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九一‧五

在貓咪不在本丸期間,猫丸發生突發事件。

一切源自新「誕生」的小「剪刀」靈。

自從審神喵和近侍合力召喚出這個小女孩後,因為她是三条家的孩子,所以由他們照顧(應該說他們很樂意拐走這個唯一的女孩)。在夏休期間,大家未察覺有任何問題,只是要「爭奪」和她玩、睡覺(字面意義)比較麻煩而已。

買新衣、買玩具很簡單,而且是哄她到他們房間睡覺的好方法。若沒特別事,大多是今劍+岩融,或是女鬼小姐照顧,畢竟他們較懂得「照顧」小孩,而且亦最受孩(短)子(刀)歡迎。女鬼小姐特別高興,直言難得可以

有一個「女兒」。

簡單來說,那個小女孩很得寵,三条家上下專寵她一個那種。

因此,當加州清光和亂藤四郎「假借」審神喵的名義,說九月一日那天可以讓小女孩上學,請他們準備開學用品時,三条家感到有多震撼。

「我有在電視看過!而且,小小姐和小小主上大人也一樣呢!」今劍興奮地舉手:「可愛的大書包、超級好看的水手服!所以,我們的妹妹都可以嗎?」

「對啊!」亂藤四郎用力點頭:「雖然校服大概要跟小主人一樣,只能穿水手服,可是,髮飾等等可以自己挑選,而且!」

見短刀突然頓住,三条家+笑面青江+女鬼小姐都定睛看着他。

「書包、文具等等不會限制款式呢!」亂藤四郎搖搖手指:「要怎樣可愛也可以耶。」

三条家全體+2頓時雙眼發亮。

「嘛,要買的東西不少呀。」加州清光扳手指數:「書包、鉛筆、毛筆、擦膠、間尺、筆盒……還沒算校服要有替換、襪子、上學專用的鞋……」

三条家的刀劍立刻往各自的房間,或者「秘密藏寶點」跑。

「咦?」

轉眼間,三条家的各刀以違反機動的速度拿來大量小判(今劍除外,他以正常機動),讓笑面青江忍不住笑了笑:「噯呀,我的御神刀大人深藏不露,露則一鳴驚人呢。呵呵,我說是藏很多私己錢啊。

石切丸的表情微變,無奈地笑了幾聲後開口:「為妹妹買東西後,剩下的小判我會上繳。」

加州清光和亂藤四郎偷笑,悄悄瞄向他身旁的大脇差。

「嘻,我的御神刀大人似乎誤會我的意思。」笑面青江笑得很高興:「我沒有欺負你的意思,男人總要有點錢旁身,才可以適時展示他的魅力。況且啊……剛剛那番話,似乎要大家當我是壞人呢,對嘛?」

石切丸立刻深鞠躬向笑面青江道歉,大家在想,若非有他人在場,很可能會土下座。

「吶,不用太多錢呢。」亂藤四郎察覺四周的敵意,立刻改口:「多帶有備無患也是好事耶,準備充足總比到時候發現不夠好喲。」

提交出門申請後,一行人浩浩蕩蕩出發。

之後……

加州清光和亂藤四郎緊握對方雙手在發抖,後面跟上去的大和守安定和浦島虎徹也忍不住抱住對方,以防無法站穩。

三条家的審美和品味,以及財力,實在好恐怖。他們只會挑名實相符的名店的產品,每件拿上手的貨品,價錢都很可怕,而且,買的數量也某程度算是。

喜歡的風格和亂藤四郎及加州清光所想像的不同,他們並非找尋古老的款式,而是他們所知的「現代」風格,但又不失精緻優雅。

「等等,三日月大人,書包一個就夠呢。」

「哈哈哈,有備無患,有備無患。」三日月宗近輕笑:「一個手入,另一個還可以用,哈哈哈。」

「小狐丸大人,請阻止三日月先生!」浦島虎徹忍不住插話:「而且,對猫小姐來說太大呢!」

「不用,照三日月的意思。」小狐丸爽快地付錢。

「哇哈哈哈哈,到時候我們每天幫忙拿就是!」岩融立刻補充。

「校服有兩套,最多三套已可以呢。」亂藤四郎嘗試提醒:「而且,款式相同比較有校服的感覺。」

「據我所知,主人很喜歡為妍小姐換不同款式。」笑面青江似乎已受他們的影響:「相信不是叛逆行為,我是指現世常說,不依照指示穿校服會視為叛逆少女的事呢。」

大家很想吐槽那孩子剛「誕生」,大概要多年後才會成為少女。

上學時間是星期一至五(不計公眾假期),然後買五套不同款式的水手服,當猫試穿其他設計後,他們又以「假日也可以穿」為由,多買假日,或者活動專用款式X2。

順帶一提,每件也是名師出品之餘,還有能量純正的認證,以防不潔的力量會傷害幼小的剪刀靈。

「嘛,不是請石切丸先生除穢也可以嗎?」

「為了保護幼小的靈。」石切丸回以「專業」見解:「一開始已做萬全準備,比事後補救安全。」

「……哦。」

總之就是滿載而歸,而且為怕託運會令「貨品」沾上穢氣,所以他們決定親自拿回本丸。

反正,三条家就是有體力值高的刀劍(笑)。

審神喵回到本丸,近侍刀默默帶她去見識三条家的「實力」。

收獲一隻目瞪口呆的貓。

「……那個……」審神喵無力的苦笑:「只要你們有辦法收好,貓沒權管你們……」

她終於完全明白,為甚麼那位小小剪刀靈自誕生後,不像兩個孩子會有一段時間靈格不穩定。有着三条家的背景,以及大家溺愛得願意為她分享「力量」,她的「靈體」自然可以落實在家族內。

果然不能少看三条家。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