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九七

「喵哇~~~」打算今天自己出門不用丟的審神喵,現正在庭院呆住:「很久沒看到它呢喵。」


熟悉不過的地心鑽探機昂然立在庭園。


Okay,這是甚麼回事?


「哈哈,主人還在呀?」之前某次靠那東西大賺一筆,現在肯定在盤甚麼的博多藤四郎笑着打招呼:「又是做生意的好日子耶。大阪城相信下午可以過去挖小判。嘻嘻,小判小判……到時候還可以順道租這東西給未有毛利的審神者,又可以大賺一筆!!」


貓咪的嘴巴一開一合,一時間無法想到應反駁哪一點。


雖然今天很大機會會閇放那個大阪城,但上面未正式宣佈,現在已想着小判會否太早?啊!還有,毛利藤四郎已經不是罕見得如以前般耶,有人會租嗎?除非能挖出白山吉光。


喔,前提是,要我們先挖到(搖頭)。


「喲,看來我們的大將忘記自己的責任呢。」在貓咪意識過來前,已被刀扛起再丟出門。「兇手」出手後,往遠處揮手:「要乖乖上班喔,大將。」


「解決」了壞貓,近侍回來「處理」弟弟。他慢慢走向博多藤四郎,臉上掛着令弟弟不寒而慄的笑容:「喂,博多,把倉庫最深的東西挖出來,打算做甚麼?」


「呃……藥研哥哥……」


「你應該記得這東西不應該讓一期兄見到。」


「……記……記得。」


「所以,現在是故意違抗指示拿出來,有錯嗎?」


「哇!藥研哥哥!我只是想賺小判啦!!」可憐的猫丸財政大臣合掌,努力訴說自山伏國廣用仕立券換到輕裝後,挑起不少刀劍,尤其是兄弟們想買輕裝的意識。按照審神喵的「本性」,她很快會「失守」,屈服於大家的撒嬌之下,若沒預先「準備」,我怕主人會花光小判,我們沒錢過冬呀!!」


藥研藤四郎苦笑。那隻貓咪愛亂買的個性,本丸上下都很清楚,只是嘛,「沒錢過冬」也太誇張。粗略估算一下未開的小判箱的數量,不,只談本丸此刻的「流動現金」,替剩下的兄弟們和大嫂都買輕裝,也會有錢剩下。之後要為其他人陸續添置,亦是一個可取的辦法。


「我不要浪費小判……」有刀快哭啦。


「完全不買,只會讓大家以為大將太吝嗇。」藥研藤四郎惟有許下承諾:「我會看管她用小判的情況,作為近侍,要封鎖她用小判是越權,但提醒倒是可以。」


「那跟直接說她會亂花沒分別呀!!」嗯,這樣說好像沒錯。 不過,博多藤四郎發洩後,語氣很快平復下來:「放心吧,我不會讓一期哥哥在庭院亂掘,如果可以過去大阪地地底,挖到特別的兄弟們,到時我把車租出去就不怕一期哥哥有機會亂用。」


到最後仍要出租……罷了,不懂賺錢,他也不會被那隻貓咪委以財政大臣這重任。藥研藤四郎決定放棄「討論」,反正他答應不讓大哥亂挖,暫時放過他「們」。


至於今天會否用上那輛車,大概要下午才知道,到時再想。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