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九O

「煙花喵!」


「砰!」


「BBQ呀喵!」


「萬歲!」


藥研藤四郎很想問,到底那隻貓咪為甚麼可以在古怪的事上,令其他同僚和她一呼百應。


「不過嘛。」審神喵又掏出仕立券:「因為煙火大會和烤肉,不,BBQ大會同時舉行,為了讓幸運兒可以穿上輕裝投入祭典,所以,先抽獎喵!」


「吓?」全場呆住:「不是應該留到最後嗎?」


「喵?」


「沒抽中的人,心情低落會連東西也不想吃啊,主人。」


「祭典也沒心情欣賞啦!」


不同刀劍輪流說出心聲,審神喵開始猶豫是否應先收回仕立券,留待祭典結束後才抽。


「我贊成主人的意見。」


「主上的意思,你們竟然違抗?」


兩振主控刀劍的「訓話」,令大家不自覺抖了抖。


「喵,長谷部,巴形,請不要嚇大家喵。」審神喵代為求情:「貓確是沒想清楚,大家只是說出感受,不是甚麼違抗啦喵。」


「我不反對大將的做法。」已經有輕裝,而且穿在身上的近侍輕笑:「嘿,反正只有一個人會有,到時大家沒心情吃飯,我可以安心慢慢吃,不用擔心要和大家搶。知道嘛,一個人在你們手上搶四份食物可不容易。喲,大將,我們今天可以和孩子們吃很多甜品呢!」


嗯,除了豐富的各種調好味/新鮮原味的燒烤食材外,小豆長光製作了大量超級美味的甜品,保證慢一步也沒機會吃。


「喲嗦!」愛染國俊捲起衣袖:「誰說會沒心情吃?如果失利,反而要大吃大喝補回!近侍大人,你等着你自己沒機會吃吧,主人和小主人那邊我們會留一份!」


剛剛你不是支持厚藤四郎嗎?愛染國俊。


眾刀劍為表現出「成熟」、「懂事」的一面,紛紛改口說食物要有刺激感等等調劑才美味。


「主人,請問打算怎樣出抽獎?」短刀們轉眼已捧來一個紙箱和一疊紙。


「直接寫上大家的名字?」


「好像太多人呢。」


「喵,不如先寫刀派?另外加一張無刀派。」


「好像更刺激!」


「等等,大將。第一回合沒抽上的刀派,會否提早失望?」


「他們可以先去吃東西喔喵。」


「所以說。」愛染國俊興奮起來:「前面失敗的人,反而獎勵可以提早吃東西?我喜歡!」


「國俊,你這句話好像在立flag,喵。」


「不要緊,反正我相信主人總有一天會買給我和阿螢。」


「明石不需要?」


「國行太懶,買給他是浪費,哈哈!」


審神喵瞄到遠處的明石國行嘆氣,不過同時發現他已準備好墊子,隨時都可以躺下「休息」。


嗯,日後也可以不買給他,反正他肯定懶去穿。


「好!各刀派派一個代表出來!」審神喵往外叫道:「來寫自己刀派名稱放進去,寫太差貓看不懂,或者寫錯字到時取消資格喔喵!無刀派的刀劍,貓會親爪寫一張放進去!」


一番混亂後,開始第一次抽獎。


「幸運的刀派是……堀川!!」


「落選」的刀劍大部分打算轉身離開,但因為某刀一句話紛紛停下腳步。


「我不要那偽物抽中!」山姥切長義大叫一聲,然後開始喃喃自語:「我要詛咒他,我要詛咒他,我要詛咒他……」


一直在身邊的山姥切國義,嘴角微微勾起,欣賞戀人的表情,連反駁「仿品不是偽物」也省下。


「堀川,不就是國廣家嗎?」和泉守兼定驚呼:「國廣,我把好運都給你!」


「不用呢,兼先生。」堀川國廣抱住撲過來的打刀:「兼先生的好運要留給兼先生,我寧願把我的幸運分一份給兼先生呢!」


「大將,先住腦!」看到有貓開始捏鼻,藥研藤四郎肯定那隻貓在腦補一堆BL,呃,他們一對是戀人,一對是夫夫,不完全算是腦補。在失血之前,總之要先打斷她的腦:「啊喂!你們幾個先來寫名!」


終於到下一輪抽獎呢。不少刀劍因為想看戲,所以沒先過去拿食物,而是屏息以待。


「幸運兒是……喵?是山伏國廣!!」


「嘿!我的詛咒有效!!」


「呀~~國廣,我早說過幸運不能分出去!」


「喵,山伏,恭喜你抽中仕立券呢喵。」審神喵甩甩爪裡的輕裝贈券:「請問你想自用定想送人喵?」


「還有這個選項?!」本已轉身走的刀劍們同回頭,渴望得到輕裝的刀劍們都忍不住向山伏國廣投以請求的眼神。


「咔咔咔,抵住大家的壓力去接受主人閣下的心意也是修行,咔咔咔!」山伏國廣大笑,請審神喵將仕立券兌換成自己的輕裝:「況且,在適合的場合作適合的打扮,也是一種很重要的修行,咔咔咔。」


「吶呢,說起來,平日山伏先生總是在修行,未看過他穿戰裝以外的衣服呢!」


「亂,山伏大人不也會穿內番衣服嗎?」


「除非要當番,否則沒機會看到。」亂藤四郎眨眨眼:「突然很好奇……」


這樣一說,勾起大家的好奇心。因為山伏國廣習慣天未亮出門修行,傍晚才回來,然後很晚才在房間更衣休息,所以像部分刀劍偶爾會以寢服出現的機會也是零,更別提他沒興趣買其他衣服,像亂藤四郎會有時裝表演的機會是負數。


「喵,就請山伏換輕裝出席今天的活動吧喵!」


「是!感謝主人閣下!」


山伏國廣很快換上輕裝回到祭典「會場」。


「好看!!」大家瞪大眼,亂藤四郎還忍不住叫出聲:「果然很好看,很新鮮的感覺呢!」


「山伏哥哥!」妍甚至立刻跑過去,以甜美的聲的讚美:「¡Qué guay!」


「咔咔咔,謝謝妍少主閣下。」


見女兒伸手想請「另一個男人」抱,藥研藤四郎馬上跑過去「搶回」「女兒」:「要吃飯呢,否則,妍想吃的蛋糕會被搶光。」


「有刀吃呷,喵!」


「咔咔咔,看來,精心打扮後,會有新的修行之路,咔咔咔!」


之後,大家如先前所「提醒」般,因為沒抽上輕裝而瘋狂大吃大喝,藥研藤四郎表示,搶四人份食物很辛苦(笑)。


喵,應該說「活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