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九六

「爸爸,我們去上課喔!」模造刀X2向剛丟完貓的「爸爸」揮揮手,然後跑向三条家今劍和岩融的房間往內喊:「猫妹妹,要去上課啊!」


「是!」三振小「刀」(咳,剪刀也是刀)靈手牽手,開開心心地一起往茶室走去,後面跟上是猫的揹書包專刀岩融,和岩融專屬「掛件」今劍。


在一般人,包括刀劍眼中看來,應是可愛又和睦吧?不過,怎樣也不可能代表所有人/刀劍會有相同想法。


「嘖。」樹後有一個黑影在偷窺,聽聲音似乎很不滿:「那兩個算是他們的孩子,上面還勉強接受解釋,現在來一個三条家。就算上面不作聲,亦應有自知之明,竟然,竟然……哇!!」


任誰被拍也會有反應,刀劍男士甚至有機會拔刀,只是由於被對方「預知」到行動,所以準備拔刀的手在反應過來前已被壓住。看清楚來人看,「黑影」馬上發火:「不作聲拍下來,下次一定會殺了你這個偽物!」


「喔。」被罵的那位沒有太大情緒起伏,以平淡的語氣應聲:「仿品不是偽作,我說過很多遍。」


「我就是喜歡喊!」


「哦。」山姥切國廣顯然已習慣對方的話,所以不以為然地回應。半秒後,他像想起甚麼似的續:「你在偷看小主人和小女孩?」


「我我我……我沒有偷看!」山姥切長義急急否認。


「是嗎?」山姥切國廣不相信他的話,故意湊前逼近對方,直視他的雙眼。


「不用你管!可惡……」山姥切長義很自然縮起來,褪到大樹前,令逐漸往前走的山姥切國廣順勢困住他:「放開我!你這個偽物!」


「說。」山姥切國廣不打算放過他:「在想甚麼?」


明明自己比他高一點,但在他面前總是被他的氣勢壓過。山姥切長義暗罵「修行」令眼前的傢伙變得有主見和自信,令自己難以勝過他。


「沒偽物的事。」


「主人的事,就是本丸所有刀劍的事,如果有人心懷不軌,我不會放過。」


「才沒有你這個蠢材偽物想的事!我就是擔心主人會被誤會,所以才要觀察!」


「解釋。」山姥切國廣放開他。


「真是,和人說話不懂好好說。」山姥切國廣懶得吐槽對方才是不會跟他正常說話的那振刀,靜待山姥切長廣解釋。(前)監察官大人吸一口氣,簡單讚賞主君領導有方,暫時大多數活動也能依期完成。刀劍男士們的等級雖然仍要繼續努力,但至少還能用……


「正題。」山姥切國廣頓了頓:「請。」


「終於會說『請』嗎?果然是偽物,總是要人提醒。」山姥切長義得意地笑。


「總比有人提醒很多次,也無法分辨仿作和偽物。」山姥切國廣亦沒客氣。不過,正事較重要:「請入正題。」


「就是說,主人太沉迷召喚無法出陣的刀劍。」山姥切長義猶豫片刻,喃喃說句「剪刀應算在內」後,回到剛才的話題:「即使上報後不作任何處分,亦要規行矩步,不可一再試探。」


「把『自律』說成長篇大論,不愧是監察官大人。」山姥切國廣繞起手,不可置否地回應並反問:「既然上面的人已表明只要遵守不出陣作戰,留在本丸生活的要求,就不會過問任何事。作為主人的刀劍,上面前監察人員的你,似乎沒質疑上面的決定的資格。」


山姥切長義語塞,惟有轉身以免被看到表情。


「再不回去,小心近侍大人發現和誤會你對妍小姐有所企圖。」


山姥切長義本要反駁,但某「女兒控」的平日表現令他覺得對方所言很有道理。


「喂,不要說完就走!」只是轉念那片刻就走遠,被丟下的打刀心有不甘追上去:「等等我!」


「哦。」山姥切國廣停步,朝對方遞上手。山姥切長義不服氣,嘖了聲後仍決定搭上去握緊,兩刀一起回房間去。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