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九三

「喵!又是這樣!!」除了為開學的事忙碌,另一件令審神喵忙壞的事自然是現在正在進行的「任務」,「秘寶之里」。可惜嘛,以貓咪的運氣,抽花札的運算不上太好,尤其這幾次:「就是想換人練練等級,但連結幾次也這樣實在太可惡呀喵!」

會生氣也難怪,連續幾局也只有五百左右玉,其中兩局還只有四百多。嗯……因此,即使是愛BL如命的審神喵過去踹無論出陣還是回來後也在卿卿我我的一打刀一腳,也是很「正常」的事。至於脇差嘛,因為平日很乖巧,所以放過他。

「喂!就算妳是主人,也不可以對我太無禮!」和泉守兼定沉着氣「指導」貓咪,以免自己在伴侶面前太難看:「看主人沒傷害國廣的份上,我!大人有大量,原諒……啊喂!我沒罵妳,不要哭呀!!」

因為害怕被近侍刀捅刀,和泉守兼定立刻舉手投降。

「再多BL,也救不了玉的數量呀喵!」審神喵扁起嘴:「四百、五百,連續幾次也只是這樣,貓今晚不用睡覺喵!很想睡,喵!」

「我我我我們立即再出陣!」和泉守兼定拉着堀川國廣回頭要跑向傳送陣,剛回來的其他刀劍愣了愣,不過在螢丸的的帶領下很快跟上去。

「喲,大將,妳快把他們嚇壞呢!」藥研藤四郎偷笑:「自己運氣不好,請別遷怒下屬。」

「和泉守只顧保護堀川,隨便去撿花札,當然要算他的一份。」貓咪鼓起腮:「不管,這次如果又是五百玉,貓會咬刀!」

「我不會准妳咬我以外的男人。」

「那,伸手來。」

遞。

大口咬。

審神喵維持咬刀狀態去完成這一局的指揮。成績嗎?幸好呢,咬牙膠不用換一根,總算回到接近八百玉,在平均數以上。

和泉守兼定歸城後看到眼裡仍有一絲殺氣的貓咪,再次乖巧地舉起雙手投降。

「喵,再去一次。」審神喵下令:「距離今天的目標仍然差一點,立刻。」

「呀……是!得令!」

雖然很懶,但總會按推度表「工作」的貓咪絕不能惹。

只是,運氣,始終是這個本丸的貓咪的大問題……很嚴重那種。

惟有在「次數」上加油。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