪微微欠身行禮:「一直努力完成上面交託之事,所為如何?」

「喵?」換貓咪一頓,近侍刀的表情有變,但很快回復,理解問題後,猫丸的主君笑起來:「哈哈,套用那位三日月大人常說的話,收了工資就得工作喵。縱然所謂的工資早變成不成比例的『活動獎勵』,但也不能太敷衍了事呢。」

打刀聞言皺眉:「為未知是否可信之人努力、盡責,只會種下惡因,怕日後自食其果。」

啊,原來嗎?

藥研藤四郎以眼神示意,要審神喵提防。

「喵?」因為身高差又要裝萌的關係,之前沒刻意抬頭說話的貓咪抬頭,銳利的眼神直視前公務員:「不好意思,行平的話實在難以理解,可否請教詳細?」

地藏行平一時間無法反應,過了好幾分鐘,才慢慢道出自己的想法和不滿。

「藥研。」聽畢前公務員的話,審神喵回頭:「對歷史之事,本貓實在不及你們刀劍男士了解,請問可否給予意見?」

不用「貓」,也不是「我」,第一次聽到「本貓」這個自稱的短刀瞬間沒主意。

如果是「貓」,那基本是真正問他意見,若是「我」,那代表她已有決定,只要為她做一個合適的引子,但……

「本貓」?

可能見自己的專屬近侍良久未有回應,審神喵輕「喵」一聲再喚:「藥研?『本貓』想知藥研的意見,請問有何高見?」

「本貓」、「高見」,全部不是她平日會用的字眼,有事時會玩弄奇怪字眼的「個性」,實在叫……

「有事時」嗎?

藥研藤四郎頓時明白。

「很抱歉,大將。」短刀低頭致歉,臉上的歉意真誠而且明顯:「相信大將記得,當日我葬身火海,雖不至於如幾位哥哥般失去記憶,但部分『記憶』不肯定是因燒失,還是化為人身後的落差等原因,而不算完整至記得所有細節,所以,抱歉無法給予答案。」

「是嗎?」貓咪的眼神瞬間放鬆,尾巴輕掃近侍的頭和背:「抱歉,提起你的傷心事。」

「不過是『歷史』而已,請不要在意,大將。」

「一切皆為夢幻泡影,如夢亦如電……」地藏行平眼神黯沉:「人如是,刀如是,大家所稱『歷史』如是。真假莫辨,無有對錯,惟……一旦言及『守護歷史』,就得區別對錯真假,可是,因緣各異,即便相同之事,於各人眼中全然有不同光景……」

「明白。」審神喵打斷地藏行平的話:「感謝行平的見解,可惜今天貓公務繁忙,無法靜心請教。」

「打擾主人,實在失禮。」地藏行平告辭後轉身離開,卻被審神喵叫住。

「對你剛才所提之事,貓多少感興趣,或等工作略為清閒之時,再來請教,謝謝。」

打刀一愣,然後點頭:「不敢。」

「認真呢喵。」審神喵換上笑臉:「行平說的事,貓有興趣聽,只是……」

然後拍拍桌上的文件山:「工作太多,暫沒時間。」

「是!」地藏行平不自覺地勾起淡淡的笑容:「隨時聽候主人的傳召!」

前公務員離開後,近侍急急追問剛才她那個自稱的意思。

「藥研果然在意呢……」貓咪苦笑:「就怕藥研想太多,貓挺欣賞他敢說敢做,不論他剛剛比我們更反派的想法,還是當日他直接去改變歷史的意志。」

「放他進去?」

「不……再看一下。」審神喵搖搖頭:「太輕易被釣上,會令自己陷入危險。再說,大家的意見亦要尊重。」

近侍聞言立正站好再行禮:「我會儘快準備軍議。」

「拜託你呢,藥研。」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