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九八

晚上。


「燭台切先生,這幾天的餸菜就拜託了。」


「既然指名要我處理,我一定不會讓主人和近侍大人失望。」


「大將應不會知道,否則一定說我多事。」藥研藤四郎無奈地笑了笑:「總之就拜託啦!」


「Okay。」帥氣的太刀自然不只用說話回應,還比了個符合刀設的手勢,短刀心忖幸好是讓她來這邊,否則自己肯定會忍不住手會揍人。


模範等級的動作、笑容,完全是那隻貓咪常說那種叫甚麼「執事」的模樣。嗯,叫人生氣,自己不得不承認無法超越的「風雅」,而且理解他的貓咪對「執事」的熱愛。


「近侍大人,請問還有否需要協助之處?」燭台切光忠的聲音喚回藥研藤四郎的思緒。


「沒,這次麻煩你,燭台切先生。」


「輔助主人,不是麻煩事。」太刀輕聲一笑:「已經夜深,近侍大人請先回,以免主人擔心。」


「我會的。」


這晚平靜地過去,第二天又是如常要送貓咪出門上班的日子。沒錯字,是「送」貓咪出門,不是「丟」。


貓咪出門前,又有快樂的摸頭時間,短刀們多少感到奇怪,但既然主君高興,而且可以趁機裝一下小孩撒嬌(甚至討糖果),他們都很樂意當乖小孩。


審神喵出門的一刻,好像有和近侍刀輕抱。


果然有古怪。


藥研藤四郎不用轉身已感受到背後的視線,只是嘛,職責所在,自然佯裝不知:「各位,大將已公佈今天的出陣人選,請相關刀劍早作準備,大將隨時下令出陣。其他可以自由活動,或者去幫燭台切先生準備今天的食材。」


眾刀劍四散,藥研藤四郎回辦公室工作。


「吶,藥研哥哥。」今天「又」有人來打擾,亂藤四郎當沒「感受到」哥哥的不滿,大步走進辦公室:「主人是不是『又』有甚麼事?」


「沒甚麼。」


「喔?是『沒甚麼』而不是『沒事』,或者『你在說甚麼』,果然是有事呢。」可愛的短刀在這方面的腦筋特別靈活:「吶,今天聽到藥研哥哥特別交待去幫燭台切先生的忙,到底是要準備慶祝的事,還是主人生病呢?」


「不要亂說。」


亂藤四郎眼珠轉了轉,然後搖搖頭:「不行啊,太易讓人猜出來呢。不是有事要慶祝,又不算生病,但在伙食上似乎要偏向照顧主人……吶,我有看現世的電視節目,說起來,距離上次主人當呆貓的時間,好像兩個多星期呢!主人今天要去補打那個叫甚麼針的東西,所以要預先準備,對嘛?」


藥研藤四郎定睛看着他。


「笨蛋哥哥就是笨蛋哥哥。」亂藤四郎輕快地轉身邁步離開:「我去幫忙,順便叫上大家吧!這幾天,我保證會讓主人吃到好吃又漂亮的好東西呢!」


「不要亂改餐單!」藥研藤郎急得站起來伸手制止。


「餐單可以不大改,但,設計一定要!」亂藤四郎回頭白了藥研藤四郎一眼:「要我相信藥研哥哥做出吸引主人的餐點和擺盤,我寧願依餐單請燭台切先生重新編排設計呢。」


短刀今天蹲在牆角畫圈圈+等審神喵的訊息。


有刀感到要為自己爭回一口氣(和面子)。


不過是擺盤和設計嘛,絕對可以做到!絕對!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